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二百七十一章 生死时速
    而这头云壑之中,林苏青四平八稳,从容不迫的缓缓行走着,落步如轻点湖面,漾开粼粼波光,忽然,自山谷底下猛地旋起一柱风!越旋越猛,越旋越高,直冲着林苏青脚下冲上来!然而四周的林荫却片叶未受影响!

    有古怪!林苏青当即从袖口抽出毫笔,凌空绘下一张敕邪令,向下压去,试图以此等高阶符令前去镇压。但他有自知之明,恐怕自己灵力有限,为了以防万一,他旋即将笔横在指间捏决生法。

    顷刻,只见他周身上下瞬间散出莹白的光辉笼罩了一层蝉翼似的薄盾,将他包裹如完卵。

    脚下的绳索被飓风冲得晃荡不止,林苏青连忙从脚底涌泉穴抽起力量,使得身体获得最大的向上的浮力。他快步跑起来,只是偶尔点一脚绳索以此借力。而点的那一脚尤为关键,绝非随意一落,随意一起。如果落脚不稳,绳索一晃,便会将他的力量荡散,令他失去平衡,便很有可能因此失足落下。

    因此,他每落的一脚虽然看似轻矫,然实则慎之又慎。

    霎时间他步履轻疾,犹如落叶浮于风隙,看似飘飘荡荡摇摇欲坠,却始终维持着前行。

    可是!山谷之下的那柱旋风偏似特地盯住了他似的,见他愈是迅疾,几乎追不上他的步伐,便立刻拔起来像鞭子一鞭又一鞭的抽打他,并更迅猛地追着他向前旋去。

    眼见着那柱风越逼越紧,越紧越近,风柱更是分出四五柱,五六柱风鞭,阻拦他,抽打他,试图缠住他,将他拽下无底深渊。他一刻也不敢松懈,只管一鼓作气向前冲,步法百变,飘忽若神。

    “这是防御型阵法?还是主动型阵法?”林苏青心道,“我是奉尊者的传召而来,阵法作何会攻击我?”

    他一边凝神寂照,将灵气下照丹田,踏风飞驰,还一边运作真气如甘露灌顶,通达全身经脉与血髓,使外加的庇照更为坚固!

    刹那,风大作!不止是追在他脚下的飓风柱,还有于绳索之上的高空之中,原本袅袅的云雾此时也忽然聚得更浓,浓到蒙住了他前方的视线,遽然看不见一丁点绳索。

    “这不像简单的防御型阵法。”他心惊道,旋即飞速捏决,诵念起诀法:“风气者飞廉也,皆我之真意。八面来风!勿忘勿助!”

    当下诀法生效,召动掌管八面风向之灵,适才狂作的飓风,顿时因为诀法而变小了些,但仅仅只是散去了方才分裂出来的风鞭,而仍然留着一柱旋风追赶他,试图将他带下山谷。

    肉眼可见的只是那些风鞭忽然散去了,然而实际上,如果能够看见,便能清楚其实在诀法生成时,瞬间便有透明无可见的风从四面八方涌来,是它们冲散了那些扬尘拨土的风鞭,亦是它们使异风得以平衡,令产生异风之处恢复自然。

    饶是如此,林苏青仍然不敢大意。可是云蔼无际,实实地遮住了前方的绳索,他看不见也感知不到,唯能凭靠怀揣的迷谷树枝,在迷谷树枝的指引下,一刻也停留的向前飞驰去,可谓步步赌命!

    他灵力浅薄有限,但眼下哪能有暇心去顾及是否应当留存灵力以备后患,他只管拼尽全力向前驰跃,但凡迟疑一步恐怕就要被脚下的旋风拽住拖入寂寂深谷。

    看见了!

    他乍然一眼从白茫茫一片中看见了前面影影绰绰的三清宝殿,快到了!

    与此同时,前方遮蔽的浓雾突然迅速散去,本以为考验将过,即将脱离阵法,孰料眨眼就见着那连接着三清宝殿那头的绳索突然断开,迅速地往山谷下坠落。眼见着前方无路可去,再去便是踏空坠落,但不去,亦是坠落!

    “莫非是幻术?”林苏青灵光一闪,他把心一横将双眼一闭,悬着一颗突突狂跳的心,赌着命依旧跟随迷谷树枝的指引继续向前。左不过是落下去,何妨一赌!

    呼!猛地有风啸声打耳旁刮过,是来自山谷的飓风的攻击,林苏青闭着眼睛仅凭着知觉去感应,去躲避。

    他在心里回忆着方才模模糊糊所见到的三清墟,估算与那端的距离,一往无前。蓦然他乍然感觉脚点得比先前稳当,踏实之下更是传来脚踏实地的感觉,他这才睁开眼,一看果不其然,他已经成功抵达了对岸。

    眼前正是宏伟雄大的三清宝殿,这脚踏实地的感觉,是真的,他回身看去——

    那条绳索还在,云雾依然袅袅蒸腾,朦朦胧胧但不遮眼,风依然飒飒地响,凉而不猛。一场惊心动魄,到头来仿佛一切如初,仿佛他尚未出发。可是狂跳不止的心脏,是在真真切切的提醒他,方才的的确确经历了一场与死亡擦肩而过的危险。

    他心有余悸的回过身抬头望向肃穆的三清宝殿,那来时的山谷飓风,与消失不见的绳索,会不会是为了阻止擅闯三清宝殿的莽撞者而设下的?可是,他并非擅闯啊,他是奉命前来。

    那……是故意针对他?

    不,也许并不是。也许只是对来者的考验,是无论谁来都一视同仁,必须闯关?即使是奉命而来,也须得自行通关?

    拿不准到底是何用意,他只知道他险些真的将命送在这里。恐怕只能进去与三清墟的尊者们见上一面,才能知晓到底是有意还是无意了。

    三清宝殿并非直接座落在地面上的建筑,须得先登上有极长极陡的一条石梯,林苏青并没有立即上去,他立在石梯前仔细数了数,统共有九百九十九层台阶,怕是又有什么阵法。

    有了前车之鉴,这回他没有了先前那般的掉以轻心。

    “原以为只是传我来问话,或是降罪责罚,没料想却要趁机取我性命。”林苏青心道,“无论是有意,还是本就一视同仁,我若过不去,与前来送命有何分别。”

    所谓破例免试招收他这名学子,然而到此一步,怕是并不比真才实学的考上要简单。何况他原本要考的天瑞院,并不在意武试,恐怕直接考还比来“闯阵”要容易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