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二百四十六章 真相已经近在咫尺
    “子夜元君之殁,与妖界祈帝的妃子所告的一状有关,而子夜元君之殁同时又是神域与天界、妖界都提不得之事。”

    在林苏青梳理时,狗子不停地挣扎,他就快摁不住它,旋即伸手就取了青玉盒子中,躺在金色锦缎软布上的定瑞的幼角,握着这枚幼角压住狗子,狗子顿时不动了。

    “林苏青,这玩意儿有剧毒你知道不知道!”狗子嗷嗷直叫。

    林苏青垂眸看了它一眼,不冷不热道:“虽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我忽然就觉得它能克你,而且你不挣扎就不会伤到你。”

    “……你什么都不知道你也敢往我脖子上抵!”

    “我知道你现在不会有事。”

    “……你脑子有毛病吧!”狗子却是只敢嚷嚷,半点也不敢再动。于是林苏青干脆用左手哦握住了它的嘴,叫它只能呜咽,叫嚷不得。

    等狗子安静下来,林苏青才继续询问:“照此推算,所谓关乎天下苍生,是否即是唯有子夜元君殁了,才能令天下太平。是吗?”

    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问向翼翼,也像是在问夕夜,还像是在问狗子。

    他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将他们三者的一举一动,包括神情与眸光,都仔仔细细的搜集在眼底,以分析出一个可能的猜测。

    夕夜不擅长说谎,那回避的眼神生生的将他心中的小九九暴露无遗。

    “果然如此。”林苏青蓦然觉得这位丹穴山的灵太子竟是与自己的命运如出一辙,“也是因为天命说子夜元君恐会危害苍生,因此她便不得不殁是吗?”

    这样一想,他顿时惊怔,不禁联想到了他自己

    他原本是神仙,他有一身高深的修为,他体内有着奇怪的封印……世间皆说他不该存在,皆说他是祸患,皆说要他魂飞魄散……

    那么……

    “翼翼,定瑞是初任掌院先生,也就是子夜元君,是她驯服的是吗?”林苏青问话的时候心脏在剧烈的跳动,他仿佛已经猜到了真相。

    “是的。”翼翼诚恳回答,“打天虞山捕获,经过九万年的努力才成功驯服。”

    林苏青接着询道:“那白泽神尊呢?如何驯服的定瑞。”

    “定瑞乃是性情最倔强最孤高的灵兽,并非谁都能驯服,即使白泽神尊归为神尊,但他不曾成功驯服定瑞。只是被定瑞接受了,正如同接受我一样。”

    “而我只用了一日不到。”翼翼始终不抬头,林苏青便紧盯着翼翼的眉心,“定瑞认得我,你还没回答,你,是否认得我。”

    如果认得的话……林苏青不敢再往下想。第一次距离真相如此之近,竟然有些不敢面对。

    “不认得。”翼翼一丝不苟,说话时眼睫如常普通眨动,眉毛也如常,平直而眉尾英气的微微上钩,没有丝毫蹙动。

    她没有说谎,这是实话。

    “可能请你为我详细形容形容子夜元君的尊容?”林苏青心中生急,已经顾不上话术,出口开门见山。

    “这个……不好形容。先生如有机会,不妨去妖界见一见祈帝的妃子,她复刻了子夜元君的相貌,虽神韵截然不同,但皮相一模一样。”

    “我娘亲?!”

    林苏青的惊讶刚上心头还没浮出在脸色上,夕夜已经脱口而出:“你说我娘亲复刻了子夜元君的容貌?”

    “是。”翼翼恭敬道,“祈帝的妃子乃是九尾狐仙,每逢七千年便可更换一次皮相。”

    “我娘亲为何要复刻子夜元君的容貌……我娘亲……我不信!你胡说八道!”夕夜忿忿起身,暴躁的走到窗边去,叉着腰走来走去,难以平息焦躁而又不安的情绪。

    狗子趁林苏青不提防,用爪子扒拉下林苏青捂着的手,从他臂弯底下拱出头去,故意朝夕夜挑道:“你还别不信,翼翼说的全是真的。”

    林苏青重新握住了狗子的嘴,并拽来桌上的缎绒布将它裹住它,只露出了一对小黑豆似的鼻孔。

    “翼翼,你是因为我拥有这枚坠子而服从我,那么你觉得定瑞是因为什么缘故,才在一日之内就被我驯服?”毕竟白泽神尊也曾是天瑞院掌院先生,而定瑞并不如此。

    林苏青明白,寻找真相的突破口就在翼翼身上。她几乎什么都知情,而且,还因为她三清墟的身份,所以她不必受“禁令”的约束,只是要看用怎样的方式使得她愿意说出来。

    翼翼果然又犹豫了,她第一时间看向了林苏青怀中裹得只能依稀看到一团轮廓的狗子,但只能看见狗子的鼻头因为呼吸在动着,便看不见任何提示。

    “你莫要丢了你的使命,你是只遵从三清墟天瑞院掌院先生的命令。”林苏青故作厉色,侃然而道。

    “我……是,我对初任掌院先生起过誓,此生只遵从天瑞院掌院先生的命令。”翼翼放下手,垂在两侧,抬头挺胸,只是垂着眼眸,出于尊重之礼不能直视林苏青这位掌院先生。

    随后道:“我私心揣测,是因为先生与子夜元君有关。”

    翼翼并非愚钝,她夜猜到了林苏青几次三番询问的实质目的,于是直言不讳道:“因此,先生若想知道个中缘由,不妨去一趟妖界,求见妖界祈帝,或许他能为先生解答迷惑。”

    “祈帝……”

    “先生,之于您想询问之事,我的确无可回答。而子夜元君已经羽化风微多年,其他即使有知情者,也不敢提及。所以,我认为,唯一能解答先生这个疑惑的,只有祈帝。”

    “不可能。”夕夜愤然转身,不知他为何突然那样大的火气,显得极为焦躁,“我父君哪里是想见便能见到的。”

    “寻常的确难以求见,但如果是带着定瑞前去,说是三清墟天瑞院掌院先生求见,我想,祈帝应当愿意一见。”

    “你们天瑞院何来这么大的颜面!”

    “天瑞院的确没有,但”翼翼也有怒火涌上了心头,她看着夕夜,辞严义正,“子夜元君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