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一百九十九章 作弊(第一更)
    “你不是凡人?!”

    郭敏大吃一惊,质疑了自己的判断,但又迅速冷静回来,理智道:“不,你是凡人!你分明是凡胎*!”

    郭怒恼羞成怒,正欲再度出手时,刚一动手他骤然感到心口一紧,下意识回身一挡,只见身后俨然又是一排林苏青!

    “这不可能!”郭敏震愕,凡人如何会这样的术法?何况,何况这术法他从未见过!难道、难道是……

    然而,此时此刻,无论是在高空之上的夕夜和洛洛,还是在底下围观的众多学子,在他们看来——那圆台之上,郭敏与林苏青从先前到现在,依然那样面对面立着,谁也没有对谁出手。看ΔΔ书阁WwんW.『kan→shu→ge.la

    林苏青始终是双手负在身后,镇定的立着。郭敏却不知忽然受了什么刺激,神情一惊一乍的,手呈利爪作势出手,却时而向左打出,又时而向右打出,招招落虚,皆是空招。

    “郭敏这是怎么了?”底下的大伙儿们百思不解的看着。

    唯有孔戮先生,眉头紧蹙,且面色凝重。

    夕夜四处瞧了瞧,食指抠着脸颊思索着,蓦地豁然开朗:“哦!我知道了!方才的雾罩是小青青设下的!”

    他兴奋的捞起自己晃荡在空中的腿,盘坐在蛇头顶上,乐乐陶陶不能自已。

    “原来世间当真有这个?”他喜出望外,激动的一拍洛洛的头顶道:“洛洛你看吧!我就说小青青绝对不一般!”

    洛洛的眸子动了动,她其实早就察觉出她一开始的判断有误了。先前初识时,一眼看上去,林苏青的确是个凡人,但后来的接触过程中,她时常觉得林苏青其实不是凡人,因为她偶尔会感应到一点从林苏青身上散发出来的一点灵辉。

    寻常修炼者,很容易修出灵根,但想拥有灵辉可不容易。因为灵辉不易修得,除开小部分是与生俱来的,对于大部分修行者而言,唯有在悟透大道玄理之后,通过吸收日月之精华,才有可能修得,仅仅是有可能。并且,每失败一次,便只能重头来过。这其中很复杂,牵扯着诸多门道。

    而对于林苏青身上散出的灵辉,与其说是散出来的,倒不如说是泄露出来的。

    起初一两次时,洛洛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可是当她多次感应到后,她便确定了,的确是林苏青的灵辉。所以她早前便怀疑,林苏青在刻意隐藏自己的实力。甚至她怀疑,林苏青还在刻意隐藏自己。

    她一直在暗暗观察林苏青为何要这样做,然而至今没能摸索出结果。

    ……

    如是这般,看热闹的继续看热闹,有猜想的则各有猜想。

    片刻过后,倏尔听见圆台之上的林苏青,开口对郭敏说道:“这样吧,三招。三招之内,你能碰到我,便算你赢。碰到衣袍也算。”

    语气淡淡的,并不显随意,很温和也很有礼。除此之外,再品不出别的意味。

    这般言行与态度,顿时令原本准备着讥笑或是驳倒他的那些人不知所措了,怎的这样?若他多一分自信,便可以说他狂傲而不自量力;若多一分谦卑,便可以说他无能而虚伪作态……若多一分忧虑、若多一分踟蹰、若多一分怯懦、若多一分……

    没有,什么也没有。就那样恰到好处,无懈可击。

    郭敏亦如是,他没有多余的心思再去嘲弄林苏青,他谨慎的观察着围绕了一圈的、一模一样的、众多的“林苏青”,试图从中寻找出破绽,却无迹可寻,每一个都像是真的。

    底下顿时一片哗然,有猜测林苏青身份的,有重新讨论这场比试输赢的,也有讨论林苏青所使究竟是何术法的,也有猜测他们接下来的出招策略的……

    人多声杂,闹闹哄哄。

    郭敏怒火中烧,随即从腰间抽出一把软剑,注适合上自己的法力想林苏青出剑而去。

    软剑历来被誉为“百刃之君”、“诸器之帅”,百炼钢化作的绕指柔,使用极难,但杀伤力惊人!

    并且,天修院重术法,他们与天武院的区别便在于,天武院修为修在体术上,尤其凸显在力道与速度。而天修院主要修的是法术,可以通过法术加强武器与自身的实力,当然还与天武院不同的是,法术还有着许多不同的用途。

    而眼下,郭敏显然是将法术注入了兵器软剑之内。

    便见那——分明是剑,却软如绢缎,有着鞭子的极速,又有着刀剑的锋利。出手轻快敏捷,动如海上蛟龙,静若擎天之柱!

    用力屈之如钩,纵之铿然有声,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波。

    霎时,郭敏一剑绕住林苏青的喉咙,往回一收,利剑割喉,面前的林苏青顿时化作一缕淡淡的炎色烟雾化散。

    剑一击不中,郭敏气急败坏,手腕一抖,剑又成直弦,迅速袭向他怀疑已久的一个“林苏青”!

    然而就在那剑刚要缠去林苏青的喉咙时,郭敏的脚下突然刺出一把长枪!郭敏脚下一点当即收剑后退。只见那把长枪是从圆台底下刺出,他顿时气得咬牙切齿,愤愤不平的向圆台底下怒喝道:“比试切磋,岂有外援的道理!”

    “郭敏……这是怎么了?”底下的学子们看得一头雾水。

    在他们眼里,林苏青忽然往左边跨出了半步,而郭怒却在林苏青跨出半步以后,才突然出剑向林苏青原来的位置刺去,随即又见他出剑冲着左边空档处奔去,而即刻又退了回来。他们正看得云里雾里呢,现下又跑来冲底下没来由的吼这样一声。

    “莫不是原来脑子有病?”有学子揣测道,“这是病发了?”

    “不是”

    “啊芜先生!”学子们闻听声音,连忙转身恭迎来者——天修院掌院先生策。

    “拜见芜先生。”天修院的学子们齐齐抱拳俯首向其行礼。而天武院的学子们没有尊呼,只是抱拳行礼。

    这是三清墟特别的规矩,各院的学子只须尊各院的先生。

    当芜先生走上前来后,孔戮先生与他相视点点头算是彼此打过了招呼,而后便听孔戮先生对芜先生道:“你看。”

    四下顿时鸦雀无声,大家都在等待着芜先生与孔戮先生的下文,讲解圆台之上的郭敏究竟发生什么怪事。

    芜先生看了半晌,缓缓叹道:“看来……天瑞院,终于有学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