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二百三十九章 天瑞院紫霄阁
    紫霄阁,是天瑞院的学堂。它是一座四方楼阁似的塔形建筑,外观看来颇似唐代时期于慈恩寺的西塔院所建设的大雁塔,不过比大雁塔更会恢宏,并且,大雁塔的砖墙是朴素五华的,而紫霄阁的砖墙之上,祥云密布,雕龙画凤。即使是矗立在夜色之中,也可见它周身紫气蒸腾,蔚为奇伟。

    塔前亦有一片宽广的广场,只可惜不能如其他学院的那般,日夜都有学子在场内修习功法。

    不过,尽管紫霄阁已经有几千几万年没有学子,且无人问津,但它威严如昨,宏伟如旧。且处处是半尘不染,没有半点萧条。

    大门没有锁,意外的是门上的辅首所使用的并不是常见的椒图兽,而是使用的螭吻兽。也是龙的九子之一,是一种龙首鱼身的上古神兽,不过它没有生出龙角。

    螭吻喜好在危险处东张西望,越危险的地方则越吸引它,且因为它是海兽,喜爱吞火,因此在林苏青原先所在的世界里,达官贵族们会将它的塑像修建的房屋的顶部,一是用以震火,二来以它做护法,守护家宅,驱凶辟邪。

    另则,因螭吻独特的形象——龙首鱼身,因而古时候人们常常将它与鲤鱼跃龙门的典故联系在一起,于是它还有“登者化龙”、“平步青云”的意思。

    不过天瑞院的紫霄阁,却是用螭吻来做衔环的辅首,不知取的是哪一种寓意。

    林苏青正聚精会神的细细观察,反复思忖,夕夜突然一嗓子亮出来:“紫霄阁很是气派呀!”

    惊了他一下,回头看去,只见夕夜双脚与肩同宽,双手叉着腰站在塔楼前张望着,接着又是一番感慨道:“我相中这地儿了,不想去天修院了!”

    林苏青同他玩笑道:“你还没去过天修院呢。天修院近万年来独占三清墟各院鳌头,兴许更气派,你何不予以期待。”

    夕夜不以为然,不屑道:“什么独占各院鳌头,统共也就三个宗院,何况三院之一的天瑞院几万年连个学子都没有,那还有什么争头,我看那天修院的第一院之名,没什么意思,名不副实。去不去的也没什么意义,若不是你让我,我才不稀得去呢。”

    “天修院现在的就学的幻境的确天瑞院好千百倍。”翼翼说话时神色极为落寞。

    “好在何处?人多就是好?”夕夜颇为鄙夷,而后看着紫霄阁颇愉悦道,“我就觉得天瑞院挺好。”

    翼翼看了夕夜一眼,忽然觉得这名妖族来的少年也并不是那样尽惹人讨厌。不过饶是如此,她也并没有立即给几分他好脸色。

    她面无表情道:“所有宗院的起居饮食都有学子轮流执行,唯独天修院的学子饭堂,特地请了厨仙、厨神。即使只是洗菜奉菜,也是由厨仙负责。”

    夕夜一听,耳朵动了动,问道:“那掌勺师傅呢?”

    “掌勺师傅亦是经过了几番几轮比拼选拔而来的,并且,从掌刀师父起,便一律是厨神。”翼翼说完斜了他一眼,以为他改变了主意,“如何?还是觉得天修院好?”

    夕夜扣着脸颊认真想了又想,蓦然抬头,道:“天瑞院的学子可以去天修院的饭堂吃饭吗?”

    “不可以。”翼翼正色道,“天修院的饭堂唯有天修院的学子能入。”

    翼翼说完正要去开紫霄阁的门,胳膊肘突然被夕夜一把捉住,上前来迎面问道:“那天武院呢?他们的饭堂如何?”

    “天武院的饭堂只是普通饭堂,基本是天武院学子轮流执行,不过掌勺与掌刀的师傅是以前天瑞院的后厨。”

    “天瑞院的?”

    翼翼只扫了一眼夕夜,便颓然的看着大门说道,“是创院的初任掌院先生在外面捡回来的可怜小兽,教养成形后便一直在院内做工。后来天瑞院没落,而三清墟又不留闲人……念他们无处可

    “哦,是这样啊……看来天武院那个壮得像黑熊精似的掌院先生,其实还不错呀。”夕夜木然的想了想,又问道,“那非天武院的学子能去吗?”

    “去是能去。”翼翼疑惑地测过脸看他,“怎么?放着好端端的天修院饭堂不去,你要去天武院?”

    “不是我要去,天瑞院不是没有厨子么,小青青可以去天武院吃饭呀!”

    “……”

    “……”不止是翼翼怔住了,林苏青也顿觉无语,他胡搅蛮缠的问了半天,原来是突然想到了他的一日三餐。

    “我们还是先进阁里去吧。”翼翼伸手扣了扣螭吻口中衔着的门环——咚,一声停,咚、咚,两声停,咚、咚、咚,螭吻兽睁开眸子,视线逐一扫过了他们,随即大门吱呦呦地缓缓地向内打开……

    当大门洞开后,它便自行停止,翼翼在跨入门槛时,想门上的螭吻辅兽点了点头,便迈步减去了。

    夕夜扒拉着门框瞧了又瞧,随即又在门口上望了又望,问道:“这是什么?封印?另一头灵兽?”

    “走吧夕夜。”林苏青上去拍了拍夕夜的肩膀,以此委婉的表达出了心中的那句“少说废话”,然后便与他擦肩而过,迈入了大门。

    虽然很感动他临了惦记着自己没饭吃,但他那停不下来的嘴……说实话……即使感动,林苏青也还是想用针给他缝起来,哪怕是留着感动的泪水去缝。

    狗子瞟了扒这门的夕夜,大摇大摆的跟上了林苏青,末了撂下一句:“你要是哪天死了,一定是废话太多被人锤死的。”

    走了两步,发觉只发这一句牢骚远不够痛快,于是它又回头补了一句道:“你与嗡嗡嗡叫个不停的大头苍蝇之间,就差个搓手了。”

    夕夜一下子愣是枚听明白,他一边回味着复述着狗子的那句话,一边比划着动作搓着手……

    突然反应过来!当即追上去破口大骂:“你个吃屎的狗子!你与屎壳螂之间就差个粪球了!”

    “呜汪!是,我吃屎!我这就吃!呜汪!”狗子扭头就冲夕夜扑咬去!夕夜连忙一躲,不料还是慢下了被狗子一口咬到了脚踝,他顾不上痛当即弯腰下去捉住狗子上嘴就去,狗子早有预料,就地向后一跳,闪开了他。

    夕夜与狗子便一路咬打一路跟着林苏青与翼翼往前行去。

    “……”洛洛满脸犯愁的现身出现,一脸惭愧与窘迫地看向大门上的螭吻,认真且恭敬的点了点头以示自己是随行的身份,而后心绪复杂的跟了进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