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二百六十五章 造势
    天瑞院的明堂门外门内,人头攒动,一时间堵得水泄不通,赶在最前头的瞧见了供台上的确有一盏熄灭的油灯,消息如翻起的波浪,向四周翻去,传递开来。

    夕夜的速度是打头的,因此有不少学子其实都是跟着他去的,他知道那盏灯具体在何处,于是远远的一望,看见的确是灭了,他扭头就往紫水阁赶去,许多不明就以的学子们,连忙也跟着他调头就追。总以为他的方向就是正确的。

    这时候,天瑞院的紫水阁,狗子的法界已经布施完整,它正冷眼看着林苏青,心中有一万个抗拒,不想再继续保护这个麻烦精。

    “将你接下来的打算与我说说。”狗子斜了他一眼问道。

    林苏青不紧不慢地撩起袍摆,泰然落座:“破釜沉舟。”他从袖口内掏出定瑞的那枚幼角饶有闲情逸致的把玩起来。

    “你恐怕是异想天开。”狗子端正的坐着,看着他道,“不熄之火熄灭,三界都会知晓,除开魔界会来捉你,原本就对你有看法的天界也会来捉拿你。”

    “不熄之火熄灭,寓意魔神蚩尤回归,我曾在古籍里看过,魔神蚩尤的真身早已化为了虚无。既然他的真身都已经毁了,能如何回归?”林苏青捻着定瑞幼教,疑惑着不熄之火,“难道是古籍记载有误?”

    “当然不可能!你所看的古籍当然没有错,是你自己只看到了一半,并没有看到完整。”狗子鄙夷道:“蚩尤是魔神,即使他真身尽毁,他的灵魄仍旧不死不灭。”

    林苏青听着挑了它一眼道:“难不成你又要说半句留半句?难道你追风战神已经沦落得连魔神蚩尤也说不得了?”

    “笑话,有什么不能说的。这可是咱们丹穴山的不世之功!”狗子昂起骄傲的小下巴,“不怕告诉你,蚩尤的三魂七魄还是由咱们丹穴山的帝后、曾经的帝君——洛蕖神尊亲自手所封。”

    “哦?”林苏青扬眉问道,“洛蕖神尊……”他头一次听到这位神尊的名号。

    “洛蕖神尊是世间最后一只纯血凤凰,也正是主上的母亲,只不过她因为援助天界攻打魔界,违反了当初与父神的约定,于是自堕涅槃,不复苏醒。委托了朱雀神尊,也就是主上的父亲,帮忙治理丹穴山。”狗子越说越骄傲,胸脯挺得几乎与下巴比齐,“洛蕖神尊可是了不得的神尊,倘若不是她以自身为封令,封印住了魔神蚩尤的灵魄!天下哪来这十几万年的太平。世间不死不灭的神仙数不胜数,但唯独洛蕖神尊有这等气魄!唯有丹穴山有这番大义!

    “既然已经由洛蕖神尊封印了,为何又与不熄之火有关?”林苏青说话时余光瞥了一眼窗口,有一些耳朵听不见的动静越来越近。

    狗子瞟着他道:“还不是因为一些变故,不得已才立的那盏灯。”

    “小青青!”未见其影,先闻齐声,林苏青与狗子方刚扭头循着声源看去,霎时便见夕夜荡着窗外的树枝撞进了窗户口,落在地上,大步走来,“明堂的那盏灯灭了!”

    蓬头垢面一身灰尘,鼻尖上细密的汗珠,泛着晶莹,两鬓的汗水滑下,带出几行灰色的痕迹,看来他的确很努力的争夺惊凌榜的排名。

    “听说是魔界打上来灭的!”汗水滑过有些痒痒,夕夜抬起袖子揩了一把汗,“可是魔界好不容易打上三清墟,为何偏去灭那盏孤零零的小灯?”

    见林苏青岿然不动,夕夜讶然,只听林苏青询问道:“你看见魔族了吗?”

    “没看见。”

    “有人看见魔族了吗?”

    “应该没有吧。”夕夜想了想,“几乎都是跟着我的,我没看见想必他们也没看见!”

    “哦……那再等一等。”林苏青幻化出一把小锉刀,锉着定瑞的幼角。

    夕夜一把按住他的手,道:“你就不好奇吗?天瑞院的明堂什么也没有供奉,偏那一盏小灯,还特地去灭了,你就不觉得有什么秘密?”

    林苏青从他手底下抽出手道:“那也得容我再做个准备,做个新笔杆子。”

    夕夜眉头一跳,倏然黠笑道:“怎的?终于铁下心换掉姑获鸟了?”

    狗子见缝插针凑了一句:“还不是因为姑获鸟跑了,不跟他了。”

    “谁说我跑了!”一缕薄烟从窗口飘入,落地成红衣粉面的姑获鸟,她棱了狗子一眼,径直走到桌前,将那一小截腿骨往桌上一拍,转身道,“传话的时候漏传了个重要消息,本姑娘冒着魂飞魄散的风险特地回去散播消息去了,这才回来晚了。怎的平白无故就冤枉我跑了。”

    狗子举着豆子眉头眼尾瞥了她一眼,便将爪爪张开抖了抖:“回来得正是时候,晚一步你就回不来了。”他封锁了结界,外界如何也无法擅闯。

    姑获鸟不再同它多讲,毕竟打是打不过,不敢多作硬气。于是转身回去:“我放话出去了,天瑞院的林苏青灭了明堂的长明灯。”却一眼看见林苏青正在用小钻刀钻那枚龙马的幼角,当场眉头蹙成吊八,旋即就伏在桌面上佯作委屈假哭,“我冒着生死危险前去,是信守承诺将你当成主子,你却背着我要将我换了去……要不说世间公的没有一个好东西呢……”

    这话顿时就僵住了在场的三个。

    林苏青量她一眼便知其真假:“你别演了。得了自由不好吗?”

    “自由是好,可我这厢我还眼巴巴的等着你带我修行,引我入道,修得正果呢……嘤嘤嘤嘤,你却要将我换掉,你不守信义……”姑获鸟一边假哭,视线一边钻过手与袖子只见的小缝隙去观察林苏青的神情。

    “你若想跟着我修行,你继续跟便是。”林苏青头也没抬,手中打磨钻凿的动作有条不紊,“谁限定了我的法器只能是笔?又有谁限定了只能有一件法器?”

    以免眼下功夫姑获鸟打断安排,他顺带安慰了一句:“我说过,你是魂器,长远看你将来可能会比这枚龙马的幼角厉害,做个‘死物’岂不屈才?”

    霎时,窗外传来阵阵喧哗。越闹越近,越近越大,嘈杂鼎沸。

    由于姑获鸟前后传达的意思,一次是魔界打上来灭的,一次是指名道姓说林苏青灭的。许多学子云里雾里不明究竟,许多学子抓着“魔界”一事妄自揣测,编排出前因后果,来龙去脉,与周遭谈起,便广泛传开来。逐渐的,便有不少消息更为落后的学子们,误听成了——“原来林苏青是魔界的?”

    “我就瞧那小子不对劲!”

    “就是!昨儿个对阵郭敏师兄的时候,用的那妖邪诡谲的伎俩,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难怪那小子浑身透着一股子邪气,原来是魔界来的!”

    “哼,魔界如今还痴心妄想混入三清墟?怕不是嫌命长?”

    大家都循着声音看向窗外,静静听着。而林苏青淡然道:“翼翼与定瑞快到了,放他们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