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二百二十四章 蛛丝马迹(第二更)
    “不能。”林苏青面不改色道,“当你有资格与之谈判时,届时你自然会知晓,现在告诉你,于谁都不利。”

    叫他如何告诉夕夜其实是因为天帝怀疑他是祸患,所以要除他?

    估摸前一句刚说,夕夜立马就要问他天帝为何要怀疑他是祸患。然而,恐怕就算他解释了夕夜也不会信的,接着一定会逼着他证明。

    可……他如何证明?

    证明不了,那么夕夜是不会信的,甚至反而会认为是他又在编撰什么谎话。

    夕夜见林苏青三缄其口,气得眉头拧成了一个疙瘩,瘪着嘴角一脸的不悦。俄尔他一扭头道:“绕来绕去的,我一样也没听懂。”

    林苏青笑笑,道:“你少来套我的话,我说了现在不能说,就一定不会说。”

    夕夜叉着腰很不服气:“好啊,那你说,我要到什么位置,才能与那个要杀你的谈判?”

    “妖界的帝君。”

    “哈哈哈哈哈!!!笑话!就凭你?”夕夜顿时捧腹大笑,边笑边道,“我五叔仅仅想让我父君立我为储君,想了多少招都没有成功,你倒是狮子大开口,张嘴就是帝君?哈哈哈哈哈!小青青,我瞧你不是这样目不见睫之人啊。”

    “谁说非得祈帝立你为君才行?”林苏青泰然笑道,“他不给,我们可以抢。”

    夕夜一愣,笑声戛然而止。他蹙着眉头,莫名有些忧心忡忡,看了林苏青半晌,而后他缓缓地、谨慎地走上前去,小心翼翼的抬起手,以手背试探着林苏青额头的温度……

    “我瞧你也没发烧啊,怎么脑子就坏了?”

    “这不难。”

    林苏青说着,眼尾扫了一眼洛洛。只见洛洛的眸子始终垂着,像是在看着略高于地面的地方,又像是哪里也没看,她的神情岿然不变,委实猜不透。

    “洛洛,这件事你就当没听见吧。”林苏青抚下夕夜的手,转身故意对洛洛说道,“且让他先试一试,就算是不成,也算是另一种形式的磨练和成长。”他其实希望洛洛把这件事带给妖界的祈帝。

    洛洛闻言,眸光不动,冷冷说道:“痴人说梦,儿戏罢了。”

    “就是就是,我父君的地位岂是说能撼动就能撼动的?”夕夜轻轻拍着林苏青肩头道,“小青青,你怕是不了解我父君。我父君只是不爱战事,尊和为贵,他可不是不能战啊。”

    “我知道。”林苏青微微笑着,一派胸有成竹的模样,“我们并非要同他硬打。”

    “你不是说抢吗?不打还能如何?”

    “以后你会知道的。”

    “嘁,又是这般讳莫如深。”夕夜不屑道,“你少在那里异想天开了。你可有听说自我父君即位以来,三界之中连天帝都畏着我妖界三分?”

    林苏青若无其事道:“我知道天界还畏着许多事,不止你父君。”

    “咦?还有什么?”夕夜兴致勃勃,眼神发亮,“天界已经这般怂了?”

    狗子实在是忍不住了,当即起身插话道:“林苏青,我看你不必对牛弹琴了,他不过是个小屁娃子,你同他讲这么多高深莫测的东西,他听得明白才怪嘞,还不如早点修习明天去看他们打榜。”

    “怎么了?你听明白了?”夕夜盯着狗子质问它,“那你说说,小青青说的都是什么?”

    狗子瞟了他一眼:“我也没听明白。”

    “那你好意思说我?!”

    狗子随即道:“关我什么事儿,又不是我要争权夺位。”

    “那你凑什么热闹!”

    狗子乜视着夕夜道:“我只是看不惯你说天界坏话,随便嘲讽你两句罢了。”

    “你……”

    “好了,你们别吵了。”林苏青弯腰就着狗子的后脖颈子一提,将它提起来按在怀中,熟练的擒住了它的嘴,“夕夜的岁数还不如你一个零头,你同他计较什么,大气点。”

    而后对夕夜说道:“今夜就留在天瑞院吧,明日一早你便去天修院报道。有什么明日再议。”

    夕夜当即揽住他:“我几时答应要帮你了?!”

    “这也是在帮你自己。无论最终成与不成,不都证明了你自己吗?”

    一语言罢,林苏青便抱着狗子往紫水阁去了。

    留着夕夜愣愣地杵在原地,久久的回味着那句话。向不知为何,他就是感觉林苏青做得到。沉默了片刻,他蓦然问向洛洛道:“洛洛,你觉得呢……”

    明知洛洛是忠心于父君的,或许洛洛会立刻将他们的计划禀告给父君,不知为何他有点希望洛洛去禀报给父君,又有点期待……期待洛洛不会告诉父君。

    洛洛抱拳,声音不咸不淡,回应他道:“属下以为,帝君会十分欣慰。”

    “哦。”夕夜沉默着,倏尔道:“你觉得成不了是吗?”

    “属下不敢。”

    “好了,走吧我困了。”

    “喏。”

    ……

    而已经在紫水阁选好自己要住的房间的林苏青,关上门将狗子放下。在伸手不见五指之中,摸索到烛台,吹亮火折子点了一根崭新的蜡烛,火光微弱,无风自摇曳。

    “你方才是诓夕夜的,还是说真的?”狗子自顾自爬上了床榻,衔着被角将叠好的被子拖散,慢悠悠地卧了上去。

    “帮他成长是真的,帮他抢帝君之位……嗯……再议吧。毕竟我连祈帝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狗子抬起头鄙夷地看了一眼林苏青,果然是诓夕夜玩儿的。它忽然有些同情起夕夜来,不过也怪他活该,叫他不在妖界里好好学习,四五百岁就敢跑出来闯荡,活该被卖了还勤快地帮着数钱钱。

    狗子打着哈欠懒散道:“没关系,世间见过祈帝的没几个,估计连夕夜都不曾见过。”

    林苏青愕然,当即回身为狗子:“没几个是几个?都有谁见过?”

    “唔……我算算哈……”狗子望着房梁,掰着小爪爪计算着,“除了祈帝自己的兄弟,赟王他们……外界的话,只有白泽神尊、丹穴山的帝君与帝后、我父亲……还有主上……灵太子……”说到灵太子时,狗子的神情略有异样,而后便不数了,“反正没几个。”

    林苏青听出了狗子不愿再说下去,那继续问也是白问,于是他搬了一张凳子坐到床边,认真的问狗子道:“那我另外问你一件事。”

    “啊?问什么看着这么严肃。难道你要问我明天吃什么?”狗子装傻充愣,“我不知道啊,逮着什么吃什么呗。”

    “我不是同你胡闹,我是认真问你一件事。”

    “哦,那你问吧,能说的我就说。”

    “好。”林苏青应道,其实他要问,也没打算狗子一定会告诉他,但是,至少可以通过狗子的反应来判断出一些线索。

    “我今天佯装失控时,看见了你异常惊讶的神色。”林苏青觉得凳子太高,干脆挪开凳子,直接席地而坐,正好对着狗子的脸色,“我重现了之前在身上出现过的符文,而你的眼神看起来,你似乎认出了我的身份。”

    狗子一惊,顿时挺直了腰背坐起来,林苏青挪了挪身,端正的对着它,接着道:“而先前遇见妖界赟王时,赟王看我的眼神,我觉得他认识我,抑或者我长得像他的某位旧相识。”

    “假设赟王认识我,抑或是我的确长得像他认识的谁,所以他是一眼就认了出来。”林苏青按着狗子的爪爪,“而你我共处这么久以来,你却是今日才认出了‘我’,并且在见到我身上的符文后,是通过符文认出的‘我’。”

    狗子下意识谨慎起来:“你想说什么?”

    “我猜我原本就是这边世界的人。”林苏青夷然自若,“是你知道但是你却没有见过的人。”

    狗子见事态不妙,故意插科打诨道:“怎么着?你觉得你是祈帝啊?你生得出祈夜这么大的儿子吗?他出生时,你怕还只是一泡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