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一百八十七章 过石门,通天梯(第二更)
    洛洛顿时要抱拳请罪,林苏青紧忙一把将她抱起的拳头按下去,使劲儿按得严严实实,并连忙冲她递眼色。

    同时对夕夜笑眯眯道:“可能是阵法里有什么后启的机关吧,不必多计较,没事就好。”

    而后又拉洛洛作同谋:“对不对,洛洛。”

    他倒是脸皮厚心机重,说得像真的似的,可是洛洛不曾对夕夜有过半点隐瞒,现下令她很局促,她想应,却又想请罪,可说出实情又觉得对不住小殿下。她从未有过如此为难的时候,遂怔愣了许久,才生硬的应了一声:“嗯……嗯。”

    夕夜眼尾的余光悄然瞥了一眼洛洛,只是一须臾他便立刻看向别处,使谁也没有察觉。他转了转脖子,活动了一番手脚,便站起身来,接着活动腰身。

    可他刚扭了扭腰,就忍不住去摸自己的脑袋。

    一会儿摸一摸后脑勺,一会儿摸一摸头顶,一会儿又摸摸边上,摸来摸去,越摸越愤懑。

    忿忿然道:“要说这阵法实在不正当,居然偷袭我!险些以为是故意要将我砸成个傻子。”

    洛洛的脸色越发难看,不是平素那样阴厉,奇奇怪怪的,脸色比泥地里的黄土还要糟糕。她犹豫着作势要抱拳如实请罪,刚一抬手作势要抱拳跪下,林苏青一把揽住她的腰,并严实地摁住了她的手,迫使她下不去身,也抱不了拳。

    洛洛气得双目圆瞪,若不是方才废多了力气,现在使不上劲,恨不能一把掐死林苏青。但尽管洛洛已经虚弱至此,林苏青还是怕她一个没稳住,就出卖了真相。

    为了预防万一,他一把拉过洛洛的手摁在自己的后腰上,并在揽住她的肩背的同时,摁住她的另一只胳膊。叫她如何也行不了礼。

    “啊呀?敢情我豁出去命去破阵的时候,你们俩在谈情说爱?”夕夜的手指在林苏青于洛洛两个只见来来回回的指着。

    惊讶道:“哇……没成想啊,才一晃眼的功夫,你们居然就从仇人似的,谈得这般亲密无间了。竟然在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大庭广众之下,就敢堂而皇之不愧不怍毫不避讳明来明去的勾肩搂腰了啊。”

    “哈、哈哈……是是是,是是是,是有点快。但爱情就像龙卷风,吹来了挡也挡不住。哈哈哈哈……”林苏青打着马虎眼的时候,洛洛使劲全力的掐着他的腰,试图以此叫他放开。而林苏青忍着痛,忍得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也要强行摁住洛洛的手,也要阻止夕夜看破不说破。

    有些事情心照不宣倒不碍,但倘若说出来了,就不得不算一笔帐了。显然以夕夜的才智,他已经猜到了到底是谁砸了他的头……

    洛洛一边扭着挣扎,一边急切于解释:“少主……”可她不善言辞,不知当从何说起,只恨此刻不能一刀抹了林苏青的脖子。

    夕夜斜着眼睛瞅了瞅林苏青与洛洛,佯装撇了撇嘴角,戏谑道:“老树逢春~羞噢。”

    “?!”洛洛愕然怔住……原本想立刻将林苏青碎尸万段的愤怒,顿时烟消云散,脑子里只剩下四个字——

    老……树……逢……春……

    老树……

    老……

    老……

    老。夕夜说她老。

    想辩驳,可是……与夕夜比起来,她的确……不知怎的,厉害威武的洛洛,铁石心肠的洛洛……忽然有一股悲怆涌上心头……

    狗子扫了一眼圆环广场的地面,看着日头照下的方向,抬起头时,嫌弃的乜视了他们一眼。

    随口招呼一声道:“阵法已破,时辰已到,你们若是再不启程,就得重新破阵了。”说完便懒懒散散的兀自朝天乾南处的石门走去。“等你们二次破完阵法,天色就已经晚了。以林苏青的王八速度,恐怕今夜得露宿云梯之上了。继续磨蹭吧。”

    “等等我!”夕夜连忙去追狗子。要按平时,夕夜与狗子那可是三天两头的咬来咬去,偶然走到一起都要立马拉开距离,哪里肯如今下这般主动要求同行。

    仿佛天塌了他们俩也合不到一起。

    比如将夕夜与林苏青之间比作过命的交情,那夕夜与狗子之间……那必须是过牙的交情。譬如,假使狗子只是普通的狗子,而夕夜只是寻常的凡人。那么——剥了皮毛的狗子,与撸起袖子的夕夜,谁身上的牙印子也不比谁少上一口,就连各自的鼻子也未曾幸免过……然而今日,倒是反了常。

    瞧吧,动不动就要取了林苏青性命的洛洛,与一个不小心就被洛洛的匕首胁住喉咙的林苏青……他俩居然走在一起。

    隔三差五,一言不合就要你咬我一口,我咬你一口的夕夜与狗子走在一起。

    怕是除却今日,轻易再见不着这样的光景。

    ……

    当狗子与夕夜谁也不服走在谁的身后,争抢着走到石门跟前时,夕夜站住正要等那石门打开时,只见狗子穿着石门就过去了。

    “咦?”

    他歪着头瞧了瞧,好奇的伸手一摸,发现石门竟然只是幻影!

    随即他来来回回地穿门而入,又穿门而出。待到林苏青与洛洛过来时,他进了门,仅冒出个头来,伸出一只手指着石门,与他们道:“假的!”

    林苏青与洛洛闻言深有疑惑,等他退进去,便如他那般直接穿门而入,果不其然!

    刚是通过石门,林苏青也要伸出手去摸时,那石门却是结结实实的是真的石门,甚至还有着冰凉的手感。怎的也不似方才那样能直接穿过的样子。

    夕夜见林苏青伸手便摸到了实物,他凑过去问道:“你能摸到?”说着伸手一摸,竟然也能摸到了。

    “诶?”夕夜满脑子疑惑,在石门上摸来摸去。

    狗子扭过头瞧那副蠢样子,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心中叹道:“唉……常有聪明绝顶,我看夕夜啊,实在是蠢得掉毛。”

    它忽然岔神回想起——它还是战神时,曾经受过三清墟的邀请,请它去做授业先生。幸亏它没有答应,否则以它这点耐心,若是被夕夜这样的学生考入了门下,怕是用不了几天,它就没了耐心,要将夕夜揍得爹娘也认不得。抑或者……他俩打得不可开交,将三清墟拆得片瓦不剩。

    见夕夜在那石门跟前折腾来折腾去,不弄明白坚决不走的架势,它瞥了一眼,没好气道:“石门连接着法阵,当咱们踏上这座山的第一步时,法阵便知咱们一行的数目。”

    狗子吸了吸发痒的鼻子,又道:“并且设有通过的时辰,当数目过罢,或是时辰一到,法阵自会恢复如初,石门也会恢复禁令。唉,真是笨死了。”

    “就你聪明。”夕夜一股子傲气,想夸却偏要倔着。

    每逢被狗子鄙视,他都颇不服气。特别是被实打实的鄙视,没得辩驳时。

    “好了吗?走不走?”狗子瞅了他一眼,便径直往前走。由它打头,大家在后面走得很是安心。

    “要是遇着什么危险,也是先捉了你。”夕夜在后头笑道。狗子翻了个与天同色的白眼,懒得搭理他。

    便是要经过这条天梯,方能登上那参天高峰,抵达三清墟。

    然而此时走在天梯上的他们——狗子与夕夜一起,洛洛与林苏青一起,都很谨慎的走着。天梯凌空摇曳,不曾停过摆动,甚至当有风吹过时,便晃得更为放肆。想必他们各自的心中也在随着摇晃的天梯而不安,或许是格外忐忑。但,应当都不是因为天梯的摇晃而忐忑……

    譬如走在夕夜前面的狗子,无时不刻地警惕着——夕夜这小崽子会不会故意踩它的尾巴。

    大家一声不吭的默默的走着,好在都有胆识,都不畏惧高空,并且平衡感都还不错。因为天梯晃荡而发生相撞相踩的情况并不算多。所以,夕夜一次也没能成功的踩到狗子的尾巴。

    一行沉默的走着走着……突然!天梯剧烈晃动,仿佛身后突然突然有什么疾驰而来。越来越近,只听一声骏马嘶鸣——

    “谁呀?居然骑着马来了?”

    大家不约而同随着夕夜的一句话回过头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