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二百〇八章 夕夜的执念2(第二更)
    “夜儿长大了。”来者伸出宽厚的大手,温柔地**着夕夜的头顶,很温柔,却没有温度。夕夜还在认真去感受这不曾有过的体验,被父君摸头是这样的感觉吗?是这样吧?

    便听头上的声音说道:“夜儿大了,当立夜儿的母妃为后了。”

    夕夜一愣,不知为何,左边眼睛的泪水突然夺眶滑落。

    “册立了帝后,也要立夜儿为储君了,以后夜儿便是新的帝君了。夜儿,你想不想做储君?”

    不知为何,两只眼睛的泪水都不受控制了,如断了线的珠子,不停地往下落。

    五叔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五叔说,男儿再多苦打碎牙也只能往肚子里咽;五叔说,男儿要像一座山那样沉稳……五叔说……五叔说……

    夕夜再也忍不住,遽然失控地扑向来者的怀中放肆嚎啕起来,去他大爷的有泪不轻弹,去他大爷的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去他大爷的要像一座山,去他大爷的,去他大爷的,我就要父君!就要父君!

    “父君!”夕夜哭得涕泗滂沱,好多好多的委屈想说,却都变成了泪水。

    不曾这样哭过,连幼时也都只是彤红着眼眶,怎样都忍得住。不知为何……不知为何……

    肩背上那只宽厚的大手,越是轻轻地拍打,他就越是想哭得厉害。不知为何,不知为何……

    幼时便自以为成熟,却在成熟时,忽然感觉——自己只是个孩子。

    不知为何。

    ……

    夕夜扑在来者的怀中哭了一阵,突然就止住了哭声,抽噎了两下,便不哭了。

    “夜儿怎么了?”来者察觉夕夜的变化,便不拍打他的肩背,而是揽着他问道。

    夕夜想了想回答道:“没,没什么。”只是忽然觉得已经四五百岁了,不该是小孩子习性了。

    来者拍了拍他,将他从怀中扶起来,道:“夜儿,随父君回去吧。”说罢,便拉着他的手往前行去。

    夕夜被牵着,无意识地跟了两步,便戛然止步,心中竟有些犹疑,有些拿捏不定……回去?回去吗……

    之所以出来,是希望父君来寻他,之所以想让父君寻他回去,是因为能看见父君,能和父君在一起。

    见他不走,来者回过身,和蔼道:“夜儿大了,回去便是储君,今后是帝君,夜儿随父君走吧。”

    听着有道理,夕夜动了动脚准备继续走,却又停下。

    “夜儿怎么了?”

    “父君……”

    明明都是期待已久、渴盼已久的事情,不知道何故,他突然有些不想走。

    “夕夜!”林苏青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

    小青青?!夕夜脑子嗡地一声震响,一对毛绒绒的耳朵登时半从头发之间窜出来,在头顶上立成个三角。

    “夕夜,你怎么了夕夜?!”声音很平和,是林苏青平常说话的调调,可是……夕夜的耳朵颤了颤,却听出了一丝焦急,一丝担忧,一丝不知所措……

    这对于总是刻意敛着自己真实情绪的小青青来说,一丝的表现其实是已经很多了。

    “小青青?!”夕夜脱口问出话来,可是左顾右盼,张来望去,哪里也没有林苏青的身影。

    “夜儿,你怎么了?”来者又问他。

    夕夜记得来者问过他好几回“怎么了”,起初觉得是来者在关心他的情绪,可是一对比林苏青的问,总觉得哪里不一样。

    “夕夜!”林苏青的声音再度响起,只是两个字,只是叫着他,但是听起来都截然不同,夕夜不自觉地就撒开了被来者牵着的手,双手呈喇叭扩在脸前,一边喊一边在四周转悠着寻找:“小青青——你在哪儿?我听到你了!”

    “夜儿,同父君回去吧。”那来者忽然出现在夕夜的身后,拉着他道,“你出来说久也不算久,外面的世界很险恶,真心假意你还小,也分不清,同父君回去吧。”

    因为是父君,所以这样一说,这样一拉,夕夜便顿时作罢了,便被父君拉着往前走,可是耳朵却耷拉着,有些氐惆。

    随着那来者拉着他往前行,他们身后的事物便逐渐的,像在悄悄地追赶着他们的脚步似的,慢慢地变得模糊,最远处,更是变成碧青色一团混沌了。

    不知不觉间,夕夜的尾巴也藏不住了,露了出来,垂在身后跟着,他没有注意到,只感觉越来越疲惫,上眼皮与下眼皮仿似卿卿我我,一合上就不愿意分开。

    他感觉昏昏欲睡,仿佛一闭眼睛就能立刻睡得熟透了去。

    随着困倦之意袭来,夕夜的脑子也变得混沌不清,身体仿佛只是一具行尸走肉,在下意识地往前走着罢了。

    一边走着,一边头脑发沉,几欲放弃挣扎就势睡去,一边听着父君温和说道:“回去,封夜儿做新的帝君……”

    “夕夜。”

    林苏青的声音一出,夕夜猛地一个激灵醒过来,他惊诧地看着眼前正牵着自己前行的男子的背影,茫然地看了好一会儿,突然刹住脚步,不走了。

    那身影转过来,还是那般高大雄伟,令夕夜仰起头也看不清他的面庞,像隐在水雾里似的。

    “夜儿,怎么了?”

    便又是这样问他。

    “夕夜,你怎么了?”林苏青的声音也如是响起,也在问他。

    听起来……明明说的是一样的话,可是却总觉得哪里不一样,这感觉说不清楚,但就是觉得不一样。

    夕夜耷着耳朵垂着尾巴低着头,看着自己手中所拉着的父君的手:“父君……”

    考虑再三后,他说道,“父君,夜儿不回去。”

    “夜儿为何不想回去?做新的帝君不好吗?”

    夕夜看着自己手中的那双宽厚而巨大的手,那手没有一点温度,尽管如是温柔的牵着他,可是他的心里却感受不到一点温暖。

    “回去……”他喃喃说道:“……又是四四方方的天,四四方方的地,井井有条的王宫,一丝不苟的规矩,和循规蹈矩的祈夜……”

    “夜儿你在说什么?”

    “父君……”夕夜顿了顿,想了又想,而后说道,“夜儿喜欢现在的自己。夜儿不想回去。”

    话音落下,夕夜默了默,半天等不到头上有回应,他抬头一看,谁知!那雄伟魁梧的身影正化作了光晕、化作了碎片,化作了粼粼的光点……正在逐渐消散……

    夕夜瞪大眼睛看着,眼见着越散越快,已经只剩下一只臂膀,已经消失了肩膀、消失了胳膊、消失了小臂、还剩手腕、还剩手指、还剩……

    “父君!”夕夜着急,一声大喊,猛地打了个寒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