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一百七十八章 当真是林苏青的娘?!
    第一百七十九章夕夜生气了

    林苏青忽然的一声将夕夜听呆了,僵硬的指着面前的妖怪,磕磕巴巴地试探着问道:“你的……娘亲?”

    只见那妖怪皮包骨头而已,身形极其消瘦,披头散发的将一张皱皱巴巴的脸半隐半现,瘦削无比的身形外罩着一身大红袍子,其上绣着仿似一片片鸟羽,没有内里的中衣和长襦,仅仅罩着这件红袍子,于腰间宽松的束着大带。

    领口处露出半开胸膛,瘦骨嶙峋。从宽大的袖口里露出来的小臂,比干柴还要干枯……她浑身的肉统共加起来恐怕远远不如她怀中所抱着的那个孩童的肉多。

    若不是有那一层薄薄的皮囊裹着,便是一架骷髅。

    “这……你都认得出来?!”夕夜怔愕不已。

    叫他如何相信那是林苏青的娘亲?相处的时日虽然不算多,但他对林苏青的性情多少有些体会。

    林苏青的性情不仅丰富多变,时常还极为狡猾,偶尔甚至比他这个妖族来的更像是妖族来的。所以他一直认为林苏青不同于别的神仙。也一直认为林苏青的性情正是他愿意与之交往相处的关键所在。

    他将这种感觉谓之为投缘、缘分,亦谓之为先生教的“物以类聚”。

    “就算你不是神仙,但你也不可能是这个老妖婆的儿子吧?”夕夜连连惊叹。

    瞅着林苏青紧紧凝视着那妖怪的眼神,夕夜实在是矛盾不已,既惊奇又惊讶,他实在是无法说服自己去相信那是林苏青的娘亲。怎么可能呢?!!

    纵使林苏青的性情多变如妖,可他的形貌生得煞是寡淡,那一身犹如泼墨洇染似的银白衣裳,更是将他的寡淡清秀衬成了仙逸脱尘。

    瞧久了偶尔还会错觉林苏青同他们丹穴山的那位霞姿月韵的主儿有几分相似……反正,林苏青一看便是神仙种。

    即使不是神仙,那他的父母不说惊才风逸,至少也应当是品貌非凡之流。怎样也不可能是这个老妖婆的儿子吧?

    夕夜聪明的脑袋突然就转不动了,他想不明白,他实在是想不明白啊。

    不过有个细节他记得很清楚!在林苏青破口喊那老妖婆作“妈”时,那老妖婆也愣了一下,显然那老妖婆很意外!或许那老妖婆很意外自己突然被叫“妈”?

    可是……也或许那老妖婆意外的是……居然在这里碰见儿子……?!

    夕夜的心中一通七颠八倒的揣测,将自己绕得晕头转向,头疼的指着那老妖婆仿佛询问道:“小青青,这真的是你的娘亲?!”

    “妈……”林苏青没有搭理夕夜,他惊呆了,空白一片,哪里料想过会在这里遇见自己的母亲,更哪里料想过居然是以这样的情形相遇……何况……是以这样的身份……

    夕夜又是一惊,林苏青如此这般的确认,就算他不信也不得不信了。

    “哇……”夕夜不由自主的感慨一声,他也呆了。

    那披头散发的妖怪忽然诡谲的一笑,随即抬起脸摆了摆脸上的头发,露出更多的脸庞来,像是要更清楚的看一看林苏青,也像是要刻意的将脸展示给林苏青看。

    继而,她一只手抱着怀里的孩子,一只手伸出去示意林苏青过去,一脸慈爱又感动的说道:“我的儿,妈寻了你许久,终于老天有眼啊……我的儿……快过来,让妈好好看看你……”

    便是起初的那一笑,便是说的那句话,夕夜猛然警觉那绝不是林苏青的娘亲!

    虽然他原本就怀疑那不是林苏青的娘亲,但先前的怀疑与此时此刻的直觉截然不同!

    “小青青!”

    可是他话刚出口,就见林苏青已然赤红着眼眶,噙着两汪泪水,即刻便要哭出声来似的,声音颤抖着:“妈……”朝那老妖婆走去。

    夕夜惊觉有异,三步并作两步的跑过去,一把拽住林苏青,道:“小青青,那不是你娘亲啊,你醒醒神啊!”

    林苏青不为所动,似个傀儡似的往前去,夕夜哪里拽得动他,干脆就势往下一坐,像是拔河似的以自身重量坠着林苏青,哇哇大叫:“那不是你的娘亲啊小青青!”

    可他哪里又坠得住林苏青,于是他干脆真的往下一坐,一屁股坐在林苏青的脚背上,环抱着林苏青的腿,嚷嚷道:“你的聪明才智呢?妖怪的一点点迷心术就将你迷惑住了?!”

    林苏青一脚将他踹开,滚出几个滚。

    气得夕夜咬牙切齿:“居然敢踢我!”作势就要打那老妖婆,“待我先惩了那作恶的姑获鸟再来收拾你!”

    夕夜双拳一握,拳头之上立即萦绕出淡青色的妖力,旋即起势一拳冲向那被他唤作老妖婆的姑获鸟妖怪。

    姑获鸟连夕夜的拳风都无力抵挡,当即一口浓血喷薄而出,眼见着夕夜的拳头即将逼向那姑获鸟的胸膛,林苏青突然结印,召动夕夜怀里揣着的两道敕邪令,透着夕夜的衣裳都能看见他胸前的两道敕邪令散发出金赤色的光辉,当场交叠,紧贴着夕夜的胸口一封,夕夜拳上的妖力顿时化散,成了普通的一拳打出,间不容发之际,他飞速上前横插入夕夜的拳头与姑获鸟之间,手诀朝夕夜一推,夕夜胸前交叠的敕邪令旋即生效,当场将夕夜冲出,只见夕夜的拳风刚逼在林苏青的胸前半寸,突然便猛地的向后跌去,敕邪令的力量将他朝地上冲撞,整个后背直接撞在了街沿上。

    夕夜躺在地上扶着后腰,痛得他龇牙咧嘴道:“好呀小青青,我好意帮你,你却用敕邪令对付我。”

    夕夜一拍地砖,旋即起身,拧着眉头道:“我生气了!”

    他抬手凌空一握,手中乍然出现了一把金弓。

    弓的两端如斧刃,其下倒钩着,之间仿佛牵着一条细如发丝的淡青色弓弦,那并非真正的弓弦,那是夕夜的力量所成。

    弓臂仿佛穿着铠甲的元帅的肩膀,于“铠甲”之上,两边各有尖椎冲前,上下齐看,宛如洞张的猛兽之口中参差森然的獠牙。

    在这张弓的正中心有一对小尖刀,像是略微向内生长的牛角,而在那“牛角”之间,正是出箭之处,凸着一指之长的枪尖,闪着锋利寒光,直冲前方。

    夕夜举臂将那若有似无的弓弦拉开,随即便于他拉弦的指尖之间凝聚出一支荧荧如火的淡青色的箭。

    整把弓箭、乃至夕夜周身,都疯狂地闪动着犹如闪电似的光丝。

    夕夜搭箭上弓,那箭头与弓中心的枪尖齐头并指林苏青!

    若是此箭一出,决然会在刺穿林苏青胸膛的同时,也刺穿林苏青身后的姑获鸟。

    只见夕夜面色严峻,眼神狠厉,犹如月色下立于断崖边的孤狼,目光冷冽的紧盯着前方。

    倏然,他手指一松,那支力量所凝聚成的箭当即射出,如同电火行空,潮鸣电挚!

    直击林苏青的胸口心脏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