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二百一十五章 碎了这块石碑(第一更)
    三清墟正殿前,狗子正冲着林苏青大喊,试图将他的神智喊回来:“林苏青!你千万要保持清醒!不可慌乱!你自己本就是修习过幻术,可不能被幻境骗住啊!”

    夕夜也着着急得很,他越看林苏青的神情他越觉得不对劲,有一种极为不详的预感堵在心头尖。于是他连连后退出几步,与那玄色石碑拉开一阵距离,对狗子道:“狗子你让开,我要砸了这破石头!”

    “就凭你?要砸了这块天石?”狗子斜了他一眼,但没功夫同他多扯,它现在一心牵挂着林苏青的选择,于心中不停地念叨着,也算是祈祷着。

    “我是不行!但它可以试试!”夕夜说着一举手,召唤出他那把特别的弓来,依旧是那般锋利闪耀着寒光,依旧牵动着空气中的磁场擦出无数丝丝缕缕的火花。

    “你该不会不认得它吧!”夕夜横眉冷目,却龇着牙笑得一脸斜气,“这可是我父君的法器!”

    狗子当然认得,那是妖界祈帝一战成名的法器,它名曰极乐,传说祈帝用极乐弓以全力射出一箭,箭的速度之快与威力之猛,能够逆转时空。

    上回在开心小栈外,当夕夜用极乐射姑获鸟时,狗子就看见了,但他只是意外了一下,便不觉得有多么的吃惊,虽然极乐是祈帝的法器,但夕夜是祈帝的独子,老子传儿子,它自然没什么好意外的。

    “看来你认得。”夕夜以自身力量续成了弓弦,后腿一步跨成弓步,稳住了下盘,冲狗子道,“既然认得还不快过来帮我!”

    狗子想了想道:“我过去也没用,仅凭你我无法使它逆转时空。况且,即使逆转了时空又能如何,林苏青还是要通过这块石碑录入学籍。”

    “谁说要用它逆转时空了,我要用它打碎这块破石头!”

    夕夜说着已经拉开了弦,并用力量续出了一支比前几次更为细,箭头更为锋利的箭,使其更利于冲锋。

    他紧盯着那块玄色石碑,横眉冷眼道:“天石又如何,没有女娲的灵力,它不过是一块普通的天石而已。”

    “你想打便打,我不拦你。但你有没有考虑过后果?这里可是三清墟,这可是三清墟的试魔石,而你是妖界的帝子,你的身份可代表着妖界。”

    “我代表不了妖界。”

    “那只是你的片面认为。在外界的眼中,你的一举一动你必须要掂量清楚后果。否则,谁若有心杜撰点什么出来,你可曾想过那将意味着什么?”

    “那又如何!谁知道我是不是父君亲生的!”

    “你!你个浑不吝!平时脑子挺灵光,怎的关键时刻不开窍!”狗子原本好意劝说夕夜,怎料他蛮横不讲理,顿时被他气得骂都骂不动了,转而道:“有你这样自己骂自己娘亲的吗?”

    “我不管!我要小青青活着!”

    “那你自己要打便打,别扯上我同你背罪。”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计较背不背罪的事儿?我告诉你,小青青若是回不来了,我就把你打了炖汤!话我撂这儿了!”

    “你打不过我。”狗子懒得再同他磨牙。

    “那我叫我五叔打你!”

    “你五叔不会因为你的儿戏来得罪神域。”

    “那我就召集全天下的狗子!全都染成你的毛色,召集大精小怪变成你模样!我叫他们顶着你的名头到处为祸!叫你追风战神的威风再也回不成过去!叫你身败名裂!”

    “你这是胡搅蛮缠!”这下可把狗子真惹生气了。

    “我不管!我就缠了!你自己选吧!帮是不帮!”

    “我选你个大倭瓜我选,我选什么选!再说了,林苏青是你的结拜兄弟,又不是跟我结拜的,他若是回不来,首要不是你去殉义吗?!”

    “那也要先收拾了你这个看热闹不帮忙!”夕夜刁天厥地,一张明俊的面孔透着凶悍的兽样,他冲狗子龇牙吼道,“还不快来帮忙!”

    “谁是看热闹的了!”狗子气急了,哪管他,登时龇牙咧嘴,当即就吼了回去。饶是一把童音稚声稚气,此时却格外有气势。

    “行,要我去帮你也行。”它道:“但我问你,你想没想过三清墟的老家伙们在这块石头上究竟设过哪些阵法?倘若外力强行将这石头打碎了,那对林苏青有没有影响?你想过吗?把你想过的说出来,来,你说出来。”

    夕夜登时就慌了,他何曾想过这些,他只是着急想救林苏青出来,因为他亲身体会过那幻境的厉害,那里面的一切实在太像真的了,不知不觉就会没了性命。正如狗子所言,丢了魂魄成为只剩呼吸的死肉……

    他不希望林苏青出什么事情,可是、可是现在除了打碎石头他想不出别的法子。

    夕夜心慌意乱的想来想去,忖度良久,他看了一眼神情愈发怪异的林苏青,一咬牙道:“我不管!我想不出别的发法子!”

    “少嘴硬了!你不管也得管!”狗子叱道,“收起你那副骄子作派,我才懒得惯着你!既然你要耍小孩儿脾性,那我也警告你,倘若林苏青因为你的一箭而射出个什么三长两短,我丹穴山定然要把你吊在山头上昼夜轮着打!连耗子路过也要顺势咬你几口,叫你亲爹都不愿来赎你回去!”

    “你!你才浑不吝!”夕夜一口气堵在胸口,气得回不上来。

    “那你自行斟酌吧!”

    狗子懒得理他,随即转过去,专心凝神的观察着林苏青,它摸不透这块石头上到底有哪些阵法,只怕出手会雪上加霜,实在不敢轻举妄动,只能盼着林苏青能够自己化解掉幻境。

    不知为何,狗子始终感觉当林苏青进行测验时,他所触动的阵法远远比夕夜测验时要多的多,并且阵法的威力也厉害得多。

    按理说,这块石碑会触动的阵法,往往与测试者本身所注入的灵力有关联,灵力越强,则阵法越强。

    可是林苏青所注入的灵力是他后天重新修行出来的,比之夕夜,那他是沧海一粟,微不足道……又如何会触动更为厉害的阵法呢,竟是连他这个本身就修行幻术的修习者都走不出来。

    按理说,他应该是最容易通过测验的,如果不是他的特殊身份的话……莫非……他触动了与他身份有关的阵法?

    那就应了狗子先前的担忧了——林苏青,你可一定要想清楚再做决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