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一百九十八章 好啊你个林苏青!(第二更)
    屹立的洛洛闻言,当即俯首向下,要去接林苏青,而夕夜依然挺拔的立在蛇头,风迎面劲吹,少年傲然伫立,岿然不动。

    快要临近时夕夜伸出手,要迎林苏青一把。

    “林苏青兄弟。”郭敏抬手示意林苏青道,“请吧。”举止看似礼貌,神色与语气却十分轻佻,满满都是挑衅之意。

    好似笃定了,没有了夕夜与洛洛的帮助,林苏青就一定不是他的对手似的。

    林苏青一撩袍摆,跨出一步便正好踩在洛洛俯下的头上,洛洛旋即向天直立,便将林苏青也顶在了头上,而后,洛洛伏低头部,下颌贴着那张圆台。

    可是即使洛洛如此照顾了他,但她化作了巨蛇后的头顶,与圆台的地面还是相距甚高,直接跳下去怕是要折了腿。

    夕夜瞧着林苏青为难的神情,以为他在犹豫着是不是要顺着溜下去,问道:“这么高你也不敢跳?可是……你溜下去的话……姿势会不会太难看了点……”

    “跳下去的话,万一脚一崴,当场给跪下了,不是更难看?”林苏青话音刚落,就见那郭敏飞上了圆台,正立在他们对面。

    林苏青眼神瞟了一眼郭敏,对夕夜玩笑道:“难不成给他拜个早年?”

    “呃……好吧。”夕夜上前两步,往洛洛头顶的边缘走去,“那我下去接你。”

    夕夜刚往下一蹦,还在半空尚未落地呢,猛然就感觉后背被人一踏,突然受力,险些让他迎面在地上摔个大字。

    好在他运功及时,顶住了后背上的那一脚力度,随之,就见林苏青比他先落在圆台上。

    “好你个林苏青啊王八蛋,我好意下来接你,你居然把我当踏板了你!”夕夜骂骂咧咧的上前去,作势要与林苏青先打上回合。

    怎料他刚走出两步,眼前突然变成一片浓白——“咦?”他回过头去看看,洛洛还在身后等待,再扭过头往前去:“啊呀?怎的还是白皑皑一片?”

    眼前仿佛突然生起了浓郁的白雾,什么也看不见,他用手挥了挥,挥散不去,只得用手拨着浓雾往前去,可无论如何向前全然是白茫茫一片,脚下更是如同踩在棉花堆里似的,软趴趴的,无论他如何往前走,总是一回头就看见洛洛,显示他一步也未曾前进。

    “难不成那个郭敏已经出招了?”

    夕夜疑惑着又往后退回,继而轻松一跃,回到了洛洛的头顶上,“洛洛,往后退一退,再高一些!”

    洛洛领命,当即照做。而这时原本已经退到了广场边缘,并在围成个圆圈时特地让出了洛洛为尾巴的学子们,见洛洛要动,担心被洛洛的尾巴扫到,特地再往边上躲了又躲,让出去更为宽敞的一片范围,容洛洛长尾逶迤,容她随意扫动。

    当夕夜与洛洛刚离开圆台,夕夜顿时又看得清圆台上的一切了——林苏青正与那郭敏对面而立。

    “咦?能看清啊?那方才怎的突然一团迷雾?”夕夜挠了挠后脑勺,“难不成谁施的障眼法?”

    这时,底下有不少人又在针对郭敏与林苏青的切磋而议论纷纷,传入了夕夜的耳朵。

    “郭敏搞这一出作甚?明知那是个凡人。”

    “就是,这有什么好比试的,输赢一目了然嘛。”

    “莫非有什么个人恩怨?”

    学子们各有各的猜想——

    “那凡小子长得似个娘们儿,郭敏该不是有龙阳之癖,正好他这口吧?”

    “哈哈哈哈哈~”

    无缘无故莫名其妙的猜测,也能引动哄堂大笑,也能引得大家信以为真。

    “照你这样一说,我觉得还真有可能是这样!你瞧郭敏看那凡小子的眼神儿都不对。”

    “我倒是觉得郭敏得不成,你们没看出那凡小子与那少年是一起的吗?”

    “对对对,放着那般撩人的美人儿不搭理,偏是与那少年眉来眼去,他俩肯定有什么。”

    洛洛的尾巴猛地一扫,只听底下呜呼哀哉,哎哟连天,又是一通惊慌的逃散。

    夕夜立在高处向下弯着腰看去,惺惺作态的笑着道歉道:“有失管教,抱歉啦~”

    没有那么多闲工夫理会那些污言秽语,夕夜甩身一坐,坐在化作巨蛇的洛洛的蛇头顶上,双腿挂在边缘于高空中闲荡着。

    三清墟前正殿下的广场之上,便见一根堪堪中指粗细的棍子高耸入云,支撑着一张圆台,圆台之上,有两名青年男子正在对峙。

    而在圆台的边上则有一头比圆台还高出两丈的赤红头颅玄蓝色身体的巨蛇,在巨蛇的头顶上,正闲散坐着一名看热闹的少年。

    于底下,圆形广场的边缘处,是一群巴掌大小的身影,密密匝匝,掎裳连襼[jǐ shang lián yì],他们围绕着广场挤着,人群团成一个圈圈,不过有一处被那条巨蛇的尾巴截断,便算不上成圆。

    “没想到,你很优秀。”郭敏眯着眼睛似只狡猾的老狐狸,“相比普通凡人来说。”

    “眼光不错。”林苏青微微笑着,接受了郭敏的表扬,“不过,你稍后再说这句话,也许会更合适,兴许还能有不同的心情。”

    “呵呵。”郭敏不以为然的轻笑,“要在这张台子上立稳并不难,只是……想一直立着的话,就有些难度了。”

    “没关系,你会一直立着的。”林苏青的笑容不变,仿佛是一张面具,看出一丝一毫的真实情绪,“我会帮你。”

    见郭敏眉头一跳,是没听明白,林苏青接着说道:“听不明白的话,不必多想,稍后自然就明白了。”

    “哼,无知凡人也敢如此猖狂!”郭敏再也忍不住心中的轻蔑,并突然被林苏青莫名其妙的话语激得尤其愤怒,那彬彬有礼的姿态顷刻荡然无存,“看招!”这一声,他原本就尖细的声音变得格外刺耳!

    不明白、不清楚、不通透,一无所知多么令人紧张!令人嫉恨!令人愤怒!

    只见郭敏点地而起,凌空张臂,手呈利爪,似一只雄鹰飞扑而下,与此同时他一双手的指尖,随即便续出力量,使得他的每一根手指都仿似一把杀人不见血的利刃。

    就在郭敏的利爪即将袭向林苏青时,突然,他感觉眼前一花,于眨眼之间,眼前的林苏青顿时不见了!

    郭敏惊讶,脚一落地旋即转身作防,却见林苏青此时正立在他方才站过的位置!

    只在一眨眼,林苏青便调换了位置?!

    可是……可是这个凡人分明一点灵根也没有,更没有半点功力,且见他身形瘦削,显然连基底也丝毫没有,他如何能做到……

    郭敏尚在惊讶之时,霎时!林苏青的影子又模糊了一刹那!

    晃眼的一瞬间,只见眼前赫然地出现了两个林苏青!不,三个林苏青,不,是四个、五个、六个……紧接着就见圆台的边缘上站了齐齐整整的一排林苏青,身形、动作、姿态、神情……一模一样!

    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