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二百〇四章 奇了怪了(第二更)
    “其中或许有些误会,原本是郭敏兄弟邀战,并非我要与他争夺。Δ』看Δ书』Δ阁Ww W. КanShUge.La”

    “哦,这样啊,我来得晚,不知道你们怎么回事儿。”平达愣愣的说着,分明是他理亏了,但那张脸叫人看着很是理直气壮,“那我邀你一战,你为何不应?!”凶蛮得很。

    “这……”林苏青面上始终谦和,心中十分困扰,可谓是秀才遇见兵了,他想了一想,干脆说道:“我原本无心争榜,却在无意之中已然争出了一个名次,这个名次我很满意,就不继续争了。”

    平达一根筋犟似牛,为了不给平达再纠缠的机会,他连忙招呼夕夜道:“夕夜。”

    夕夜一喜,按着蛇头就跳了下去,欢喜地凑到林苏青边上,冲着平达摩拳擦掌,跃跃欲试道:“我帮你打他?”

    林苏青泰然而道:“不打。”

    “啊?”夕夜讶然,“不打?”

    “走吧。”

    “哦。”夕夜瘪着嘴角,走时扭过头依依不舍的瞅着平达,满眼之中都是殷切的期盼,期盼平达能看懂他眼神里的意思,留他一留……然而平达盯了他半天愣是没看懂。

    “木头!无趣!”夕夜负气道,“白长了那么大眼珠子。”

    还以为又有热闹可瞧,还以为又有架可打,哪里想到什么也没有,他很是失落,顿觉妖生无趣。

    见他一副怅然若失的模样,林苏青轻轻一笑,认真对他说道:“你若不嫌今后时刻被关注着一举一动,不嫌有诸多不便的话,你就比吧。”

    “啊?”夕夜一听,蹙着眉头既嫌弃又讶异,“难道我上个茅房他们也要看我拉的是圆的扁的不成?”

    “谁知道呢,或许会,或许不会。”

    “不好不好,我好不容易跑出来了,我可不想再时刻活在别人的眼皮子底下。”夕夜连连摆手,可是转念又想到,“那我不拿前几名,我就赢几个过过瘾成不?”

    “可以啊。”

    夕夜一听林苏青的回答,顿时眼前一亮,正要笑嘴还没来得及咧开呢,就听林苏青又说道:“不过,你我都还没有去吏司部报道,你可以不在意,但我必须要去,就不能陪你玩了。”

    如果有耳朵露在外面,夕夜的耳朵,此时定然是如霜打的茄子般耷拉着的:“洛洛……”召唤得心不甘情不愿。

    洛洛听令,即刻便伸过头来,将身子压低了许多,使得头顶与圆台齐平,等待他们上去。夕夜一边往前走,一边不时的回头看向平达,特别是平达那巨大的块头,实在太诱|人了,忍不住就想去揍他一番,遂走得是一步三回头。

    再回头时林苏青已经走到洛洛的眼睛前边了,夕夜赶忙追赶两步,凑到林苏青跟前打着商量道:“要不再打一局?”他伸着一根食指使劲儿的比划,“就一局。”

    “你打吧,我要先走了。”

    夕夜见如何林苏青都不同意留下陪他,他一赌气,气鼓鼓地跳上了蛇头,看着还在圆台上没有上来的林苏青问道:“为什么不打了?反正你已经通过考试了,报道也不急于这一时。”

    说完他一屁股坐下,抄着膀子盘着腿,一脸的不高兴,明俊的脸鼓成个气包子。

    “待会儿告诉你。”林苏青看他一眼,一句也不劝,直接吩咐了洛洛,“洛洛,送夕夜下去。”

    夕夜一听是送他下去,不是一块儿下去,连忙问道:“那你……”谁知话音刚起,林苏青忽然不见了,“呢?”

    “不见了?!”他大吃一惊,腾地站起来,到处张望,“人呢?”

    他一手叉着腰,一手成个小斗篷遮挡在额前,远眺着底下人群:“洛洛你看见小青青去哪儿了吗?”

    洛洛转动着泛着蓝光的眼球,并缓缓的转动头部,居高临下的搜寻着底下,恍然一眼,果然看见了林苏青,只是,竟不知何时,林苏青居然已经在底下了!

    “回禀少主,林苏青他……他在先前所站的位置……”

    “原位?”夕夜朝圆台之上看去,可还是只有平达那个傻愣子在诧然的瞧着他们,“没有啊。”

    “少主……是在底下……与郭敏交手上来之前的为之……”洛洛不知该如何表达,因为她难以置信,因为她觉得说出来夕夜也会难以置信,说出来还有些跌面子,因为她与夕夜方才离林苏青那般近,竟然谁也没有发现林苏青的行踪……

    “底下?!”夕夜果然一惊,旋即望向先前与郭敏起争执的地方——果然!林苏青果然正站在那里,正眯着眼睛抬着头望着他们。

    先前与郭敏起争执时,是在人群堆里,但是因为洛洛化为蛇形时,学子们为了避免自己被伤到所以纷纷退散过的缘故,现在那里只有林苏青一人。

    他在人群的最前方,就在洛洛的“脚”边上,兀自立着,渺小得不起眼,此时却格外的扎眼!

    夕夜意外得目瞪口呆:“不是吧?”

    “夕夜。”林苏青朗声冲他道,“走吧。”

    “还真是小青青?!”夕夜大吃一惊,随即眼神放光又是一喜,等不及洛洛渡他下去了,他顺着洛洛的后背往下一溜,一溜烟地滑了下去,落下时急急刹住脚,蹦下去时往前窜了两步,一个猛子杵到林苏青跟前,满脸的不可思议,连连发问。

    “你一直在这里?”叫他如何相信,他回身指着圆台之上,“难道方才上面的一切都是假的?连与我说话的那个也是假的?”

    忽然又摸着后背:“可是我清楚的记得你踩了我一脚,就在我后背上,这里!”

    说着就转过身去,背朝林苏青,扭过腰指给他具体位置——那个方才被他当成踏板踩过的位置。

    没有在衣裳上留下脚印,但夕夜清楚的记得那一脚的感觉,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对待过他,而且是实打实的踏下来的,若不是他即使抵住了,险些摔得扑伏在地上!不可能是虚幻的!

    “你是几时下来的?在我说话的时候?”夕夜又问,“还是说你其实一直就没有上去过?可是你踹我的那一脚又算怎么回事?还有啊还有啊,那个雾阵是你设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