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二百五十四章 想不起,不等于忘记
    见狗子起了药效,林苏青的笑意越发深沉,他当然知道不像,夕夜见他时的反应已经足以佐证。

    除非夕夜比他预料之中的还要聪颖,并且暗藏心机,有着别的蓄谋。于是才会在初次见到他时,即使也一样惊讶于与自己娘亲容貌的相似,但却故意装作不相识。

    想来以夕夜的性情不至于隐藏得如此之深,如果当真是别有用心而起意隐瞒,那……夕夜这小少年的心术委实深不可测。

    “追风,你可知我们这里就好比是一座宫殿。”林苏青抬手曲食指敲了敲自己的头,示意着狗子,“它特别的宏伟,有几百几千层楼阁,每一层楼阁都分有许多所房间,而每一所房间内,都储藏着关于你自身某一个时间段的记忆。”

    林苏青专注凝视着狗子的眸子,认真而语气温和平缓。

    “每一所房间内,都有着许许多多的格子抽屉,关于你的每一个时间段的记忆,都分别储存在这些格子里。”

    说话间,他伸手去敲了敲狗子的头,时同样的地方。他先前敲的自己的头时,在大约靠近鬓角地方,而在敲狗子的头时,敲的是它耳朵的前方。

    这绝非一个普通的动作,绝非时敲一敲头让它看一看而已,这是很重要的指示,在这边的世界里,这是幻术中的一个手势,它是通过暗示性去起着引导作用的手势。

    而这个动作,在林苏青先前所在的世界里,它也并非是一个普通的动作,它是催眠术中的一个催眠暗示动作,被称之为——意念动作性暗示。

    是的,他在暗示狗子,亦是在通过这个动作,示意狗子去默想它脑海之中的记忆宫殿,去仔细搜寻那座宫殿的角角落落,让它进入自己的思想之中。

    他其实不擅长这样的术法,加之他现在情况特殊。而这种术法偏偏需要十分强大的意念控制能力,更需要高度的集中力去配合。

    然而即使二者兼具,他也很难对狗子这样的强者成功实施。

    因此对于狗子这样本身就甚是强大的受术者,他不得不采用药物去降低狗子的警惕性,如是才有极小的可能趁机而入。他实在是不擅长。

    “我建议你……可以推开这座宫殿的门进去看一看。”林苏青说着便闭上了眼睛,一边说一边用手比划着推门的动作。

    狗子看着他,不由自主地跟着阖上了双眸,举着小爪爪做着推开大门的动作。

    “你看,到处都是通往房间的门,数也数不清楚。还有这纵横交错的楼梯,它们可以通往你不同的记忆,你想回忆起什么,就可以去到那所房间内。”

    林苏青趁机将自己的意识注入了狗子的脑海内,他引着狗子往前走去……

    “你可以先随意推开一扇门进去看一看……”

    然而在狗子的脑海之中,没有林苏青,只有它自己。林苏青所说的每一句话出自它的心中,是它在告诉自己,要做什么,如何做。

    于是,它轻轻地推开了一扇红木门,缓缓地迈步进去……只见墙上密密匝匝排满了小格子,如同山苍子储藏丹药的药房似的,分门别类的放在小格子抽屉内。

    接着,心里又有声音说道:“从你出生开始起,你所经历的一切,你没有注意到的,你所牢牢记住的,以及你记住过,后来又想不起来的,便都存储在这座宫殿之中,由你自己根据时间、地点、等相关联的要点,而分门别类的规整在这些房间内的小格子里。”

    “所有的所有,一丝一毫都未曾遗漏。”

    狗子的脑海里只有它自己,而林苏青的幻术里,是他在狗子的身边为他指引。

    “有些事情你以为你忘记了,然而只是你现在想不起来。其实并非是忘记了,而只是,有关于那段记忆中所经历的那些事情,距离现在太远了,抑或是它们太小了,不那么瞩目,不那么重要,所以那些记忆你便以为你已经遗忘了。实际上却是因为放在了宫殿的一个狭小的角落里,但那个角落实在太小,而且实在不起眼,你只是一时间想不起来。想不起来与忘记了是两码事,想不起来并不是忘记,是你懒得去想,不愿意去想,没有理由去想……”

    然而在幻境之外,正与狗子面对面而坐的林苏青,已经睁开双眼,在全神贯注的观察着已然陷入自己脑海之中的设想的狗子,它紧闭双眸,因为药物的关系鼻头冒着细密的汗水,汗水凝结,一滴一滴的嘀嗒在桌面上……

    啪嗒。

    啪嗒。

    啪嗒。

    如同时间,在一点一滴的走字。

    狗子的状态并不安详,它看起来甚至有些焦虑,有些慌忙,它在寻找。它推开了一扇又一扇疑似储藏着它正要寻找的记忆的门。可是一次又一次的推开后,刚踏步进入,便又急忙抽身出来赶去下一所房间推开下一扇门。

    “不是,都不是,没有,都没有。”狗子含含糊糊地絮絮叨叨着,发出因为焦躁而愠怒的唔唔声音。

    林苏青看着紧闭双眸的狗子,不疾不徐、不咸不淡地说道:“你等一下,你看,这扇门里面,不就是你要找的记忆吗?”

    他要知道,狗子第一时间想确认还存不存在的,是哪一桩记忆。这于它一定非常之重要。如果也正是他想知道的事情,那再好不过。如果不是他要找的,那么,或许这段记忆可以用来与狗子做一笔交易,何尝不是办法。

    如是利用狗子,他心中也有些愧疚。只是,天命可会对他心软?可会念他无辜?

    “这是……”林苏青问道……

    而与此同时,在狗子的记忆宫殿之中,它看见了一个背影,一身霜色薄衫,镂牙色白鹤穿祥云,外罩泛柔和的五彩微光的轻纱,立于丹穴山山巅的一座八角亭台前,临风而立,衣袂翩跹,青丝纷飞。

    是一名女子,气质柔和而冷如清秋。

    那女子淡淡的叹了一口气,喃喃低语道:“怎样才算情深呢……”声音清清的,软软的,恍如一汪湖水被一缕微风漾开了粼粼、缕缕的涟漪……

    “追风,我……不想做神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