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一百八十三章 三清墟,到了(第一更)
    历经长途跋涉,克服了艰难险阻,终于抵达。莫不知为,本来慨当以慷。即使不至于激动得立刻冲去圆环广场的中央欢忻鼓舞,至少也应有欣喜之情溢于言表……

    然而,并没有。

    的确有一腔正气,激动难耐,但这份情绪之中却充斥谨慎。大家不约而同的驻足在圆环广场的边缘,见此情势,谁也不敢贸然前行。

    尽管这片广场空空荡荡,却莫名令人为之悚然,心里发怵,且不由自主地对前方产生提防,随着时间的流逝,面对得越久,直觉便越强烈的认为往前必然会有危险。

    心中没来由的慌乱,无法控制的忐忑。

    夕夜不喜欢这样的感觉,平生除了五叔,他未曾怕过谁,怎能甘心被因莫须有的东西而胆战心惊!

    遂,他眉眼一皱,堵着一脸不悦,作势要往前,去到那广场中央占个地盘。可是他刚迈出去,脚步即将落入圆环广场,林苏青一把将他拽回来:“回来!”

    生怕劝不住,特地用了极大的将他往后多拉开几步。

    “你拉我做什么?”夕夜挣扎着甩开林苏青,很不服气道。

    “你说呢?”以夕夜的性子,林苏青唯恐一个没看住,夕夜就窜出去了,说完立刻给洛洛使了个眼。

    洛洛原本只服从于夕夜,但对于林苏青这个指令,她当即便点头认同了。因为,她对那片广场有一种出于本能的提防,她不知道是由缘故,但她相信自己的判断——有危险。

    夕夜抱着膀子不服气的侧过身别过脸,不愿意同林苏青并排,更不愿意都瞅他一眼。尽管他在赌着气,但他此时老老实实的呆着,没有再前去冒险。显然,他其实与大家有着同样的感觉,只是秉性倔强,不愿屈服这片广场的威慑罢了。

    纵观四周,此处实际上已经是不得了的高山之顶,只不过,倘若能顺利经过前面的广场,穿过那道石门,他们便能顺着那条接天而上的天梯,去往那座仿佛撑立着天地的更高的山峰——三清墟。

    正所谓高处不胜寒,这里自然有着极其凛冽的风。然而奇哉怪也的是,风也不敢去到那片广场。

    如若观察得稍加细心些,甚至能发现——当有疾风不得不从广场上吹过时,它们却聪明的绕开了,没有掠过广场,而是沿着广场的边缘劈开呈弧线擦“边”而去,

    连自然的风都尚且如此畏惧,遑论那些飞来时突然避过的鸟雀。

    四周分明毫无人烟,而那广场上的地砖却是半尘不染,洁净异常。一切都很异常。

    林苏青蹲下去与狗子对视,以为狗子会给予一些指引,然而狗子瞅了他两眼接着就别过脸去。“哼”以眼尾斜着他,仿佛在说——就不告诉你,有本事自己上啊。随即狗子沿着广场边缘走到与那座石门同一条水平线的位置,就地一坐,眯着眼睛,坐得端端正正。

    瞧着狗子的情形,夕夜讶然,指着狗子向林苏青道:“它好像知道怎么过去!”

    林苏青点头默认,但他却付之一笑:“它知道是它的事,考三清墟是我的事,我得凭真才实学。”

    “哇,见惯了你坑蒙拐骗,头一次见你这么正人君子的一面,我都不敢相信。”夕夜故作惊讶道。

    忽然他想到什么,连忙后退两步,双手交错格挡在身前,有点心虚道:“你是不是又在想什么馊主意?!”

    林苏青冲他咧嘴一笑,瞧着贼气,叫夕夜看得心里发毛,总感觉转眼自己就又在陷阱里了。“大家兄弟一场,你可千万别再挖坑叫我跳。”心里没底的滋味太折磨了,傲气了几百年的夕夜,头一回认怂,“有话你就直说,我会答应的。”

    经过林苏青日积月累的影响,夕夜怂起来时自己倒不觉得有什么不适应,却将洛洛看得惊讶不已——心道:“恐怕要枉费赟王几百年苦心孤诣的教导了。”

    但,作为打夕夜幼时起便担任他的护卫,见证他成长的洛洛,却又有一些私心。

    这些私心,说来复杂,笼统能分为两个方面。其一,对于夕夜,她其实并非全是出于身为护卫的职责,毕竟是看着他长大的,多少会掺杂着关爱在其中。

    她不禁觉得,假使夕夜的性子不那么倔,能稍微圆滑一点,未尝不是更好。她担心岁月有恙,变数太多。圆滑一些,或许不会吃太多苦头。

    “洛洛你在想什么?”夕夜觉察洛洛的异样,一声叫醒她。

    洛洛当即抱拳回应:“在想如何硬闯。”答得斩钉截铁,十分笃定。

    夕夜睨了她一眼,道:“哦……”仿佛意味深长。

    而后,夕夜便只管抱着膀子瞧着林苏青的举动。

    只见林苏青时而站着不动,时而则绕着圆环广场挪了挪地儿。时不时的挪一挪,待站定片刻,便又再挪了又挪,偶尔却又会回退到先前站定的原位。

    忽而抬头望天,忽而颔首观地,一会儿左顾右盼的张望,一会儿全神贯注的凝思。

    夕夜不解林苏青是在作甚,感觉像是在观察广场上的地面。但当他循着林苏青的视线看去时,那片广场却并没有因为他看得世间久而生起什么变化。

    地势还是那样的平坦,地上所绘的阵法,也依然是黑白分明的太极图,同刚来时,没有起丝毫的变化。

    见狗子闭着眼睛端坐在一端,夕夜蓦地好奇起狗子来。这一路走来,狗子的存在令他实在是想不明白。

    按说它曾经是一方战神的话,为何今下却跟随着林苏青?如若是护卫的话,它却总是对林苏青见死不救,时常还是因为它去招惹出祸端,而林苏青不得不去解决。

    但要说是它与林苏青有仇,趁机报复,也不大像,有时候又见它将林苏青护得甚紧。

    有时候他甚至有一种感觉,感觉狗子对他有所防备,倒不是防备于他会对林苏青如何不利……那种感觉他一时说不上来……像是——狗子不希望林苏青与他的关系走得太近,但并不是因为不喜欢他们关系过近,可疑就疑在这里,他觉得狗子的那种“不希望”近乎于防备……它为何要这样呢?

    很复杂,说不清道不明,夕夜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然而就在他正盯着狗子百思不得其解时,猛地回过神来,发现林苏青离开了广场边缘,在不远处的林子里,弯着腰在地上拾拣着什么。

    他正要前去看看,刚走出没几步,又见林苏青回来了。一瞧手里,原来是捡了几块质地偏软偏砂的石头回来。

    随后,便见林苏青又围着圆环广场走来走去,但这回在他站了片刻后,便立刻蹲下去在地上写写着什么,写完一处起来看了看就往边上多走几步,似先前那样,时而仰首望天,时而又颔首看地,凝思完便又蹲下去写写画画。

    “你在做什么?”夕夜好奇地跑上去问道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