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一百九十三章 打架什么的,我最喜欢了!
    “喔?那我要看看是谁这么放肆。”夕夜闻声冲人群里望去,那句“放肆”原本说的是他,而他却反过来说那个说他“放肆”的人,“我怎么看不见是谁?你们快给他让让。”

    在夕夜还没说出这句话之前,大家其实已经纷纷在为那道声音让出路来。

    “参见先生。”那人刚一露面,不少学子当即惊慌着向他俯首抱拳,恭敬无比,生怕晚了。

    那是一个身形魁梧奇伟的中年人,当然,肯定不止是中年,只是皮相看上去如此而已。这里是三清墟,哪里能单凭外貌去评定谁的真实年龄。

    除此之外,林苏青还注意到,那些参拜来者的学子身上,全都佩戴着相同的徽章,图腾看上去有些像牛。他在典籍中看过,那是天武院的院徽。

    天武院主修体术武学,该院的学子日后多修成武神一类,并且,多受俸于天界的雷部,一般者享战士编制,出类拔萃者更多出将军与元帅等……职务与实力相配。

    按林苏青原先世界的话说,天武院应当是毕业后就业率最高的宗院,而且一毕业就享受天界待遇和军队编制。

    “难怪个个都长得虎背熊腰,原来是天武院的。”夕夜也瞧见了他们身上的徽章,不过他说话用词有些欠揍,依然直接得令人听着就忍不住生气。

    夕夜只认得徽章,并不认得来者,遂抱着膀子以胳膊肘捅了捅林苏青问道:“他是谁?”

    林苏青答道:“应该是孔戮。”

    不会记错,天武院的当代掌院先生正是他,他看过那幅画像。

    在昆仑山的典藏楼里备考时,曾有几本典籍特地记载着三清墟的一些事情,并为历任掌院先生配备了画像,其中便有天武院孔戮。不过,每个宗院都有记录,却唯独对天瑞院的掌院先生没有任何记载,有且只是所属的页面里提着诸如“云游天地间,只做逍遥客。”这样毫无具体描述的只言片语。

    “他看起来想揍我。”夕夜说话时两眼放光,显得格外精神,仿佛唯恐那位孔戮先生不来揍他似的。

    “你想多了。”林苏青话音刚落下,就听那位天武院的掌院先生——孔戮,疾言厉色的对周围的学子们训教道:“有嚼舌头打嘴仗的功夫,不如上去比试比试,反正是论胜败来排名,早赢晚赢都是赢,不必等到午时三刻!”

    四下顿时议论声纷纷而起,如同油锅般沸腾。看来大家早已经准备好要一展拳脚了,去出个风头,搏个名头,大放光彩以后得天帝的赏识。

    放眼周遭,个个都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但,谁也不敢上去做第一个擂主。

    擂主即意味着要接受挑战,第一个擂主,往往就是第一个输家。并且,攻擂守擂之战,在许多时候,观众通常记不住过程中有过哪些胜负,却总能记住第一个输家和最后一个赢家。

    何况,攻擂容易,守擂最难。即便当真的有强手,能够接连守住许多回合,可是,在他迎接了无数次挑战之后,他的体力是否跟得上他的能力?

    谁也不会愚蠢到疏忽这一点——体力在短时间内是有极限的。

    所以,林苏青一直认为,攻守之战并不能真正的区分强者和弱者。在过程中失败的一方,不见得不如后来者,而最后的赢家也不见得就是最厉害的那一个。但,如果能从始至终赢下来的那一个,一定是强者无误。不过,会不会是这一届学子中最强的,就不一定了。

    场下热闹了片刻,又忽然变得安静,都按捺不住想上到那张小圆台上去,但又都立刻就不敢上去。可既然是比赛,便必然要有第一个上场的选手。

    林苏青看向那高处,棍子很细,台子很薄。那张只靠一根中指粗细的棍子支撑的小圆台,正在风中摇来晃去,棍子随时可能被风吹断,使圆台如一朵绽开的卧莲随处飘摇。

    起初还认为它能作为广场,但在看了那些天武院壮硕的学子后,感觉它仅仅是一张圆台罢了,似乎他们的大脚一跺,圆台就要碎了。

    “我来!”一声略显奸细的声音掠空而过,就见圆台上的一端已经立了一个挺拔的身影。林苏青细细去感知,似乎是妖族的年轻人。本质是人,大约是修行时选择入了妖族。

    因那年轻人的勇敢出场,底下又是一番热议,有连连褒奖、赞不绝口的,亦有讥笑嘲讽,笑他是个跳梁小丑,必定会输的。对于后者,林苏青很不喜欢,明明自己不敢,却在别人上去时,大作评议。

    林苏青记得台上那个人的声音,很狂妄,也很奸佞,但并不否认他这份勇气,于是也跟着鼓起了掌声。

    瞧着这般热闹,夕夜兴致来潮,闹道:“有趣!我也要去!”

    不过话刚说完,他突然一顿:“啊呀……我不会飞……”

    临近的有几个听见了,登时就笑话起他:“呵呵,连飞都不会,真是不怕丢人显眼。”

    但也有热心的,一个弓步上前,抬着臂膀示意夕夜道:“小兄弟,我送你上去。”

    夕夜扫了他们一眼,谁的笑声也不管,谁的情义也不领,抬手凌空一握:“我自己去。”

    便召出了他那张奇特的弓来,指间蓄力冲着圆台上射出一箭,他手一松,隐去了弓,踩着那支淡青色的箭,直接渡了上去。

    脚一落地,那支箭便化开如同青烟散去。

    科林看得又惊又愣,喃喃自语着:“我只听闻御剑飞行,没成想还有御箭飞行啊……”

    洛洛不禁牵动了唇角,微微一笑,这是小殿下的聪慧,因御剑飞行受的启发。

    夕夜一落地便冲林苏青与洛洛挥手打招呼,难为他一眼从摩肩接踵的观众堆里找着他们,林苏青也冲他挥了挥手以作回应。

    夕夜心满意足的一笑,扭头便冲那第一个上台的人道:“我记得你!”

    林苏青讶然,原来夕夜也记得。

    “在方才笑话我的声音里,你是第一个发出笑声的。”

    底下立刻便有人诧异了:“这也能听出来?”

    “我听着是大家不约而同一起笑的呀。”

    “我听着也是。”

    “这个小少年很厉害啊。”

    “谁知道呢,可能是吹牛装范儿呢?”

    “我看是装范儿。”

    “哼,装腔作势,且看这小子怎么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