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一百七十七章 洛洛去偷
    第一百七十七章洛洛去偷

    夕夜将茶杯搁到一边,瞪着明亮的眸子认真道:“倘若当真是那妖怪,一定要看紧狗子,别叫它出去溜达,那妖怪怕狗得很,何况还是神狗,别还没有抓着就先给吓跑了。『→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Ww W.K.A.N.S.H.U.G.E.La”

    “嘘。”林苏青连忙压低声音劝阻了夕夜,凑过去悄悄说道,“叫它听见了你这样说它,兴许还要故意出去大街小巷的晃呢。”

    “哦……”夕夜鼓着腮帮子自知不当说下去,他才不要做破坏事情的拖油瓶。

    “至于偷衣裳……”林苏青慢悠悠晃着手里的小茶杯,侧目看向夕夜,夕夜一愣,眨了眨眼睛——

    “呃……”旋即扭头向洛洛,“洛洛去!”

    洛洛眼睑猛地一抽搐,这吩咐来得猝不及防。

    她抱拳应道:“万事当以少主为重,属下不敢离开半步。”

    “无碍,反正我呆在屋子里哪里也不去,你快去快回。”夕夜双手撑着腿之间的凳面,转过身去,左腿打横架在右腿上,抱着膀子自顾点头为自己的决策表示赞许,“嗯!洛洛去再合适不过。”

    继而抬起手,伸着食指,与两手之间比划出一段长度,说道:“你化作一条细蛇……唔差不多这么长就行了。你潜进去最不易被人发现。我们谁去都不如你去得悄然。”

    见洛洛还是不愿领命前去,夕夜当即站起来,在屋子里踱来踱去,一边活动着臂膀,一边说道:“你瞧这里其实没有什么危险,如若我不出去,谁还能特地前来为难我不成?”

    “再者,我可是祈帝唯一的子嗣,天界的那些个虚伪的家伙,怕是谁也没有那个胆子敢来对我不敬。何况,我若是在天界的地界内出了任何事情,天帝如何同我父王交代?不会有什么事的,你放心去吧。”

    夕夜说话间不知何时溜达到了床榻前,一屁股坐在狗子边上,顺势就搭手落在狗子的屁股上刚要张口说什么,孰料狗子抬头就是一口。

    “啊啊啊啊啊!!!”痛得夕夜嗷嗷直叫。

    “小殿下!”洛洛急呼,紧忙要过去,抬脚就见一道赤色光盾贴着她的胸前一闪而过,她的瞳孔急速缩小,登时收住行动。那是狗子的警告。

    狗子斜了一眼洛洛,刚一松开口,夕夜腾地跳起来,狂甩着吃痛的手冲它质问:“你为何突然咬我!”

    “不然提前给你打个招呼?”狗子抬着豆子眉头乜视着他,然后又闭上眸子继续休憩。

    夕夜吃了闷头亏,转身瞅向林苏青,试图从他那里讨要个说法:“它咬我!”

    “咳咳……咳,它咬你?”林苏青一时无言以对,帮谁说话也不是,便只好尴尬地清了清嗓子,岔开道,“出血了吗?没有出血就没有大碍,痛的话忍一忍就过去了,就当吃一堑长一智,以后别轻易碰它就是了。”

    他早料想狗子只是假寐,那一口估计憋许久了……

    夕夜握着被咬疼的手指,拧着眉头,愁眉苦脸地杵着,怕是从来没有吃过这样的苦头。

    林苏青将夕夜喝的茶杯递给他,笑道:“怎么了?瞧着如此委屈?”

    夕夜撅着嘴接过杯子,握着被腰疼的手赌着气走过去坐回桌前原位,用力地将杯子往桌上一顿,依旧撅着嘴。

    林苏青笑道:“要做男子汉大丈夫,如今只是些微吃个小痛,就将脸拧得这般委屈,怎么着?要我帮你吹吹?”越发笑的深,“再给唱唱‘痛痛痛痛飞’的歌谣?”

    夕夜很是嫌弃地瞥了他一眼:“不好笑。”

    “哦。”林苏青立刻就收了势,“那你还要将它的牙印子举多久?”

    夕夜当即把手抽到桌面下,想了想又背到背后藏着,俨然一副孩童做派。他思来想去,忽然起身走到床榻前,又坐下去,盯着狗子一言不发。

    狗子抬了抬眼皮懒散的瞧了他一眼,懒得搭理,便又阖眸休息。

    林苏青正要问他缘由,张了张口话刚提到嗓子眼,猛地看见夕夜端起蜷成一团的狗子,冲着它的后大腿就是一口啃下去。

    “嗷呜呜!!!”狗子痛得一窜八尺远,“你咬我!”

    “怎么的?!这叫以牙还牙!”夕夜站起来俯视着窜到桌子跟前的狗子,“不服啊?不服咬我呀!”

    狗子气得作势就要扑上去,林苏青见大事不妙,连忙出手提起狗子的前爪,将它悬起来,狗子凌空狂乱地瞪着后腿,不停挣扎不停叫嚣:“林苏青你放开本大人!祈夜你个小兔崽子!你快给本大人滚过来!汪呜呜!汪!汪!弄不死你!”

    夕夜扒拉着下眼睑,冲它吐吐舌头翻翻白眼,很是得意忘形。

    “汪!气死本大人了!林苏青你个王八蛋!你快将本大人放开!本大人要去弄死那个小兔崽子!”

    林苏青提着狗子,伸直了胳膊,以免被误伤,不敢将它离得太近。

    只见狗子獠牙森露,一口恶气不出不行,眼见着它再如此急眼下去怕是要忍不住动用法力,先揍开林苏青,再去揍夕夜。林苏青连忙故技重施,一把握住了它的嘴。

    “唔唔唔唔……”狗子张不开嘴,但是怒气蓬勃地依然在骂着话。

    “一人一口,公平。好了,谁让你先动口咬的。”林苏青当着和事佬,却是越听越像在和稀泥。

    “唔唔唔唔!”狗子唔唔唔唔地不知在说什么。林苏青道:“我知道是夕夜先说你坏话,当你大人不计小人过,你不也说了嘛,夕夜还只是个孩子。”将自己说狗子坏话的事情撇得干干净净。

    狗子斜着眼睛瞪着林苏青,以往圆溜溜黑亮亮的眸子,破天荒头一回露出了如此多的眼白。

    “好了好了,各家退一步,海阔天空。”看架势,好说歹说糊弄不过去,林苏青严肃道:“夕夜,你先让洛洛去偷衣裳,再闹下去别叫人给烧了。”

    夕夜点头,朝洛洛使了个眼色,洛洛原本就有些犹豫,何况夕夜刚说完没事,就被狗子咬了一口,她正要违抗,哪知迎头撞见夕夜的眼神一沉,神情格外冷肃。便只敢奉命,继而俯首抱拳领命后,即刻跃出了窗外前去。

    林苏青将夕夜眼神之间的变化瞧得一清二楚,也在心中将夕夜的性情大致的拟了一番。诧然感觉,于某些时候的夕夜,同他有些相似。

    或许,正是应了《战国策》里的那句——“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吧,志同道合者,总有一些相似之处。

    不过那些先不打紧,眼下最紧要的是狗子,若是任它闹下去断然不是办法,总得将它先劝下来。否则真让它与夕夜打起来不成?恐怕鸡飞狗跳,他要受鱼池之殃。

    “夕夜是在帮忙找出偷奶娃子的妖怪,这是在做善事。”林苏青握着狗子的嘴,将它与自己正视,好言相劝道,“否则,阳东城将有多少无辜性命被妖怪残害?凭我是无法迅速找出妖怪来。”

    狗子瞪着眼珠子,仿佛有话要说,林苏青作势要放开它:“我现在放开你,倘若非要解气,你咬我一口便罢了,别同夕夜计较。”

    狗子什么性情他很是了解。遂说罢便松开了手,狗子连连呸了几口,嫌他手里的汗水发咸。

    “懒得理你们。”狗子翻着白眼迈着小短腿踱回床榻前,路过夕夜时,夕夜连忙往边上移了一,谨防狗子突然就是一口。

    狗子站在床榻上,望了望柔软的床铺,随即扭头冲夕夜道:“小兔崽子!还不快来帮大人上去!”

    夕夜愣了愣,以食指指了指自己,茫然道:“是在叫我?”

    “不然呢?!”狗子好气哦,怎么又是个傻愣愣的蠢蛋。

    “哦。那你先答应你不会咬我。”夕夜杵着不动。

    “你以为你是凤髓龙肝?!”狗子斜着眼睛瞪着夕夜道。

    夕夜摸了摸后脑勺走过去,二话不说抱起狗子,将它放下时,正色道:“可我也不是兔子。”

    狗子恨不能一个白眼将他翻死。却是忍了又忍,叹了口气——罢了罢了,大人不计小人过,罢了罢了,唉。

    而后翻了个身面朝里侧,打着哈欠懒散道:“小兔崽子,有件事你错了。”

    夕夜疑惑:“何事?”

    “你今晚不能呆在这间屋子里了。”

    “为何?”

    夕夜话音未落,窗外霎时闪过一道影子,那不是洛洛。

    原本站在床跟前夕夜,忽有察觉,慢悠悠地回身看向窗户,他虽然讶异,却是不紧不慢:“咦?妖怪。”

    林苏青怔愣,顿觉不妙:“什么妖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