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一百八十五章 陷阵!(第三更)
    林苏青一把拽住夕夜,板起一张脸,慎重其事道:“你必须记住,统共会有四个来复。而后须得由乾至坤,顺行七周;再由坤至乾,逆行七周。然后去到八卦中心站定,捏完手诀,马上回来。”

    “嗯。”夕夜正容亢色,聚精会神的听记。

    “你要把控好体力,不可前期过度消耗,而后继无力。之外,能有多快,你便使出多快。”

    “嗯嗯。”

    看到夕夜认真的记下并点头应下,看他神色严谨,没有半点马虎,林苏青紧张又忐忑的心神这才安下几分,这才松开他的胳膊放他前去。

    虽然还是担忧不已,可是事态当前,非果敢不能成。即使明知是险境,也不得不去。即使夕夜不去,他也要去!

    不再犹豫,林苏青口诀立出:“乾三连。”

    夕夜略微一怔,但瞬间敏悟,当即便如一支离弦之箭,急如星火般冲那石门所在的天乾南位射出。

    于他所经之处顿时有惊雷当头劈下,更有铁钉与烈火同时破地而出,然而夕夜的速度之疾,如风驰云走,胜过闪电,总能快惊雷与烈火一步,而他踏力极轻,即使踏铁钉而起,亦如蜻蜓点水般自在。

    夕夜太快,连影子也看不清,林苏青只能估摸他已经抵到石门所在处的天乾南位,并已经迅速按照天乾符形打完了拳法,于是立刻诵出下半句口诀。

    “坤六段。”

    随即又见模糊之影退回地坤位置,一套地坤拳法打出。

    见夕夜反应极快,林苏青当即快速念出口诀:“艮覆碗,兑上缺;震仰盂,巽下断;离中虚;坎中满……”

    夕夜便如星驰般来去穿梭,速度之快,连一缕影子都看不见了,以至于偌大的圆环广场之上,看起来竟然仿似空荡无物!

    林苏青的口诀所指的皆是两两相对的方位——乾坤相对,艮兑相通,震巽相迫,离坎相持。

    所以夕夜不仅要机敏的躲避因为进入阵法而招来的天雷地火、狂风暴雨,还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往来于相对的方位之间,并在每一个卦点打完一套卦形拳。

    然而,绝非快就足够。

    每一套拳法都必须把握到三形三势,三空三合,三圆三顶,三裹三敏。

    若非快若无影,即可看见那套拳法须得行如游龙、转如灵猴、势如雄鹰。并且,在行拳的过程中,必须要将手、脚、胸之中心涵空,连结意、气、力,相通相合,以达圆满。

    于细微之处,则须以舌顶腭、以头顶天、以拳顶前,呈顶天立地,不屈不挠之姿,然而于此同时还须做到气、肩、双肘呈裹状。从而似刚若柔,似柔却刚,似外松则又似内收。

    所以,夕夜不止速度要快,心要快、眼要快、出拳则更要快!

    “夕夜!七周顺逆!”口诀一停,林苏青霎时提醒夕夜下一步动作。

    空旷的圆环广场,看不见夕夜的丝毫影子,他太快了,快到了消匿,快到不知他已经进行到何处,便只能等。

    骤然!眨眼之间,只见圆环广场突然升起漩涡!是那阴阳交汇,是那太极旋转!整片广场掀起飓风万丈!然后广场边缘之外,则风平浪静!

    成功了?!仿佛成功了!

    顿时惊喜交加,但林苏青顾不上紧绷的心弦,也顾不上疯狂跳动的心脏,夕夜必然在那漩涡之中,唯有迅速让夕夜捏完手诀,才能有最大可能降低他受伤的机会!

    可是风声太大,加之那漩涡隔绝了广场之外的一切。不知漩涡之内的情况如何,不知夕夜能否听见他诵念的诀法。

    林苏青神情肃穆,只能尽可能的使自己的声音洪亮,冲那漩涡之中大声的喊去口诀。

    “乾南坤北,天地定位;山泽通气,水雨交融;雷风相薄,其势相迫;得火以济寒,得水持其热,水火不相射!”

    即阴阳相对、相合、相持、相迫。错综交变,使得阴中有阳,阳中含阴,阴阳消长,顺逆交错。

    顷刻,只见狂风大作,大雨倾盆,水火共升,雷电轰鸣;只见那漩涡愈发汹涌,如同巨兽饕餮张开了血盆大口!

    “夕夜!回来!”

    不见他身影。

    “夕夜!”

    “少主!”洛洛亦是心惊肉跳,着急的呼唤。

    “夕夜!快回来!”

    “少主!”洛洛作势便要冲进那漩涡之中去寻找夕夜,林苏青赶忙拉住她,“站住!”

    洛洛一把甩开他,执意要去,林苏青没有办法,假使夕夜回不来,洛洛去也是死。

    于是,他当即拽住洛洛,在将她往回拉的刹那,迅速出手在她身上画下一道符令,并不是敕邪令,这是他在昆仑山的典藏楼里新学的符令,是要以此令将洛洛禁锢。

    “你放开我!”洛洛咆哮。

    夕夜迟迟未归,越是不让她去,她便越是心急!越发着急便越发失去理智。她顿时运作内力,试图冲破符令的桎梏。

    林苏青见洛洛发威,自知徒手绘下的符令不足以禁住她,便立刻从袖口抽出那支以夕夜的尾毛和姑获鸟的腿骨制成的毫笔,冲着洛洛补上一道,洛洛当即无可动弹。

    她发疯似的吼道:“你放开我!”

    林苏青根本顾不上她,转身便冲那广场上的漩涡凌空画图,行笔之处,登时便有青中点赤的光辉似笔迹行过,落笔即成,光辉迅速飞出,织成一张巨网,于广场之上铺天盖地而下。

    然而大火烧灭了它!

    “夕夜!”林苏青大声喊道,仍然没有响应。

    “小殿下!”洛洛已经不再掩饰称谓的疾呼,“小殿下!”

    “夕夜!”林苏青接连大喊,始终没有回应。而那漩涡、那水火、那雷电、那狂风大雨,却愈发的猛烈。

    夕夜……林苏青怔愣,难道他错了……触动了阵法……可是古籍中是有这样类似的阵法啊,也的确是以这样的方式破解的啊……难道是他记错了……

    夕夜……

    夕夜……

    夕夜……

    林苏青慌神了:“夕夜!你快回来啊!你听到没有?!夕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