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一百七十四章 夕夜的心事
    阳东城多为白墙墨瓦的平顶建筑,家家户户也都修得四四方方。除了酒楼商铺等,百姓家自住的多为平一层的合院居多,如此,日月荏苒,所有光辉皆能享用。

    随风而动的夕夜,最后停驻在一处三合院的屋顶脊背上,等待着他们。洛洛带着林苏青追上后,刚一落脚,洛洛便松开了林苏青。

    她神色岿然,前后几无差别,倒是林苏青有些反常,于昏暗的夜色中仍是能清楚地看见他红透了的耳朵尖。想必这一路上,他的脑子里想了不少事情,一路也没有停过。

    此三合院的正门外,是以篱笆围出了一个与墙同宽的院子。院内一边种着三两棵矮树,另一边则杂乱的堆放着稻草、搬运之用的小独轮车、竹篾条编织的旧背篓,以及一把只比脚踝高出近一掌的木制的小板凳。

    小板凳放在一辆使用竹筒搭制的小车前,那辆小车虽然有木制的四只车轱辘,但整体除开其后的推手,便成长筒状,其中则是布料的兜,瞧着类同于婴儿车,能够将两岁以下的小孩儿或奶娃子放在里头推着小车走。

    杂物堆里还靠着一方架子,立着一根长竹竿,展开的话,原本应该是晾衣裳之用的。

    零零碎碎杂七杂八的全部堆放在一起,看得出曾经是很用心的在生活,也看得出而今已经事事皆休。单从这一堆杂物便能感受到一些悲伤之意。

    夕夜回头望着林苏青,指了指内院下边,示意着——“下去吗?”

    林苏青犹豫的估量着自己的身手,可还没等他权衡出利弊,夕夜唰地一声就落下去了,不知道的当以为是乍然过了一阵风。

    紧接着,没等他反应过来,洛洛揽着他的腰又是唰地一声落了下去,她生怕将夕夜跟丢了。

    脚一沾地,耳边就听见隐隐约约听见哭声传来。林苏青登即猫着腰身蹑手蹑脚地摸到拐角后边藏着,夕夜早已不见了踪影。洛洛松开林苏青后当即化作成一条细蛇,顺着墙根往前而去。林苏青瞅了瞅,立刻猫下腰身避过窗户紧紧地跟着。

    哭声时有时无,时急时隐,拐了个墙角,便追到了声音的来源。

    夕夜立在窗户前,站得笔直,林苏青连忙快步过去一把将他拽下来蹲着,见他面色不大好,也来不及管他,林苏青便冒出个头顶,用手指蘸着唾沫在窗户最底下挖了个小孔,悄悄地窥向里头。

    只见一名低髻的妇人坐在床沿边,手里正紧紧地攥着一件小娃娃的衣裳捂着脸哭泣,在她的腿上,身边,到处都铺满了小娃娃的衣裳、鞋子、帽子,以及一些玩具,拨浪鼓,毛扎小老虎、塞着棉花的绣物……

    仿佛心内有千般万般种悲痛,却不得不千辛万苦地压抑着似的。她压着声音也压着情绪,仿佛只要克制住了哭声,不令悲伤嚎啕而出,便不会撕心裂肺的痛下去似的。

    可这样的情绪哪里是想克制便能克制得住的。那妇人的痛楚自是不必说,单单作为旁观者,都被那悲痛感染得为之揪起了心。

    夕夜没有再站起来,也没有要凑上来看的意图,他背靠着墙角蹲着,仿佛等林苏青赶紧瞧完就走。洛洛在他边上蹲着,之间隔着两个位置的距离,以示尊卑。他们似乎都没什么兴趣。

    此来几乎一无所获,只见一名妇人掩面哭泣,其他房内的人已经就寝,但大多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并未入眠。

    没有打探到任何消息,便原路返回了开心小栈。

    狗子依然在埋头大睡,谁回来也不作搭理。他与夕夜在桌前坐着,洛洛依然在夕夜身后立着,仿佛还未出发前。

    只是夕夜的眉宇之间似乎有一些落寞。

    “你怎么了?”林苏青给他倒了一杯凉茶,搁到手边上他也不喝。想化解他的落寞,也想确定夕夜是否当真不对劲,于是故意打趣道,“怎么?凉茶喝腻了?”

    “我见过。”夕夜突然抬起水亮的眸子盯着林苏青,冒出一句没头没尾的话,而后又看着自己的手指头出神。

    “你见过什么?”林苏青将茶壶放下,想了想问道:“方才那妇人?”

    “我娘亲以前也这样哭过。”夕夜双手搭在桌上,出神的扣着大拇指的指甲边缘。

    林苏青感觉为难,这个话题不大好聊下去,或许是夕夜的心事,亦或许是心结。是哪样都不该是他这个外人能评定的。可是不聊也有不聊的劣处。

    “方便说一说原因吗?”林苏青的声音清淡如水,对于这时候的夕夜,大抵不带有任何情绪的聊下去,才是最好的关心吧。

    夕夜抿紧了嘴,似乎不想说。林苏青能理解,不说便不问,他正要说“早点休息”,怎知夕夜忽然道:“我娘亲始终怪父王惦记着谁,早些年便时常那样哭。悄悄地谁也不能发现,可是我看见了许多次。”

    家长里短最难调和,林苏青委实不擅长开导这方面的烦忧。

    “实情究竟如何?”

    夕夜的唇抿成了一条线,而后替他娘亲幽怨道:“我娘亲是父王唯一的妻子,但妖界只有王,至今未曾立后。”

    他顿了顿,略微踟蹰道:“我娘以为我出生时便能成后,可我都近五百岁了,她也未能如愿。似乎是因为父王一直惦记着死去的一位谁。”

    “为何不直接去问你父亲?”

    “问过。”

    “他怎么说?”

    “父王说,等我长大了自然就明白了。”

    这句话很熟悉,似乎每个大人都对孩子讲过这句话。林苏青的娘也同他讲过,教他习字的老师也如是讲过。

    小时候听到时,总期待着快些长大,早日明白当时的迷惑可是,长大之后所明白过来的,其实有许多时候同大人们想的有所不同。

    而且这种随着成长的明白是逐步的。早些时候的“明白”很粗浅,却执拗、自以为是,倔强的以为自己明白了一切,等过了些年以后,才发现,早前的自己全错了。

    “那你现在可曾明白些什么?”

    夕夜思忖了良久,面色颓然而失落,道:“可能是因为爷爷吧,源头是他。爷爷在位时,我娘亲的父亲也就是我外公,当时是七十二洞的元首,也是爷爷的好朋友。外公临终前将自己的女儿也就是我娘亲托付给爷爷照顾。后来爷爷在族里为娘亲挑选夫婿,不过娘亲执意要嫁当时最不被看好的父王。”

    林苏青道:“因为爱。”

    “不是。”夕夜却直接否认了,“虽然父王当时不被看好,在几位王子里似乎势力最弱,但娘亲认为父王最有可能继承王位。所谓的潜力。”

    “你娘亲说的?”

    “祖奶奶说的。”夕夜双手捧着茶杯,看着茶杯里褐色的茶水上飘着的那枚细小的碎茶叶,娓娓道,“父王曾经是最有权势且最受爷爷偏爱的王子,但后来因为不听爷爷的话,被废过一次,并且褫夺了所有兵权,正是因此,才成为了实力最弱的王子。不过娘亲认为父王被贬并不影响他东山再起,待他重新来过,只会比从前更厉害。”

    夕夜伸出大拇指,将漂浮着的那枚碎茶叶沾出来蹭到桌面上,被仅剩的一点水渍包裹,躺在偌大桌面上的碎茶叶,分明是从窄小的杯中出来,到了更宽大的地方,却并不如杯中时那样自在,而是显得格外落寞。

    “后来大家便都知道里,爷爷之所以贬了父王,实则是对未来储君的一种保护方式。”

    “别多想了,你父亲对你娘亲是有感情的,否则怎么会成亲,又如何会有你。”

    “不知道。”夕夜覆手盖住桌面上那没碎茶叶,挪开始,那枚碎茶叶不见了,只在水渍之中留下如细沙似的几个黑点。

    “听五叔说,父王本来要娶另一个谁,但是全天下都反对他们。”

    林苏青诧异问道:“为何反对?”

    “会打破天下的平衡,失去平衡,可能会造成万物覆灭,重新轮回。”

    “为何会打破平衡?”

    “不知道,五叔不告诉我,他说还没有到能说的时机。”夕夜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的掌心,那份无奈与无助,林苏青似曾相识,深有体会。

    “后来呢?”

    “她死了。”夕夜轻握住双拳。

    令人闻之唏嘘,林苏青不知道该如何接话,是继续聊下去、问下去?还是应该到此为止,可……又该如何劝慰他呢?

    这时,本在熟睡的狗子乍然抬起头,嘟囔了一句:“如果不是因为你娘,她不会死。”

    夕夜没有说话。

    夜忽然静得令人心底发慌。想长叹一口气,却不能叹,生生地憋在喉咙底下,致使胸口格外发闷。想深呼吸将它换出去,却不能换,如水之静,不该起任何涟漪。

    连烛火都沉默了,许久不曾跳动。

    ……

    直到一支完整的蜡烛,半截手指长的火焰,燃到了只剩下薄薄的一层烛泪,火苗小得堪比豆大时,林苏青开口说道:“过去之事,你我谁也不是当局者,都不过是道听途说,何必去深究,也不必在意。”

    夕夜想了想,看向狗子道:“有个当局者。”

    “我不会多说一个字。”狗子瞟了他一眼,“正如你五叔也是一样。”

    狗子一言刚出,就见夕夜的神色更为颓丧,林苏青忍不住伸出手去拍了拍夕夜的头,道:“好了,你父王与你娘亲的事,总有一天会全都明白的。”

    “我也不知道我为何同你说这么说,平常我只字不提的。”夕夜喃喃道。

    这感觉林苏青或许能懂,有时候最亲近之人往往最陌生,有时候对于陌生人,我们往往更愿意倾诉。

    “没事,反正我哪界的也不是,听与不听,都起不了什么波澜。”林苏青将夕夜杯中的茶水倒入茶盘里,重新给他倒满了一杯。

    继而笑眯眯道:“要想当个大人啊,首先呢就要熟练掌握公私分明。公是公,私是私。譬如,就算你从小养大的狗子死了,你也得和气的笑着与人谈事情。”

    “……”这话听得狗子很不爽,白眼几乎要翻上天。

    “来,喝杯茶水润润喉咙,接下来我们得聊一聊阳东城丢奶娃子的事儿。”他将茶杯搁到夕夜的手指前面,“说说,你可有什么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