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二百〇二章 特例(第二更)
    其中一名落在郭敏的背后,一记刀掌劈在郭敏的肩颈连接处,郭敏顿时晕了过去,随即那名天武院学子扛起郭敏,跃下圆台,穿过人群,火速离去。Ω Δ看书 阁WwW.ΩkanΩshuge.la

    林苏青以余光瞥了一眼他们,得知去的是橘井仙翁处,是要去抓紧时辰去救治。

    藏在树梢上的狗子打着慵懒的哈欠,原本左爪爪搭在右小爪爪上枕着,现下枕酸了,便换了个上下搭着,自言自语着:“孔戮反应虽慢了一些,但还是心地仁厚的。”

    俄尔翻了个记白眼,鄙夷道:“那芜老咬虫怕是早就看出来了,只是不想要这名疯癫的学子了,故意放任他自戕吧。哼,皮里春秋空黑黄。”

    “咦?怎么就走了一个?”

    狗子原本还想多剜酸几句,思路突然被夕夜的声音打断了去,它循着夕夜所言往圆台一看——诶?果不其然,方才一同飞上圆台的两名天武院的学子,确实只离开了一名去送郭敏,此时还留了一名在圆台上。

    只见那名学子面相是双目怒瞪,眼球凸出,体形生得魁梧且格外雄壮,看上去甚是威猛。

    “哟!莫不是还有好戏可看?”夕夜兴致勃勃地往前挪了挪屁股,坐在蛇头的更边沿处。

    “在下天武院学子平达。”他自报家门,阐述留下的目的,“听先生说你会使幻术,特地前来领教领教,如有失礼之处,还请林苏青兄弟多多包涵!”

    平达正言厉色,随即抱拳又道,“既是比试切磋,你我便点到即止吧。林苏青兄弟!请!”

    语罢,他便拆拳相应,摆出架势准备接招。

    这般情形倘若是放在凡间,那么单单瞧着外形,似乎就能辨出输赢,毕竟……林苏青的大腿都远不如平达的小臂粗。这还能有什么打头?

    不过,这毕竟不是凡间,谁也不是全拼力气。

    夕夜悠哉乐哉的看着热闹不嫌事儿大,煽风点火的嚷嚷道:“平达兄弟,你有什么遗言还是先交代下吧!”

    平达抬眼瞟了夕夜一眼,满不作搭理,且丝毫没有因此而粗心浮气。饶是夕夜将话挑得如此险恶,他也视若无睹,置若罔闻。看起来他十分耐得住性情,更重要的是,此足以看出,平达的意志力很强。

    林苏青单只手负在身后,端在腰前的手抖了抖袖子,和气笑道:“不了,在下还要赶去天瑞院吏司处登记名册,就不耽误诸位争榜排名了。”

    说着他冲平达拱拱手,接着又向四下围看的学子们拱拱手,以示歉意:“预祝大家争榜顺利。”

    平达当场一愣,怎么着?瞧不起他?不同他比?还是说觉得他太弱,不想伤他?

    遂提醒林苏青道:“午时三刻将过,等你赶去吏司处三清墟已然截止报名考试,你即使要入三清墟,也只能取代郭敏的名额去天修院了。不如留下同我先比出个高下!”

    林苏青抬头看了看天色,仔细辨认了一番时辰,还好,还有一点余地。

    虽然心里在掐算着时辰,有些着急了,但面上他依然一派从容的模样,道:“天修院在下就不去了。”

    怎料随意的一句话,乍然激起了底下一通愤懑。

    在天修院学子们看来,这俨然是瞧不起他们!

    倘若是先前那名少年如是说说便也罢了,可是这句话从他一介凡夫俗子口中说出来,如何听来都只觉得刺耳!

    “你有什么资格瞧不起天修院?”有学子举剑冲圆台之上的林苏青质问道。

    “不过是靠虚幻之术赢了一个郭敏,你安敢如此猖狂蔑视我等天修院学子!”

    “无知凡人!就是猖獗!”

    怎的顿时成了众口之矢?这的确是冤枉。林苏青的原意就不是去天修院,如实相告怎的就成了猖狂?怎的就成了“瞧不起天修院”?这是什么逻辑?

    平达看了看底下愤怒而攒动的人群,不与他们起哄,而是有一说一道:“你就是去天瑞院也不成,天瑞院的掌院先生云游三山五岳已有数百载,几百年不曾归过三清墟一次。你就是今下入学了,也没有先生管你的课业。何况,你就快错过报考时辰!”

    在平达说着时,只听一声长啸,天边忽然飞来一只四尾玄鸟。它周身漆黑如墨,眸如宝石璀璨,绕着圆台盘旋数圈后,期间时有鸣叫,声音破空响彻云霄。

    随即玄鸟扭头向下飞去,它降低了自己的高度,停驻在孔戮先生的面前。

    它的眼眸眨了又眨好似在交代着什么,接着便又是一声长啸,之后那只玄鸟便朝三清墟正殿那方飞走了。

    “林苏青——”

    玄鸟方刚离去,孔戮先生忽然扬声喊道。

    突然出现的玄鸟,以及天武院孔戮先生的这一声,学子们不由得讶异,又是一番窃窃的揣度。

    即刻,便听孔戮先生高声道:“你通过考试了!”

    “通过了?”底下是异口同声,几乎人人都在质疑,林苏青未曾去吏司处报名,也未曾经受试炼,怎么就痛过了?只因为他赢了郭敏?

    可是他要考的是天瑞院,就算因此算他武试通过,可是天瑞院那难于上青天的文试他也尚未去考,怎的就算他通过了?

    不说是他们,连林苏青自己都惊住了,他还不曾去参加考试,就如此轻易的通过了?!

    虽说是值得高兴的事情……可是……可是为何……为何他总有一种不妙的感觉……

    倏尔便听孔戮先生郑重其事道:“有尊者的旧友来访三清墟,为你请了特例,因此,特许你免试入学。”

    “免试?!”底下顿时炸开了锅!

    三清墟学子多的是身份不一般的世家子弟,有些甚至与天帝有着亲属关系,若要论身份尊卑,甚至还有西王母的亲侄子在籍!

    可是大家无一不是凭着真才实学,凭着自己的努力,脚踏实地的考入三清墟的!

    三清墟的试炼与竞争何其残酷,谁不是一路枕戈待旦,日昃忘食[rì zè wàng shí],置自身性命于不顾而浴血奋战拼将上来的?

    凭什么他林苏青就可以凭借一层关系,使三清墟的尊者们为他开放特例,准许他免试入学?

    自三清墟创办以来,何曾有过“免试”的特例?又何曾因为谁的旧友相托,就开放如此不公不正的先河?

    换言之,大家研精竭思也不得其解,尊者为何要自破规矩?这免试入学的特例难道不是给三清墟蒙羞?这难道不是在摧垮三清墟在三界之中的地位?

    一旦因林苏青开启了这样的先河,那今后岂不是但凡有谁想入学三清墟,而自身实力又不合格者,都大可以不必以身犯险的去经过试炼,去参加考试,而是干脆直接托着关系行免试特例?

    “先生!这不公平!”

    “对!不公平!”

    “先生!这样岂不失去了三清墟原本的立场?!”

    “先生,断不能给那林苏青免试!”

    “我们反对!”

    “反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