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二百四十三章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素来反应敏捷的夕夜,估摸是方才的出糗伤到了颜面,反应变得颇为迟钝,他愣了愣才磨蹭着走过去,不明就的木讷的立着。

    未等林苏青吩咐何事,狗子乍然回身,冒了句话,道:“居然这么快就接受了自己的身份?我还以为你要消化消化呢。”

    它打着哈欠走过来,在林苏青脚前坐下,舔了舔鼻子仰起头端详他:“你怎的丝毫不惊奇?”

    “惊奇?”林苏青浅浅一笑,“我已经惊奇过了。”

    “这么快?这么大的事情居然这么快就过了?”狗子歪着脑袋望着他,“三清墟天瑞院掌院先生的身份诶,你就跟做了炮仗似的,就差上天了诶。”

    “即使再难以置信,再难以接受,也还是要面对,还是要接受。不是吗?”林苏青安之若素,“我可以沉于情绪之中,但事情不会等人,不是吗。”从他的嘴角还是看见了无奈、妥协的笑容。

    狗子睨了他一眼:“倒是你的性情。”

    它忽然回忆起了曾经的过往,是的,林苏青自来便是个有自己主意的人,而今只是不再作掩饰罢了。

    林苏青对狗子点了点头,接着吩咐道:“翼翼,夕夜。”

    “事情是这样的——”他慎重其事道,“我希望你们帮忙将我是现任天瑞院掌院先生的事情宣扬出去,最好能令整个三清墟人尽皆知。”

    “你不要命了?”狗子震惊地跳起来,“你不明白越是张扬就越招打吗?”

    “我知道。”林苏青正色危言道,“倘若是先前,隐藏自身的实力不显露出来,的确是最为稳妥且安全的方式。但是宣扬掌院先生这个身份也确实值得冒险一试。”

    “你怕是嫌自己仇家少吧。”狗子直言道。

    夕夜想了想,想发言却又不好意思说话,忍了又忍,结果还是没忍住说道:“我倒不这样认为,我觉得小青青之所以不招人喜欢,正是因为他的凡人身份,倘若他是掌院先生的身份,那么旁人即使对他有什么狭隘看法,或是心存怨恨,至少不会像先前那样当面就表露吧?”

    “先生这样吩咐,我定然照做,只是我也不太明白。”翼翼看了夕夜一眼,只当小孩子看法,而后道,“先生凡胎*,免试入学三清墟,已然颇受其他学子们非议,今后又担着天瑞院掌院先生的身份,只怕那些学子们再编排起来只会变本加厉了……”

    “你们说得各有道理。”林苏青深表认同,然而紧接着又道,“不过,这些都不是我在意之事。”

    见他们疑惑不解,林苏青继续说道:“至于其他宗院的学子们如何看待我,如何对待我,我并不放在心上。”他的确部在意这些,毕竟看不惯他的是那些学子,心里不痛快的也是那些学子。

    “我要在意的是除开学子以外的那些……”

    “先生?”翼翼讶异。

    “是的没错,正是要防备三清墟的先生们,以及诸位尊者。”

    “尊者?”翼翼与夕夜异口同声,谁也没听懂林苏青的言下之意。

    唯有狗子,似乎只有它听懂了。

    “呵,不听本大人之言,是会吃亏的,你等着吃亏吧你就。”狗子半垂着眼皮子,顿觉乏味,扭头去一旁的垫子上继续趴着,“净给本大人找麻烦。”

    它背对着林苏青他们卧下后,俄尔扭头冲林苏青道:“我可提前告诉你,并不是什么危险都能以我一己之力兜下的,我只保你活着,但不保你完好无损。”

    林苏青还没回话,夕夜率先辩驳道:“小青青有伤也能自愈不是?路上的时候我亲眼所见,他虽是凡胎,可他的身|体比他的袍子还结实。”

    “我所说的可不是这个。”狗子半点部理会夕夜,只睨着林苏青道,“我想……不需要我解释,你自己最是清楚。”

    “我知道。”林苏青神色凛然,庄重道,“不过,我打的正是这个主意。有些事情我想查清楚。”

    林苏青想着脖子上所挂着的血色坠子,他能够确定的是——认得这枚坠子,即翼翼所说的勾玉,当认得这枚勾玉,便一定也认得他。即使不认识他,但只要认得勾玉,那么也必然就与他的身份有些干系。譬如定瑞,譬如翼翼……那么就全都是线索。

    “你现在这样不是挺好的?潜心修行,慢慢提升自己,今后也不是不能位列仙班。何苦要自讨没趣将招惹是非?你可要当心玩火*。”狗子瞥着他道。

    “那也甘愿。”林苏青如是道。他认为自己并不是执念过去的自己,而是不想浑浑噩噩的过今后。过去自己的是谁不重要,但是,不能不知道自己是谁。

    有了这样的打算,就算是赴汤蹈火又如何?在所不辞。谁都忌讳他的身份,谁也不愿提及,天界想提前扼杀他,而狗子也一再提醒他不能失控。

    可是,他反倒不这样认为,他认为越是危险、越是紧急,说不定越是能应了绝处逢生的理。

    谁都以为他会被内心里的那个自己打败,最终成为祸患。可是谁又能完全判定判死呢?他与他们所畏惧忌惮的那个他,谁赢谁负,谁也无从定夺。

    “唉呀狗子你好歹也是曾经的战神,怎的变了狗子就变得这等婆婆妈妈,这也怕那也怕。”

    在林苏青忖度的时候,夕夜念叨着:“你们每次对话都这般隐晦,问也不说,虽然我不清楚你们到底在神神秘秘的聊着什么事,但是我觉得吧,依着小青青的意思不会有错的。”

    “你懂个锤锤。”狗子翻了夕夜一记白眼,“要错他也得容有试错的机会。”

    “嘁。”夕夜回了它一记白眼,“反正我觉得不妨依着小青青的决定来,但尽所能,顺其自然。”

    “站着说话不腰疼。”

    夕夜甩身一屁股坐下,抱着膀子傲气道:“我坐着说话也不腰疼!”

    “……你们别吵了。”林苏青劝阻道。

    “啊对了!”夕夜又腾地窜起来,快步上前走到案桌边上,问道,“小青青,龙马的角你要用来做笔吗?需要我帮忙吗?”

    “呃不必了。”经他一提醒,林苏青想起了青玉盒子中定瑞的那枚幼角,“不打算用它做笔。”

    夕夜愕然:“啊呀?你舍不得那只姑获鸟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