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二百四十八章 今日的你,昨日的我
    “大千宴?”夕夜歪着头反复揣度着这三个字,在脑海之中来回搜寻,“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嗯……的确没有听说过……”

    “大千宴,每一届都会比过往一届更加隆重。一秒记住【看☆^→书\◇阁 www.KanShuGe.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翼翼郑重道,“三清墟大千宴,将宴请三清三山三圣人莅临,此外,远游在四海五湖*八荒的过往每一届学子中的的翘楚也会在收到邀请函后如期返回三清墟参加盛宴。”

    翼翼说着肃然起敬,俄尔转身似是特地与夕夜道:“妖界也会收到大千宴的邀请函。”

    夕夜闻之心中喜悦难以抑制,全然显现在脸上,脱口而出:“我父君?!我父君也会来?当真会来?当真?!”

    他冁然笑道,激动得三两步跨到翼翼跟前,忍不住想捉住住翼翼的臂膀晃着她问,好在他忍住了,随即他背过身去,面朝洞开的那扇窗户的方向,兴奋得忍不住搓手,道:“我父君也要来大千宴!好诶!”

    “呃……那个……”知道了夕夜真实身份的翼翼,一时不知该如何称呼他,直接呼之夕夜,怕有失礼数和分寸,“其实你父君……不一定回来。”

    “你可别搓手了,像个绿头大苍蝇。”狗子从林苏青的右边的胳膊肘底下供出个脑袋来,趴着瞧着夕夜,无情道,“自子夜元君故去后,祈帝就再也没有莅临过三清墟大千宴了。”

    林苏青左手穿过去,藏在自己胳膊肘底下悄悄掐了掐狗子的脖子,狗子反过去就是一口,得亏林苏青手缩得及时。

    “你掐我也没用,总不能给他一个不成立的希望吧。”狗子回过头去,继续冲夕夜道,“不信的话,你可以随处去问,祈帝是不是再也没有来过三清墟。”

    比泼来一盆冷水更残酷,似一根铁棒槌扎实得当头打下,打得夕夜头昏脑胀。

    “不会来么……”他不信,他看向翼翼:“当真不会来么……”

    翼翼为难,不忍回答,也不能骗他,遂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便是回答。

    “嗯……夕夜……”林苏青笑了笑道,“我听说发往各处的邀请函上,会特地排下惊凌榜榜前三位学子的姓名。”

    “排前三又如何,我父君又不会来……”夕夜不假思索的嘟囔抱怨道。

    “哦?是嘛……”

    “等等!”夕夜猛地一乍,忽而欢忻鼓舞,“也就是说他能看见我的名次是不是?能看见我在惊凌榜上的排行和名字?!”有聊胜于无!总好过以前一无所知!

    “嗯……不一定……”

    “啊?”方才还笑逐颜开的夕夜,飞扬的眉梢当场又耷拉了下来。

    林苏青故意捉弄的笑话他道:“万一你落榜了呢,你父君当然看不见。而且邀请函只落惊凌榜前三名学子的姓名,万一……对吧。”

    “呵!”夕夜一听,既是不屑,又顿时振奋,“不就是惊凌榜前三嘛,我祈夜的名字一定会出现在邀请函上!等着瞧!”终于,终于能有机会让父君看见他了!哪怕只是看见名字!惊凌榜前三是吧,好!纵然拼了这条小命也要去争来!

    心情忽高忽低,时起时落,还能如此亢奋,也只有夕夜这般的孩子气了。林苏青忽然意识到自己似乎生出了一种来自于老长辈的慈祥笑意,登时一愣。

    这一愣被夕夜恰好看见,连忙紧张地问他:“又怎么了?”以为还有什么变数。

    “不,没什么,只是突然有些饿了,我想先休息休息。”

    “饿了不是应该吃东西?”夕夜疑惑的歪着头走上来,伸手去探林苏青额头的温度,“你是不是病了,发烧了?”

    林暑期工一把拂去了他的手:“你还能探出区别来不成?”

    狗子耳朵动了动,后退儿使劲儿瞪着,从林苏青的手心底下钻出来,甩了甩头又抖了抖周身皮毛,懒懒散散地打个了哈欠,吊着上三白斜眼看向夕夜道:“大千宴啊,没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是什么意思?”夕夜问道。

    “没什么意思就是没什么意思的意思。”

    “那是什么意思?”

    狗子又气又急,踩了踩前爪爪,道:“唉无非就是个吹牛的场合,阿谀奉承却又互看不顺眼,当面热情的捧对方臭脚,心里头却在指爹骂娘。”

    “当然也有不少表面功夫做不好,当面就指桑骂槐的。”它抬起后腿正要搔一搔脖颈子后面的痒痒,忽的想起道,“哦,各院的掌院先生也要去的。”故意瞄向林苏青。

    “嗯。”没料想林苏青一口应下了它,并说道,“夕夜,你好好比试,我们大千宴时再见。”

    “你是说你最近不与我见面?”夕夜拧着眉头,将不服气明摆在脸上。

    “是的,你专心去争惊凌榜,我暂时还有别的事情。”林苏青的右手食指有一搭没一搭的轻轻的缓缓的点击着桌面,像是在思考什么重要的事情,俨然不当说。

    既是如此,夕夜便吞下了正欲问出口的问题,而是另外问道:“你不帮我吗?”

    “不帮。”林苏青严肃且认真道,“夕夜,这件事只能靠你自己。但凡我帮你一点,哪怕只是提醒你该出左脚还是右脚,这个提醒都会令你一辈子都抬头挺胸的接受你在惊凌榜上的排名。

    “不会的,不可能,我怎么会。”夕夜不以为然,满不在乎。

    “现在不懂没关系。”林苏青笑笑。

    窗外已经白亮,又是通夜未眠,林苏青侧首眺向窗外,一片净白,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个不眠之夜。

    岁月如流,日月如梭。从那日起,他便时常感觉此间的一天犹如过往的一年,并不是觉得时间过得慢,而是觉得自己成熟得太快,快得他有些不认识自己了。虽然偶尔也能似以前那样说笑玩闹,卖弄些聪明耍一耍赖皮,可心境却全然不同。

    以前是觉得——这样,是我的聪明,我正在聪明的应对。

    现在是觉得——这样,是,我要故意这样做,哪怕是故意假扮愚蠢……是这样便能更完好的应对。

    果然并非是年龄大了就是成熟,真正的成熟与心境的成长有关,关乎学识、关乎阅历、关乎智慧……关乎方方面面的不断完善。

    远空乍然一声锣响,将天地都震了三震。

    夕夜当即被那声响吸引去窗边,撑着窗台探头张望。

    林苏青起身也向窗边走去:“今日的比试似乎要开始了。”

    “我这就去!”夕夜摩拳擦掌,扭头就要走。

    “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