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一百九十一章 冲突(第一更)
    林苏青与夕夜往前凑了凑,只见幽梦手中所持的铁鞭非同一般,是由无数颗同等直径的小骷髅头连接在一起,唯有手握处的那颗骷髅大一些,至多大过她的拳头。

    并且,每颗骷髅头上都生有一对尖角,和一排尖牙,使得这条铁鞭看上去十分邪恶。

    铁鞭虽然是由骷髅头构成,但是并非圆滑的质地,因为在每一节连接处,都有着铁刺,铁刺与尖角、尖牙参差不齐却一致冲外,使得这条铁刺无数的铁鞭,大致看上去像是荆棘藤条。

    一鞭甩下,霹雳作响,惊得周遭怛然散开,显出一个瘦弱的女子出来,这等时刻,唯独那个瘦弱的女子没有退开。尽管她的脸上亦有惊吓之色,却依然没有退开。

    “既然都不得不动手了,为何不直接打下去?”夕夜跟在他边上,抱着膀子瞧着热闹,“很明显并没有吓唬到嘛。”

    不知三清墟有着怎样的规矩,半个拉架的也无,皆是围绕着她们在看热闹。林苏青不禁好奇起她们之间究竟起了怎样的争执,连七尺男儿也被那一鞭子吓得惶恐躲避,那名瘦弱的女子居然丝毫也没有退开……好奇之下他忍不住又往前挤了挤。

    “你使用手段擅自骑走宗院灵兽,本应当罚,我好意劝你,难道你还要顽固不化不成?”那女子义正言辞道。

    幽梦二话不说,挥起鞭子作势又是一鞭甩去,这一回没有再手下留情,不偏不倚,正是冲那女子甩去。

    “住手!”林苏青一惊,脱口而出。霎时,幽梦甩出的铁鞭突然方向一改,骤然冲林苏青甩来!夕夜一见,登时出手一把握住已然袭在林苏青面前的铁鞭。

    虽说是握,但并未实打实的手心握着铁鞭。他手上所凝聚的法力,宛如厚厚的手套,将他的手与铁鞭隔开,因此,他的手心与铁鞭上的铁刺相隔着一指宽的距离,其中充斥着他淡青色的法力。

    夕夜回过头对林苏青埋怨道:“你下回要英雄救美时,能否事先与我打个招呼,说好的同生共死,别是你先被一鞭子抽死了。”

    洛洛登时跟了一句话:“下回救林苏青时,能否等属下出手。”

    夕夜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这就松开了手。然而,这时候的大家,无不是震惊。有些见多识广的,在看到洛洛的一瞬间当场就失了魂似的呆住了,是的,他们认出了,那是妖界祈帝的护法之一洛洛……

    而那些没能认出洛洛的,也怔住了,是因为方才那一幕大家都看见了

    在幽梦一鞭子甩去时,在那少年出手握住铁鞭之前,就在那一刹那之间,有一枚四角飞镖直飞而出,将铁鞭打退。

    那飞镖原本要将铁鞭打退回去,并且在那一鞭子返回的时候,如若幽梦自己无法及时控制住,那铁鞭就会直接抽到她自己身上。

    有她挥出时的力道,加之又受下了飞镖的力道,返回时的鞭子所击出的力度,只会更强更刚猛。

    然而,却在那鞭子即将改变方向返回时,被那名少年一把握住了。

    不说这样的力度,即使是原本幽梦所挥出的鞭子,也极难直接承受,何况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居然被一把握住了,而且是一名看起来方刚束发之年的少年……

    “你是谁?”幽梦挑着眉眼居高临下的看着的,却是林苏青。

    夕夜一愣,松了手,上前道:“是我截住了你的鞭子,你问他做什么?”

    “现在的下人都这般没有规矩了么。”幽梦扫了他一眼,不屑一顾,目光继续看向林苏青。

    “下人?嗯?!”夕夜愕然怔住,“我是下人?!”

    夕夜的茫然,引得周遭哄然大笑。

    他愣了半晌,终于缓过其中的门道来。不过他丝毫没有在意那些不友好的笑声,而是恍然大悟状:“哦难怪偏要问他是谁,是以为有我这样厉害的护卫,当然要以为他很了不得。”

    话说得相当随意,就是在陈述自己的所想而已。全然不在意自己的身份是否被忽视,也全然不在意自己是否被当成了下人。

    这时,看热闹的观众堆里,突然有眼尖的冒出一句:“幽梦,那不过是个凡人,你可别看了眼。”

    顿时一片哗然,纷纷议论着林苏青这个凡夫俗子。

    “凡人也敢来考三清墟啊?”

    “他是如何通过的入境阵法?”

    “当然是他身边那两位厉害的‘护卫’帮的忙啦,凭他一介凡人,连阵法都看不懂吧?遑论通过?”

    “这等俗人也妄想来考三清墟?莫不是痴心妄想?”

    有轻蔑嘲讽者,自然也有中立的好奇者。

    “我看不见的吧,能有如此厉害的两名护法,他应当不是凡人吧?我听闻修为越是高深者,则越是避影敛迹,圭角不露啊。”

    “我觉得有些道理……可是……你瞧,他一点仙根也无,全然是凡胎*啊,而且十分清瘦,恐怕基本功都不曾练习过,一点根基也无,他来做什么?”

    然而幽梦,对于种种评议,不以为然,那沉得有些狠戾的神情依旧,不过,在沉默了片刻后,她又问道:“你要考天瑞院?”

    不等林苏青回答,她便如同已经得到确认回答了似的,继续道:“天瑞院讲求清虚凝独,与世无为。你这般争强好勇,岂不是与天瑞院的院训有出入?”

    “虽然应物处世要含其明,含其聪,含其知,含其德。但,含而不露,并不意味着自己的心里没有德行。”

    “你是说暗讽我没有失德?”幽梦不屑,戾气更发。

    “非也。”林苏青微微笑着,从容不迫道,“我只是在说我。我以为,不应该让你向一位对你有好意的人暴力相向。但事情总有因果,阻止你,也只是我想了解一下起因。”

    “嗨哟,区区凡夫俗子居然要向幽梦讨一个解释。哈哈哈哈~嗨哟真是蚍蜉撼树不自量力~”

    又是一阵轰然大笑,大家皆把林苏青视作跳梁小丑。这其中,反而是幽梦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