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一百八十六章 脱阵(第一更)
    世间有一种罪行,那就是明明在意,却说谎,却自欺,却以为自己不在意。

    林苏青觉得自己有罪,在起誓盟约时,他不该狡诈地使用夕夜的化名。非本名结义,就不至于临到生死关头时,不得不因为誓约而勉强自己去两肋插刀,去奋不顾身。

    可是夕夜,这个傻子,明明只是一时兴趣图个有趣,明明只是将“歃血为盟”做个乐子玩耍,却当真要去冒生命危险。

    明明清楚一去是危险,明明知道破阵之法只是尝试,并没有十足的把握,可是他还是去了。他所说的天界不敢伤他,分明也只是他的猜想罢了。后悔,怎的就当真让他去了。怪自己破阵心切,没有仔细去揣度他的话。

    现在,林苏青也自知错了。

    不论夕夜真的也要去考三清墟,他都不应该让夕夜去冒险。其实,他早就错了。

    错误的以为自己不会当真去遵守同生共死的手足誓约;错误的以为自己只是想利用夕夜的身份和地位,图个安全,行些便利。

    他错了,此时此刻,他的担心并不必洛洛少,甚至更多。

    “夕夜……”这一声,是作为兄长的忏悔。

    原来,有些感情就像挂在天边的太阳,平时不曾去留意它,而当意识到它岌岌可危,忐忑于它可能的消失时,才会猛地发现,它原来那样的明亮灿烂。

    他曾以狡诈之心对待夕夜,如今想来实在是惭愧。对比过往,在遇到夕夜之前,他所经历的,所煎熬的,是怎样的黑暗……

    眼前,圆环广场之上,飓风形成的漩涡如耸立的强盾,阻隔了一切,只能看见风雨、看见水火、看见惊雷、看见闪电……

    这太极八卦的阵法,齐聚五行,本就于相克之中相生,实在难破,林苏青实在不知当如何才能攻破,救出夕夜。

    蓦地!他突然心生一计!

    “洛洛!帮我!”林苏青当即转身向洛洛寻求帮助。神情恳切,只盼她此时不会拒绝。

    只见急得焦躁不安的洛洛,登时脸色一沉,虽然有所怀疑,但还是应允了他的请求:“你先解开这禁锢之术。”

    “好。当你一定不能贸然去闯,否则凭我一己之力,便连一点希望也无。”林苏青严肃的警告着,便指呈剑诀在洛洛身前一划,洛洛仿佛被绑了许久突然松开了似的,当场一个趔趄,差点撞到林苏青的怀里。

    她一把推开他,怒视着圆环广场,叱问道:“快说。”

    “我空有修为,没有功力,劳你用尽全力冲地面打出一拳。”林苏青说着弯腰拍了拍边缘的地面道,“在这里。”

    洛洛盯了他一眼仍然有怀疑,可眼下没得办法,她推开林苏青,脚下比着地点,往后退出一步,忽然出手向天猛地一抓随即握成死拳,倏尔只见天地之间立刻有力量迅速凝聚于她的拳上。

    她蓄势片刻,旋即一个弓步上前,猛地冲地上一拳,除了拼尽全力,还注入了她歇斯底里的怒气,仿佛救不出夕夜,她便做血屠天界的先锋。

    她满脸爆出的黑紫色的经脉,与瞪得血红的眼睛,仿佛是在严厉的警告天界。

    洛洛一怒气势恢宏,犹如身后早已有千军万马蓄势待发!叫那天界正在窥视的神仙们看清楚,莫要怪妖界已经剑指苍穹!

    洛洛一拳冲地,顿时地动山摇,仿佛脚下的这座巨峰顷刻就要崩塌,除那圆环广场之上的五行轮转依旧,之外登时风卷残云,天色骤然昏暗,这是妖王护法之一的威力!

    天地震荡,激起山体崩碎,巨石乱飞,林苏青当即捏决,迅速挥舞毫笔,画下一道又一道的符令,指尖一转,将笔一收,再次捏决,向前一推!

    方才绘下的符令旋即在震起的密密匝匝的巨石泥土中奏效,霎时,青中点赤的光芒将眼前照得一片混沌,光芒一过,空中不见石头也不见泥土,洛洛起身,天色恢复白昼,但!

    只见圆环广场上突然下起了巨大的冰雹,密得几乎没有空隙!硬生生往广场上砸落,竟火势盖下了许多。

    “洛洛,再打一拳!”

    洛洛点头,奋力一拳!旋即又是风雨晦冥,山崩地裂!林苏青借势起诀绘符,将那冰雹更密,再密,极密!连那广场的飓风都难以寻到空隙。有的石头并不化成冰,落下压住了水,有的成为冰,遇火中便化成了水止住那广场上的火。

    漩涡的中心应当是空的,所以,林苏青特地放过了中心,所以,唯有中心不落冰雹。夕夜那般聪明,但愿他知道躲在漩涡之中。

    突然,一道轰雷乍响,惊天动地,接连又是几道天雷滚滚而来,浩浩荡荡犹如万马奔腾,使的风云变色。

    霎时,圆环广场上的漩涡戛然消散,刹那间雷电停、风雨歇、水火灭!顷刻,苍穹之上的灰暗如迅速卷退的纱幔,后退、隐回,片刻便恢复了晴天白昼。

    林苏青赶忙向那广场上定睛一看,夕夜赫然躺在八卦阵法的中心!

    洛洛一急,当即就要冲上去,林苏青连忙拦住她,随即便抛出一枚石头试探——

    石头落地,蹦了三蹦,滚出许多丈。

    洛洛不禁一愣。

    “成功了?!”林苏青惊讶得脱口而出。

    但此时不是欢喜的时候,他连忙跑向广场中央的夕夜。

    洛洛见林苏青先去,她不甘示弱,想超过他先到,可是刚一发力,浑身便是一软,险些跌了下去。只因方才竭尽了全力,此时再运不得功力,便只能忍住担忧与急切,尽最大力气的寻常的跑。

    “夕夜!”林苏青刚近了,便单膝下地,揽着夕夜的肩膀,将他扶起来靠在自己曲竖的腿上,掐着他的人中,也不知对妖是否奏效,“夕夜?!醒醒?”

    可鼻下人中都掐得见红印子了,也不见他醒来。恰这时候,狗子慢条斯理的走过来,在夕夜边上蹲下端坐着,懒洋洋道:“活着。”

    而后慢悠悠的抬起了小爪爪,林苏青与洛洛以为它要使用法术唤醒夕夜,怎料它用力一挥,一爪子拍过去,竟是打了夕夜一耳光。

    林苏青与洛洛当场一怔,在它的爪爪移开始,夕夜白净的脸上留下了一个梅花爪印……

    随即,便见夕夜捂着头,看着他似乎感觉很是昏沉,而后又摸摸脸,火辣辣的疼得倒抽凉气,他迷迷糊糊的醒过来,竟是不知发生什么。

    五官紧皱,迷迷糊糊道:“我记着我刚找到冲出去的法子,可即将要出去时,走到一半突然就被什么砸到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