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二百三十四章 问灵兽2
    夕夜自知理亏,当即闭了嘴,回到林苏青边上:“小青青,怎么办?你会龙马的语言吗?”

    林苏青遗憾的摇了摇头。

    他抬头凝望着挺立在跟前的定瑞,欣赏着它那比月光皎洁的毛发在夜色中任风吹拂,身上短浅的皮毛油光水凉哪里像是毛发,更像是身披着光滑柔软的白色锦缎,就连天边的月亮都比之逊色,实是神气逼人。

    定瑞上半身像山羊,下半身像马,而四肢则如象,尾部却又像狮子尾……

    除此之外,在它额间生出的那支天生螺旋纹理的独角才最为奇特,远观之宛如玉石,色泽饱满温润,受着身上毛发的洁白光辉,显得更加晶莹无比。

    倘若定瑞能化出形貌来,恐怕以美貌著称的嫦娥仙子,也要黯然失色。

    在林苏青目不转睛的凝视着定瑞时,定瑞的目光也落在林苏青的身上。只是有区别在于,林苏青是生平第一次见到如此美丽、高雅而清冷的灵兽,所以他的目光在定瑞身上游来游去,真想一眼全部收进眼底。

    然而定瑞的目光则自始至终都落在林苏青的脸上,眸光略微动了动,也只是因为林苏青的眼睛在到处游走,而它在追着林苏青的眼睛看。

    翼翼见此情形,便离开了定瑞的身边,过去与狗子和夕夜站在一处,大家都默默的看着他们,翼翼看得欲言又止,终是没忍住小声道了出来。

    “定瑞似乎认得林苏青。”

    “哈?!”夕夜大惊,翼翼连忙使眼色示意他:“小点声!”

    夕夜听出其中有新奇事儿,十分配合的压低了声音甚至还弓了弓腰背,以为这样声音会更小一些,说话时会更隐秘些。

    “喂,女牧司,你方才说什么?我听见你说定瑞认得小青青?”

    翼翼目不斜视地观察着定瑞,俄尔又不大确定先前的判断,有些许茫然,不解道:“看上去……似乎认得,又……似乎不认得……”

    夕夜强行按捺着好奇等了半晌,结果还是没等到答案,登时就急了:“那到底是认得还是不认得啊?!”

    “我不知道。”翼翼望着定瑞,看着它追随林苏青目光的眸子,喃喃低语,“我不确定……我从没见过定瑞有这样的神情……”

    “啊?”夕夜咂舌攒眉道,“连你都不确定,那……那还有谁能确定。”

    一旁的狗子默默地看着这一幕,心中感慨万千,原来……除了它一个,还有定瑞记得……

    这时,看遍了定瑞的林苏青,猛地回神过来,留意到定瑞看着自己的眼神,那眼神似曾相识……那眼神,他曾经见过。是的,正是与妖界的赟王相似的眼神……连那惊讶、犹疑和徘徊不定……都是那么的相似。那也就是说,定瑞与赟王认得同一个谁,而自己正好与那个谁长得十分想象……亦或许……他心中惊得一跳,不能再想下去。

    “你认得我?”他如是问定瑞道。

    “小青青,女牧司说过了,它听不懂的。”夕夜大声地冲林苏青提醒道,还以为他忘记了翼翼的前言。

    然而林苏青并没有理会夕夜,他凝视着定瑞的眸子,上前一步,又问道:“像你的故友?”

    他看了一会儿定瑞的眼睛,见它的眼眸平静如一汪秋水,于是抬起胳膊慢慢地轻轻地伸出手去,试图要摸一摸定瑞的胸前那魁梧壮硕的肌肉。

    “不可!它会伤了你!”翼翼连忙上去阻止,然说时迟那时快,她刚跑去伸手去拦,林苏青的手指已经触摸到了定瑞……

    翼翼顿时惊得瞠目结舌,她伸出去要拦住的手都来不及放下去:“不敢相信,你在没有使用术法和药物的情况下,居然……居然摸到了定瑞……还、还是夜里的定瑞……”

    夕夜当即以讶,赶忙将翼翼拽过来,强烈得几欲爆炸的好奇心催着他连连发问道。

    “你说什么?为什么不能摸定瑞?寻常不让摸吗?我听过定瑞的传说,可是没有谁告诉我定瑞夜里会与白昼不同,夜里的定瑞会如何?会失控?会狂暴吗?”

    始料未及,实在是始料未及,翼翼已经惊讶得呆若木鸡,对于夕夜的连环询问置若罔闻,她实在是难以置信。自她被定瑞接受,成为定瑞的牧司以来,定瑞就再也不曾与谁接触过,那天修院的幽梦之所以骑过定瑞,还是因为她不择手段的向定瑞下了十足的猛药与术法,然而尽管如此,幽梦所骑乘的时间也不到半盏茶的时辰。

    “龙马的角,能解天下之毒,即使是汪洋毒海,也只需用它的角沾一沾水,便能瞬间化解。”狗子瞟了一眼废话连篇的夕夜,见他被疑惑困得痛苦万分,遂大发慈悲的解说道。

    “但并不是谁请它解毒它就会解的。”夜风吹得狗鼻子发痒,它舔了又舔,而后道,“龙马是非常孑然非常孤傲的灵兽,它轻易不会臣服于谁。”

    夕夜蹲在狗子的边上,迫不及待的问道:“然后呢?夜里的龙马和白日的有何不同?”

    “你说会如何?”狗子横了夕夜一眼,嫌弃道,“红月圆满之夜的你是什么样子,龙马有过之而无不及。”

    “哈?”夕夜一头雾水,“不可能,我瞧它挺平静的呀!你看!而且那个女牧司一个手诀它就来了,很有理智嘛。”

    “那是因为定瑞接受了翼翼。而且……”狗子目光忽然深沉,“定瑞身上有封印,只要不去触碰它,它就不会狂躁。”

    “可是适才她不仅碰了,还摸了!”夕夜指着翼翼。

    “我都说了!定瑞接受翼翼这个牧司了呀!当然准她碰啦!”狗子被夕夜无脑的问题问得失去了耐心,“你的脑子被驴踢过吧!”

    “是的没错。”夕夜一口应下,俄尔话锋一转,“怎么了?你踢了我竟然不记得?”

    狗子嫌弃得嘴角都快瘪到地上了,露出上半边牙龈,厌恶道:“别的脑子是脑子,再不济也是浆糊和泥,我看你的脑子里装的都是屎吧!除了添堵,毫无用处!”

    夕夜一个猛子站起来,叉着腰怒道:“不行!我不允许你这样说你自己!”

    “……”狗子嗷呜一口扑上去,咬住了夕夜的大腿,咬得他猝不及防!

    “啊啊啊啊!君子动手不动口!你怎的动不动就张口!有本事光明正大的来!正面干一架!”夕夜痛得原地跳脚,嗷嗷直喊痛。而隐于大树茂密的枝叶里的洛洛,此时只能揪心的看着,无从插手去救夕夜。

    翼翼对身旁的喧闹充耳不闻,仿佛置身事外一样,她安安静静地看着定瑞与林苏青之间的交流。她发现……定瑞仿佛听懂了林苏青的话……而……又仿佛没有听懂……

    “定瑞,你可知道我是谁?”林苏青轻轻将手掌心覆在定瑞的胸口,定瑞铿锵有力的心跳传到了他的掌心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