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一百七十七章 怎么是你?!!!
    夕夜没有理会林苏青的问题,而是看着紧闭的窗户,恍有所悟,却是一脸木然的念叨道:“唉呀,洛洛白跑一趟啦。”

    “白跑一趟?”林苏青顿觉不妙,隐约猜到了夕夜所指,“也就是说……”

    林苏青心中骤然寒到了极限,心情顿时变得很复杂,不知是惋惜,还是难过,或许还有一些渺小的希望。

    “嗯。”夕夜体会到了林苏青的心情,不必他完全说出猜测,便点头直接确认了。

    他感慨道:“唉,人族的幼体总是很脆弱。那家的奶娃子似乎更为体弱,居然不过两日便被摄尽了魂气。”

    见林苏青一脸怆然,夕夜颇感无奈,他不大擅长宽慰之法。于是只好尝试着说些自以为能起到抚慰作用的话。

    “其实人族还好,我们妖族的幼体才最为脆弱。”

    夕夜边说边偷偷地观察林苏青的面色,见他始终紧锁眉头,且紧紧盯着窗户不眨眼,便只得继续没话找话,兀自说下去。

    “譬如我吧,我可是王子,厉害如我的不多吧。可是在我幼时,但凡来个牛鼻子道士随随便便胡乱的画张桃符贴我身上,都能将我重伤。我幼时都这般弱小,更遑论妖族的其他族民。所以呀,相比之下,人族的幼体已经很厉害了!”

    夕夜说着又偷偷地瞄了一眼林苏青,见他不为所动,像是在思考,又像是在出神,脸上变得看不出情绪。

    “你们不是有句老话嘛——‘生死有命’,兴许那奶娃子原本的命数就是如此,对吧?”

    “夕夜,你不惧怕敕邪令?”林苏青倏然开口,惊了夕夜一下。

    “怎么了?”

    林苏青凝神问他道:“你先前要求我多画一些敕邪令供你玩耍。”

    “哦哦,这个事儿啊。”夕夜随意地就床榻坐下,狗子在床铺上卧着,正好处于他后脑勺的后面,显然他忘记了方才与狗子的恩仇。

    他不以为然道:“敕邪令对修为要求甚高,从你上回敕退域守小兵的情况来看,以你目前的道行所绘制的敕邪令,远不足以对付我,除非你直接在我身上画几道,那倒有可能烫出点皮外伤,嘻嘻~”

    “好。”

    林苏青蓦然的一个“好”字引得夕夜深感意外,见他起身,连忙追着他问道:“你该不会真的要在我身上画吧?不可不可,烫伤也是伤,是伤就会痛,我不同意!”

    紧接着摆出一副决一死战的架势:“别以为洛洛不在,我就打不过你!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尽管夕夜先前一番戏谑,而后又来几番误会,但林苏青丝毫不同他计较,不搭不理地径直走到房间另一边屏风后的案桌前,快速研墨,执笔蘸饱墨汁,便迅速画下两道敕邪令。

    不待墨迹干透,便拾起那两道符令,转身递交给正摩拳擦掌的夕夜。

    “你目达耳通,待那妖怪返回时,你破窗而出,贴一道在她身上,另一道则贴在她所盗窃的孩子身上。”

    “哇!”夕夜顿时两眼放光,忘记了方才的胡思乱想和误会,登时神采奕奕的接过那两道敕邪令,随即忙不迭地吹气好使墨迹能够干得快一些。

    吹着吹着他蓦然抬头问道:“那你呢?”

    “我在屋里等你。”

    “……”

    夕夜脸色登时阴沉沉的,瘪着嘴将下唇翘得能搁一支笔,大发不满道:“你又使唤我。”

    林苏青不正面回答他,而是忽然眯着眼睛似笑非笑道:“你不是想玩敕邪令吗?不想玩了?”

    “不!”夕夜赶忙将两道符令按入怀里,生怕林苏青抢回去。

    忽然,夕夜的耳朵微微动了动,而林苏青的神色霎时一沉,庄肃道:“来了。”

    “你听得见?!”夕夜瞪大了眸子倍感意外的问道。

    “听不见。”林苏青不疾不徐地走回圆桌前坐下,继而阖上双眸面向紧闭的窗户而立,“但能感知。”

    “哇你习的什么经法?”夕夜好奇得想作势凑近去观察林苏青,可是刚一迈步,他的耳朵动了动,便三步并作两步的走到窗户前,正要推开窗户。

    “先别动。”林苏青声音平淡,神色也极为平静,似乎是在继续感知。

    “哦。”夕夜应完,靠在窗户边上的墙上,对林苏青瞧了又瞧。

    他感觉倘若继续问话的话,可能会打扰到林苏青,可是憋住不问的话又憋得委实难受。于是他特地将声音收得小之又小,保管林苏青能听见就行,自以为声音小些便不会干扰。

    “我听说有一种心法,只要能做到心境澄明,直达空境,便能修得极强的感知力,莫非你习的正是这个?”

    林苏青眼睛乍然一睁,夕夜亦是一惊,他们不约而同地感应到窗外有什么即将靠近!

    间不容发之际,夕夜破窗而出,恰是截断了窗外那去者的去路。

    只听见夕夜刚一出去就大叫一声——“啊呀!好老的妖怪!”

    “哪里来的毛头小子,安敢在此乱放屁!”

    林苏青的耳边嗡地一声震响,心跳陡然加速,狂跳不止。莫不是幻听?这声音……

    “哇说话如此粗俗,是要被先生用戒尺打手心的。”夕夜饶有兴致地同那妖怪慢条斯理的辩驳着。

    “小子!让开!”

    “偏不让!碰上我是你几世修来的举世荣幸,你应当感恩戴德。否则你必然会后悔如今的不珍惜。”

    “哼,你当自己是谁?!毛都没长齐的小家伙还不快滚开!否则休怪我不客气!”

    声音……好生熟悉……

    林苏青在听到第一句话时,便忍不住起身,而后更是忍不住快步走到了窗前,想瞧一瞧那声音的庐山真面目……可是,又不敢瞧。何止是不敢,更有些害怕。他害怕那声音真的是那位……如果真的是,不,不可能是,怎么可能是呢……

    但脑子里、心里,乱成一锅沸腾的油水,滚烫四溅。

    本来觉得不可能在这里遇见,也不可能是妖怪,可是那声音……实在是太像了,连那几个因为发不上去声调而显得嘶哑的发音都那般像……像极了。

    林苏青如夕夜方才那样,背靠着窗边的墙壁,只需要一转身,一转身便能面向窗外,一转身便能看个一清二楚……

    可是,可是他没有转身,他紧张的贴着墙面立着。心里慌乱如热锅上的蚂蚁——焦灼、煎熬、痛苦的挣扎、以及那难以置信却又忍不住去信的纠结……千思百虑恍如溃堤的洪水迅猛地涌上心头。

    “倘若你能有幸留下一缕灵魄投去阴司的话,你就去问阎王吧!他会告诉你小爷爷我是谁!”夕夜颇有耐心地同那妖怪饶舌,一番戏谑言罢,他的声音倏然一冷。

    “先让小爷爷我试试这道敕邪令!看这儿!”

    夕夜猛如离弦之箭飞射而去。

    “住手!”

    林苏青不由自主地转身出现到窗户前冲夕夜喝止道。

    他猛地一声喊出去,夕夜一个惊诧脚下霎时一滑,当场在那妖怪跟前摔了个大跟头。

    嗵!

    “啊呀!”

    那妖怪愣了愣,原本气势汹汹要来夺命的,突然在面前摔了个四脚朝天,猜不透他们是在耍什么花招。于是将怀中偷来的奶娃子掩了掩,往后退了半步,以备随时逃走。

    夕夜后背着地,摔得连连扶腰,好半天才坐起来,痛得龇牙咧嘴道:“小青青,你这是唱的哪一出。”

    林苏青没顾上夕夜,而是一眼便怔在了那妖怪的脸上……震惊道——

    “妈……?!”

    太多事情要忙了,只恨一天不能有42个小时。宁愿少睡也要挤出时间码字,回国前尽量给大家稳定在每天晚上九点更新。请多多包涵,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