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一百九十六章 试探(第二更)
    “不了,我改主意了!”夕夜龇着牙笑得颇賊气,洛洛瞧着那般神情在眼熟,好像前些日子在谁的脸上曾见着过……

    “?”听夕夜一言,四下顿时惊怔,谁都想知道他接下来要去哪个宗院,有的满面期待他去自己所在的宗院,而有的则是在心中默念希望他千万不要到自己所在宗院。

    “我想骑骑那匹白马,叫什么来着?呃……定……定天,哦不定瑞,对定瑞,我要骑他!”夕夜满眼放精光,光是一想就兴奋莫名,“我要考定瑞院!”

    “咳,是天瑞院。”林苏青清了清嗓子小声提醒他道。

    “哦对!我要考天瑞院!”

    名字的乌龙弄得许多人想笑,他们却不敢笑,谁都还记得那随手的一拳的威力。,怕憋不住,便都板着脸故作严肃。

    静默了片刻,忽然有人说道:“天瑞院许多届没有新生,连掌院先生都不知去向了。”

    “啊呀?那怎么办。”夕夜转身看向林苏青,便是这一眼,大家的目光便全都注视到了林苏青的身上。

    成百上千的目光凝聚在一身,他们在打量他,在猜疑他,在轻蔑他,在厌恶他……不同的眼睛里包含着不同的想法,但相同的是,他们的注视,都带去了压力。

    不知怎的,林苏青骤然想起了曾经在三十六重天上的凌霄宝殿的旧事。那天的他,也如夕夜这般,在拿不准主意时突然回头看向了二太子殿下。

    不过,虽然情景相似,但他与主上的感受一定是截然不同的吧。如主上那般的性情,肯定是不同的。

    林苏青的心情突然沉了又沉,仿佛有一块铅石正坠着他的心脏往下落。不是因为这些学子的注视而感动沉重。

    夕夜忽然开口道:“啊呀,是不是耽误你们争榜啦?”

    林苏青听出了夕夜是故意岔开的话题,他不禁又想着,或许夕夜此时的心情与他当初的心情差不多?不,应该也不一样。

    “在下郭敏,愿奉以天修院学子的名额,前来挑战!”人群里突然走出一个文质彬彬的男子来,他的身形没有什么特色,很标准,不高也不矮,不胖不壮也不瘦,是无法令人一眼便记住容貌,是扔进人堆里不显眼,揪出人堆也仍然不显眼的外形。

    不过他绝对能使人记住他这个人,是因为他的声音,格外又特点,分明是个男子,声音极为奸细,听着也很奸佞,并且透着真正的令人不喜的狂妄。

    “哦?你要挑战谁?”夕夜闻声回头,却突然撅起了嘴,似乎对郭敏提不起什么兴致。

    “他。”郭敏摇扇一指,指向了林苏青。

    “他?!”夕夜意外道,登时捧腹大笑,“好端端你挑战他做什么?哈哈哈哈~”

    笑得终于能收住时,他一把抹了笑出来的泪花,道:“你同他打没意思,不如你跟我打吧。”

    人群顿时炸开了锅,纷纷笑道:“郭敏你也太狡猾了吧,你一个天修院的学子,你去挑战一个凡人,你这不是去欺负人家嘛!”

    “就是,摆明了欺负人。”

    “啊呀,他们说你欺负人诶。”夕夜佯作惊讶,“那你是不是触犯三清墟的霸凌之过啦。”

    “小兄弟言过了,这叫比试,也叫切磋,不叫欺负,更不叫霸凌。”郭敏俨乎其然道,“况且,你能与天武院的操虎过招,天修院的郭敏也能与他过招,小兄弟,你说对不对?”

    “嗯,你说的对。”夕夜抱着胳膊认真的点点头,末了问他道,“不过你还是跟我过招吧!”

    “在下就不在小兄弟面前献丑了。”郭敏这话说得貌似谦恭,转眼便接着道,“既是切磋,自然是同与自己差不多实力的对手过招。小兄弟,你说是不是?”

    “嗯嗯,你说的都对。”夕夜点点头,“但你还是跟我切磋吧,我觉得我们的实力差不多。”

    “……”郭敏的眉头抽动了一下,转眼便又是一脸礼貌的皮笑肉不笑的笑容,同时,他故意在夕夜因为他的沉默,而正好看向他的时候,他非常明显的看了洛洛一眼。是极其故意的一眼,是刻意要夕夜看见他这一眼。

    而后,他收了扇子,恭敬的抱拳向夕夜揖礼而道:“在下对洛洛姑娘有所耳闻,所以在下也自知与小兄弟的实力相差甚远。”

    林苏青将郭敏的一举一动看在眼底,看来郭敏是在见识过夕夜与洛洛的威力之后,又见夕夜对他言听计从,所以对他这个能与夕夜与洛洛一起来三清墟的凡人生起了好奇心。并且是已经打定了主意要来试探他的实力。

    而那郭敏的弦外之意,所指的不正是他所猜测的夕夜的身份吗?

    那么,他又在猜我是谁?林苏青心道,抑或者,正因为猜不到,所以,才一定要来“切磋”吧。

    “倘若小兄弟与在下过招,恐怕要算小兄弟的霸凌之过了。”郭敏见许久也说不通夕夜,便琢磨着换了一个说法。

    “哦……”夕夜挠了挠头皮想了又想道,“你说你打不过我?所以我与你打,便是霸凌?”

    郭敏狡猾的没有回答,夕夜年幼没经历过多少话术,怕是看不懂他的把戏。但林苏青看得明白,郭敏如此这般的巧言善辩,这时候却只是微笑,而不说话,是因为夕夜的这番话他若是回答了,便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悖了自己前言所说的“切磋”。

    夕夜没管他答还是不答,他转身走了两步拽着洛洛拉到前面来,问那郭敏:“那你打得过她吗?”

    郭敏面色不变,只是笑容有所收敛,摇了摇头,抱拳相告道:“在下自知几斤几两,不敢在洛洛姑娘面前造次。”

    夕夜咧嘴一笑,露出一排整整齐齐的银牙道:“那不就得了,那你还是跟我打吧。”

    见那仿佛戴着笑容面具的郭敏,脸色突然闪过了一瞬间的愕然,夕夜拍了拍他的肩头劝言道:“实话实说,我也打不过洛洛。可是……”

    话锋突转,郭敏不禁疑惑的抬头看向夕夜,没曾想恰好撞见了夕夜看他的眸光,于是顿时垂下了眸子,不能再抬头,也不能再与夕夜对视。

    看着夕夜是在爽朗的笑,看起来夕夜十分随和,可是他的眸子里却极具压迫感与威慑力。郭敏已然断定了自己的猜测,他确定了夕夜的身份。但是,他却还是没想出夕夜忽然转折的“可是……”是要说什么,他意欲表达什么,为何突然停顿了不说?

    难道……

    “哎呀我故弄玄虚呢,你怎么不问我?快问我啊!”夕夜见郭敏半天不问,他自己急了一拍郭敏催着他问。

    虽然只是随手一拍,郭敏却被他拍得胸口一震,幸亏凝聚真气凝聚得即使,否则必然是一道内伤。

    “算了算,没趣,太没趣了。我自己说吧。是这样的——”夕夜转身回到林苏青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