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二百六十八章 明枪
    见夕夜按捺不住心头的莽撞之气,林苏青无奈地笑着垂首摇了摇头,他起身走出案桌,问话狗子道:“你早早的设下结界,防的是魔界来袭吗?”

    “你在怀疑什么有话直说好了。”狗子昂起高傲的小脑袋,目光俯视着林苏青。

    “没有怀疑什么,只是随口问一问罢了。”林苏青背着手往楼下前去,夕夜连忙跟着他去了,路过时定瑞让开两步没有一起跟去。翼翼看了看定瑞,看出它并不打算下楼,忖了忖便自己跟下去了。

    整个二层小楼,便留下了定瑞、狗子,还有一直坐在一樽落地青花瓷器旁的姑获鸟,她往花瓶后躲了躲,屋子里满是神气,她有些发虚。也想跟去,却又觉得下去恐怕要成为众矢之的,毕竟唯独她是个妖怪,是个不被妖界纳入籍册的恶妖,怕是有命下去却没命回来。

    定瑞与狗子相视一眼,接着又不约而同地看向了姑获鸟,姑获鸟被他俩的眼神吓得当即化成一缕轻烟,花瓶之后顿时只剩下一小截白骨落在地上。

    狗子与定瑞再度默契对视,它们对于林苏青,彼此各有秘密,却也彼此心照不宣。良久,狗子忽然开口道:“你别指望从我这里问出子夜元君的下落,我也不清楚她在何处。反正,你我都晓得了她还应该还活着就是了。”

    “不是我不来告诉你,我知晓得并不比你早多少,况且我有任务在身,岂能私自跑来三清墟?”狗子起身走向楼梯口,而定瑞则正好站在路口上,于是它背对着护栏坐下,也不打算下去,而是与定瑞接着聊起来。

    “我们能做的微乎其微,且看他自己造化吧。”狗子说完,沉默了片刻,俄尔问道:“倘若他当真……你如何看待?”

    一直看着狗子的定瑞,朝楼下深深地望着,没有回答。狗子也望着楼下,喃喃低语道:“我也是,但我们也有所不同。”大约是出发点的不同,怀着不同的初衷。或许曾经是相同的,但是现在,狗子认为它比之定瑞有着不一样的地方。毕竟,它已经不是像定瑞那般,只终于子夜元君独一个。

    ……

    林苏青一行刚下了楼道走到紫水阁一楼,便与刚步入紫水阁的两位掌院先生们打了照面。

    紫水阁与别处的学子寝楼不同,它并不大,并不像别的宗院那样分许多层楼,有许多间厢房。紫水阁只有独一栋,六角撮尖顶罩着的三层小楼,每一层楼只有独一间房,每一间房内都是分着前厅、内室、与后房。不过这三间房并不是独设,它是在紫水阁内的三层复式小楼,三层楼之见是木制楼梯相通,以门相隔。

    论起来实质依然与天修院和天武院一样,一处寝房住上两三名学子。只不过天瑞院的一处寝房比之大上许多,每名学子的空间也多出许多,且是将门一关便拥有独立的空间。

    仿佛在天瑞院创办伊始就已经决定过今后不会招收多少学子,一处楼阁三间房,不就是每一届招收至多不超过三名。

    因此,居住在二楼的林苏青,打头刚下来,转过拐角没出几步,就见芜先生与孔戮先生各自带着两名弟子,转过了走廊准备上楼。

    不巧碰成了僵局。

    林苏青单手负在身后走的,此时恰是立在楼梯之上,不过是寻常的挺拔,恐怕已经不小心变成了居高临下。

    单单是他一个人便罢了,不巧他身后还跟着不少,夕夜与翼翼,还有隐于暗中的洛洛,谁的姿态也不差。芜先生与孔戮先生随身的学子必然都是各院的佼佼者,可比之夕夜与翼翼两个,他们输了不止七八分。从而,林苏青也赢了,便成了别有用意。

    芜先生的脸色已经铁青,他轻咳一声,肃清了嗓子。林苏青侧身与夕夜温和道:“夕夜,你怎可失了礼数。”

    夕夜一诧,随即恍然大悟,但他并不上前去,而是依然立在林苏青身后,就地向楼下的芜先生垂首捧手过顶,恭敬道:“学子夕夜拜见芜先生。”

    翼翼的嘴角不由自主地抽动了两下,孔戮与一旁蹙紧了眉头,芜先生已经是气得胸膛起伏,不过这些细节,轻易不能察觉。

    埋着脸的夕夜斜勾着唇角狡黠的笑着,心中暗暗将林苏青实实在在的夸了一番。

    这一拜,他听的是林苏青的话。他是天修院的学子不错,可是他首要听的不是天修院掌院先生的话。

    林苏青不卑不亢的微笑着下楼去,边走边捧手赔罪道歉:“舍弟少不更事不知礼数,还请二位先生海涵。”

    芜先生的眸子霎时跳了跳,且连对许多细节之事不大敏感的孔戮先生,亦是愕了一瞬,他们都知晓夕夜的真实身份,区区一个化名岂能瞒住他与生俱来的力量。而林苏青这个凡小子显然是知道他们知晓,故意说的这番话。可是,能骂他吗?不能。如何骂?是狗仗人势?还是人仗狗势?哪个也骂不得。

    芜先生与孔戮先生负手立定不再前去,只等林苏青一行下楼来恭迎,算是平他一局。

    林苏青大步迎上来,掸了掸衣袖,拱手行了一个谦逊但是不隆重的迎客礼,道:“在下林苏青,有失远迎。”

    拱手前,他抖了抖手,将宽大的袖子抖落下去。这一动作,令芜先生与孔戮先生当场怔住了,登时看向翼翼。

    翼翼的面色从方才刚来紫水阁就始终是苍白发灰,这时更显得暗沉,她不得不回应道:“这位是天瑞院现任掌院先生——林苏青。”

    与天修院榜十一郭敏一战,在场的都知道他不过是会用幻术的凡人林苏青,怎的……

    更令二位先生怔愕的不止如此,而是——倘若不是他故意显摆,他们竟然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穿的是天瑞院的鲛绡衣。他一个凡人,居然震住了鲛绡衣的光华,不,是盖住了鲛绡衣的光华。他果然不是一个凡人。

    “那是……”天修院的学子也识出了他那一身衣裳,“鲛绡衣……”

    “哦。”林苏青故作察觉低头看了一眼,随即道,“先前一直穿的是白虎神尊换下的皮毛所制的偃月服,这才刚换上的掌院官服,巧的是正好合身。”还是借势。

    不过有心人怕是要误当成挑衅。

    芜先生与孔戮先生没有相视,心中却已经有了交流。

    “方才一片大乱,我以为魔族作乱,原来是林苏青林先生。”芜先生看似和颜悦色,实则出言极具讽刺,而后道,“林先生,三清尊者请你前去……议,事。”

    字音落脚处处不怀好意,分明并无过节,却已经生了如此这般的敌意,恐怕不是因为他方才的借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