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二百一十三章 我要杀了你!(第一更)
    他听得手里的动作一顿,这个幻境委实厉害,竟然无需试探和捕捉,就知晓了他心中的渴求。

    他渴求见到母亲,他希望能够回去。而这些愿望,幻境都在这里帮他实现了。

    “不了,娘既然来了,咱们就在这边安家吧。”明知道都是假的,却还是想当作真的。

    “不回去吗?”

    “儿子已经回不去了。”

    他轻轻地涤着湖水,看着那漾开的层层涟漪怅然出神。他的确回不去了,因为,他已经不能在原来的世界里过着普通而坦然的生活了。他用了很多年才明白过来,其实一切从他来的那一天起,就已经回不去了。

    “你有什么打算吗?”老妇人问道。

    他目色深沉,回答道:“且走一步看一步吧。”

    也不全是回答老妇人,也是回答他自己。他会幻术,因此他知道,幻术和幻境的本身,是虚虚实实,真假参半。有真才有假,所以……他直觉,这个幻境应该会关联一些事情,譬如,到目前为止,除了事物和人物是假的,其他一切都是真的。而这个幻境,并非寻常那样被动生成,不是跟随着他的意念而进行转变,而是在主动转变,从而主动的勾动他的意念,令他呈于被动一方。

    那么如此,假使他能耗住,或许能够使这个幻境牵扯出别的什么来,兴许会牵扯出他目前还不知道的事情……

    罢了,顺其自然吧。

    倘若正如夕夜所言,会有生命危险,那也等危险自己先来吧。

    林苏青打好水,起身后头有一点晕,他正要转身回去,突然听到一声闷哼,霎时惊觉不妙!他旋即转身

    只见二太子手持利剑,刺穿了老妇人的胸膛!只见鲜血从伤口的浸出来,围绕着剑刃透出一片殷红……只见二太子一脸轻蔑的看着他……

    林苏青惊怔,手中的树叶和水泼洒了一身,可偃月服不沾污秽,它们全都滑落,在地上散得无影无踪。正如他一直以来的幻想,瞬间破灭。

    “娘!”

    林苏青大喊着几乎是扑着跪着跑上前去,他跪下来,捉着老妇人的胳膊使劲摇晃,试图晃醒她,“娘!娘!”

    明知是假的,可是、可是情不自禁,明知只是幻觉,可是仍旧难过,还是心痛。

    理智与情绪交错、矛盾,一样也难以控制。他的心在绞痛着,理智告诉他,幻境罢了,他情绪愤怒着,理智告诉他,这个幻境是有暗示的。

    似有两个灵魂在体内拉扯,似太阳突然分成两半,一明一暗。

    许久,他难过了许久,愤怒了许久,纠结了许久,矛盾了许久……终于缓了过来。

    可是愤怒难扼,他瞪着通红的双眼,瞪着二太子,拧着眉头狠狠的瞪着,带着愤恨,带着难以置信。

    “你为何要杀她?”如若真的有暗示,有指引……

    孰料二太子当即抽出利剑,于手中潇洒地挽了一个剑花,才负剑立于身后,仿佛一剑杀了林苏青的母亲令颇为愉悦。他唇角一勾,不屑的嗤笑道:“试一试剑罢了。”

    “试剑?”多么荒唐的理由,“这可是条人命!”

    “人命?”二太子笑笑,“呵,人命罢了。”

    林苏青站起身来,抬袖揩去了眼角即将坠下的泪水,愤懑的质问道:“我知道这里是幻境,但真假相应,其中必然有什么指引,你告诉我,你为何要杀我娘?”

    说着说着他便忍不住吼了出来,倒不是冲二太子吼,而是冲着三清墟吼,因为这幻境是三清墟所设下的。

    “你们不妨直说!为何要杀我娘!”

    二太子嗤之以鼻,冷笑道,“既然一切都是假的。”他将剑一扔,恰是扔在林苏青的脚前,随即他敞开双臂,无所谓道:“那你不如杀了我报仇,以泄心头之恨。”

    林苏青喃喃道:“杀了你……”

    他方才的确气恨得想杀了二太子,即使打不过也要以命相搏,可正因为他明白只是幻境,他才忍住了。

    然而忍住,忍耐并没有减少他对因此产生的愤怒与恨意,因为他的思绪在告诉他这可能意味着二太子的确会杀了他的母亲……

    “怎么?不敢?”二太子负手而立,蔑视着林苏青,随即他一脚踢倒了死去的老妇人,顺势踢开了那张小凳子,而后上前一步,踩在那老妇人的脸上,邪肆地勾着嘴角,碾了碾脚底,视人命如同玩物。

    他微微蹙了一下眉头,用脚碾着老妇人的脸,挑剔道:“硌脚。”便又是一脚踢开了。

    林苏青的拳头越攥越紧,他提醒自己这里是幻境,可是愤怒,可是恨意,似熊熊烈火,他越是克制,火势便愈发旺盛。

    他引导自己保持理智这里是幻境,都是假象,是三清墟在测试,是在故意挑衅,都不是真的,真正的他立在玄色石碑前,周围是广场……

    可是思绪又在牵引着他不停地往别处想去这其中定然有着什么隐示,这其中与真实必然有牵连,可能是已经发生的,可能未来会发生的……

    “呵,你很能忍啊。”二太子说着上前一步,手一伸出,那把利剑便自行飞回了他的手中,他漠然道:“那便叫你瞧个痛快吧。”随即便对林苏青施了一记缚术,令林苏青动弹不得。

    二太子的嘴角所挂着的笑意令人悚然,林苏青惊觉不妙,怒喝道:“你想做什么?!”

    话音未落,霎时便见二太子一剑刺穿了老妇人!而后他啧啧嘴,又摇了摇头,仿佛对这把利剑入肉的声音不太满意,随即又连刺几剑,试着那声响,而后他划破了老妇人的肚子,挑出肠胃,悬挂在剑端,指到林苏青的眼前。

    “好看吗?”他问道,神情暴戾恣睢。

    “你!”愤怒与悲痛令他说不出话来。他竟只能眼睁睁看着?

    这还是他所认识的那个二太子吗?如果是,那二太子为何要杀了他的母亲?

    脑海中纷乱如麻,叫他失魂荡魄。

    俄尔,二太子一记响指,招来一群秃鹫,他将剑一落,恰是插入在那老妇人的尸体之上,定住了她的喉咙。秃鹫们见势落地,当场开始撕扯起老妇人的尸骨,它们食她的肉,剥她的骨,争抢着她的脏腑,追赶着她的眼珠。

    “如何?”二太子侧目看向林苏青,挑着眉头戏谑地笑问他,“好看吗?”

    “我要杀了你!”愤怒,愤怒到极致使林苏青的大脑一片空白。

    血腥刺激了他的神经,刹那只想到了杀戮。

    亲人的面孔,反反复复的刺激着他紧绷的神经的极限,亲人的躯体,被暴力践踏,惨遭蹂|躏。

    仇恨,只剩下仇恨,只剩下杀意。

    仇恨在蔓延,杀意在疯长!

    士可杀不可辱,你可以杀我你可以剐我!但你绝不可以动我的亲人!尤其的我的母亲!

    “我杀了你!!!”林苏青恨得咬牙切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