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一百八十一章 这就结义了?(第二更)
    它注意到的是,林苏青居然能够控制敕邪令的奏效时辰,以及,所发挥的威力。看ΔΔ书阁WwんW.『kan→shu→ge.la

    譬如适才他启动敕些令推开夕夜,若稍微重几分,则如夕夜早前所言,必然会烫伤他。不过夕夜说轻了,以林苏青五年前的实力,的确只能将他烫伤,不够那伤恐怕要跟随他一辈子也好不了。

    但是,现在不同,若是现在的林苏青以全力驱使敕邪令,会如何……不得而知。

    以前,林苏青使用敕邪令时,抛出即生效,那也不过是学会了如何画罢了,与主上画好交给他用没有任何区别。然而如今,他化为己有能够灵活运用,才真的算是学会了,

    管中窥豹可见一斑,他能收敛,便能放施。以前是他自身实力不够,至多也仅能发挥出敕邪令最底之效驱散。

    能发挥已然很难,遑论控制。

    而如今,他竟能将敕邪令这样的高阶符令收敛至如此之低,那么,如若他完全放施,又能达到何等威力呢?

    狗子不禁怀疑林苏青也许在故意隐瞒实力。

    它还怀疑……在昆仑山典藏楼的那五年里,于林苏青所学之中,或许并非全是与备考三清墟有关的东西。

    回想五年之前,林苏青为了备考三清墟使用了白泽神尊所赠的白玉璧,去往昆仑山的典藏楼学习。说来它其实相信林苏青不会改变主意去学别的。可是,它无法确信的是……

    白泽神尊会否从中作梗,在林苏青所学之中掺入其他……

    白泽神尊那可是位谁也管不了,只有天能治得了的主……他又总是埋怨一生冗长,单身无聊,很难说他会不会为了乐趣而捣什么乱子。

    “我不是神仙,并且和你一样,也不喜欢。”沉默了片刻,林苏青淡淡说道,“神仙无情。”

    夕夜一怔,好心问道:“怎么说?”

    “除了丹穴山的二太子,以及那边趴着的追风,神仙们大多都想我立刻死。”

    “哦……”夕夜的眉毛耷拉一个扁平的八字,继而咕哝道,“可我也不喜欢丹穴山。”

    林苏青温和道:“没有关系,谁也没有强求你必须喜欢。”

    “神仙不好,不过他们不是无情。”夕夜抄着膀子环抱双臂,显得很是抵触,“是很!无情!!最!无情!!就连众矢之的的魔族,也比那些神仙有情有味。”

    夕夜认真且严肃的模样,逗得林苏青笑道:“同意。”

    得见林苏青很认同他,夕夜登时满脸红光,目光都变得格外炯炯,兴奋道:“你这个朋友我认了!”

    狗子瞟了他们一眼,幽幽的冒道:“你们当我聋了吗?”

    “我不反对。”林苏青道。

    他们对狗子不答不理,不仅当它聋了,还当它哑了。

    “可是,你要懂得,朋友并不是随口儿戏。”林苏青放下手中把玩的白骨,凝视夕夜道,“面对危难,朋友要赴汤蹈火,将临生死,朋友是义无反顾。”

    “不如我们学话本里讲的那样,嗯……”话到嘴边突然望了那个词,想了许久,猛地想起来,夕夜欢喜道,“啊!歃血为盟!我们歃血为盟!”

    “少主……”洛洛心惊肉跳,连忙出言相阻。

    夕夜愁眉苦脸道:“洛洛,我难得多一个处得来的朋友,你就别搬出那些规矩了嘛。”

    林苏青点到即止,不再多言。其实早前便有所发现,在夕夜的心中,洛洛应该不仅仅是属下,也算是半个朋友。

    夕夜是妖界唯一的王子,妖界对他的保护恐怕等同于管束。妖界于他,大抵如同一个巨大的兽笼。所以他才要费尽心机的跑出来。

    可是少年的天真与勇敢,其实都是叛逆和莽撞,成长总是会伴随着代价。

    “书里记载说,歃血为盟是杀牲歃血,告誓神明,若有背违,欲令神加殃咎,使如该牲。”林苏青一板一眼的对夕夜说道,“我的誓言只对自己,我不喜欢对神仙发誓,也不喜欢让神仙来约束我,我想你也一定不喜欢。”

    “嗯嗯。”夕夜连连点头。

    “其二,歃血为盟通常是要取鸡、狗、马之血,含入口中。”不等林苏青说完,听到此处的夕夜幽幽地瞥向了狗子。

    狗子一怔,当场发飙:“你们都不对神明起誓,还遵这规矩作甚!”

    夕夜失落的收回目光,盯着桌面听林苏青继续说下去。

    “说的正是。”林苏青继续道,“不过还有一种血酒结义。异姓结拜为兄弟,只需将各自的血滴在一起,一并饮下,便当是有了血缘关系。从此有苦同受;有难同当;有福同享。”

    说时林苏青取出两只空杯子,满上两杯茶水:“你还小,也不让你饮酒了,便以茶代酒。仪式不重要,重要的是心意和决心。”

    林苏青咬破了自己的无名指,在两杯茶水中都滴入了自己的血,随后对夕夜说道:“我知道你的血金贵,这兄弟结与不结,这血滴与不滴,都由你自己斟酌。我方才说过,仪式不重要。”

    狗子心里最是有数,这哪里是让夕夜考虑。

    “有什么金贵不金贵的。都说了同甘共苦,哪有你滴血,我不滴的道理。”夕夜说着咬破自己的手指各滴了两滴血入茶杯里。

    看,中计了。狗子于一旁眯着眼睛远远的看着热闹,林苏青啊它太了解了。

    “少主……”洛洛话出口时,早已晚矣,夕夜指腹上的伤口都已经恢复如初了。

    “咦?我们的血怎么融汇到一起了?”夕夜惊怔,“难道……”

    一向镇定的洛洛登时瞪大了双眸,而狗子亦是一惊林苏青又在耍什么花招?

    没想到林苏青也意外的凑去往茶杯里看了看,而后不以为然的笑道:“非也非也,你去杀头猪来,也能融汇到一起。”

    “啊?!”皆是一愣。

    谁也不知此理,林苏青不得不解释道:“我的血滴进去有一会儿了,而且你我都只滴入了一两滴而已。血在水中,出于渗透压的关系,血液里的红细胞因为吸水而胀破了,所以便散开了,你仔细看看,虽然不大好辨别,但它们真的只是散开了。即使是你与你亲娘滴血在水中,也是散开。”

    林苏青取了其中一杯茶水捧在手里,道:“滴血认亲是谬论,不必当真。”

    “会不会有凝合为一的情况?”夕夜讶然不解。

    “若是将你、我、洛洛、狗子,我们四个的血滴在同一处”林苏青说时点了点桌面,夕夜顺着看着他所点之处听得很是认真,“不消片刻,咱们四个的血也会凝聚在一处。但若是滴在水中,亲生母子的血也会从各自一团直至散开晕在一起,将水染红。”

    “虽然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但……我感觉你是对的……”夕夜也随之伸手去捧来另一杯茶水,他专注的观察着杯中血液,惊奇于林苏青的智慧,“哇,真的是散开小青青,”

    “不与神明告誓,天地也不必拜了,咱们拜彼此。”说着林苏青便起身面向夕夜,夕夜不知这规则,赶忙也起身与他面对面而立。

    “谨以此茶宣誓,从此我林苏青与夕夜同甘共苦;同生共死。”

    夕夜赶紧复述一遍道:“谨以此茶宣誓,从此我祈夜与林苏青同甘共苦;同生共死。”

    同林苏青的庄肃不同,夕夜的脸上浮着掩饰不住的激动,他的心中亢奋极了煞是好玩!煞是有趣!太好玩!太有趣了!

    洛洛无可奈何,一脸的矛盾与自责,实在是太胡闹了,离开了赟王的管束,小殿下实在是太胡闹了!

    而狗子瞅了他们一眼,叹了一口气慵懒的打了一个哈欠,失去了继续看戏的兴致。这其中有一细微之处,怕是只有狗子注意到了。

    林苏青与夕夜对面互相三拜,便将一杯血茶仰头饮尽,见底便是一摔,碎成一地,以示决心。

    “誓成。”林苏青说道。

    “嗯!”夕夜仍然还在为此等新鲜事而心潮澎湃,“接下来呢?”

    “接下来……”林苏青转身对洛洛道,“洛洛姑娘,能否请你帮个忙?”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