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二百七十六章 虞美人是爱人的鲜血
    “猜的。”

    “这也能猜?”夕夜是不信的。

    “会下棋吗?”林苏青问他道。

    夕夜迟疑了一下,诚实道:“下得不好。”

    “走一步子占一个地儿。”林苏青起身路过他出去时,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夕夜听得一头雾水,蹙着眉头思考着他的话。

    回过神来时,林苏青已经出门去了。

    “我估摸着,他在他所去过的地方都设了什么术法。”狗子用力一蹦,扒拉着凳子的边缘爬上凳子,坐稳后道,“那些术法便如同他布下的眼线。”

    夕夜惊奇地回身望去门口,随即有扭回身来,冲着桌对面端坐的狗子问道:“当真吗?”

    “用幻术的话,并不难。”狗子点点头,“倘若他当真如此的话……”

    “所到之处皆留术法,那得耗多少灵力啊。”夕夜瞠目,讶然感慨,“即使只挑选出有必要的地方,可是一处接一处,积少成多,也是巨大的消耗啊。何况,每日需要留意那么多的地方,那样脑子也很累呀!”

    夕夜语罢旋即又扭头望向早已没有林苏青身影的门外,倏然一震,连忙回头扒饭——他还有他要做的要紧事,不可耽误。

    而狗子却一直出神的望着门外林苏青远去的地方。它所推测的尽是猜测,但倘若林苏青果真如它所猜测的那般有意在某些地方设下术法充当眼线,为他搜罗讯息的话……至于灵力的消耗,以林苏青的身份来说不算什么,不过,这就不得不多想了——

    以林苏青后来所修来的那一星半点的灵力是不可能长期分散支配的,他如果当真如是行事,唯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林苏青可能借助了力量,可是又不太现实,毕竟他身种蜉蝣归息令,胆敢借助丝毫,只怕蜉蝣归息令会立即使他魂飞魄散。

    狗子犹如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它自问最了解林苏青,但自从林苏青的神识去了一趟昆仑山的典藏楼之后,回来便如同换了一个人。连它都时常觉得陌生,只怪昆仑山的典藏楼,不可思议。

    ……

    想看懂林苏青的,现在谁也看不懂,却也有不必看懂他的。

    林苏青不急不忙走到紫霄阁时,幽梦已经立在阁楼前等候了,她一身蓝黑色的裙袍平时看着都近乎于黑,唯独今下,在清晨微煦的阳光下泛着幽幽的蓝。

    大约是因为微风柔软;大约是因为晨光灿烂,大约是因为阳光刚好洒在她脚尖前……她原先的一身戾气,此时只剩下了冷冽,像一柄闪着寒光的利刃,蒙上了一层透明的薄纱。她刚刚好立在阁楼所投下的浅灰色的阴影里,与阳光只隔着一条线的距离。

    她笔直的立着,没有寻常女子的温婉与娇羞,丝毫不怯,坦坦荡荡,却又有她独特的一种气质,不是一派正气,有些坏,叫人一眼看上去就觉得她不好招惹。美丽而狠厉,宛如一株绝世独立的鸢尾花,美成一只蓝蝴蝶,并不惊艳,却引人深嗅。

    幽梦其实生得很美,五官也生得十分精巧,细细的娥眉微蹙,底下一双轻轻眯着的瑞凤眼,眼光流而不动,神光内收,小巧挺翘的鼻子,与宽度比鼻翼宅的粉唇,虽有洛洛的冷厉感,但不同的是,幽梦细看生得秀巧,不如洛洛大气干练。

    若非亲眼所见,很难相信这样秀丽的少女有着狠辣的魄力。

    “可看够了?”当林苏青走近时,幽梦蓦然开口问道,他们一个立在阴影里,一个立在清晨和煦的日光下。

    林苏青舒颜一笑:“常言虽道‘非礼勿视’,可我明知你在等我,而我却刻意避开不见,岂不显得别有用心?”

    幽梦看他的目光也好不避讳,直勾勾地盯着:“我当你是想起我了,原来不过是假装坦荡。”

    林苏青举着眉头,佯作疑惑道:“我本就坦荡,又何需假装、”

    哪料幽梦突然就是一铁鞭甩来,虽然没有抽他,可仍也吓了他一惊:“幽梦姑娘,你何故又用鞭缠我?”

    “带你去一个地方。”几乎是她说话的同时,她已经用力拽着林苏青出发。

    林苏青的双手被她的铁鞭贴身束缚着,没得挣扎,只能妥协的跟上:“这次是去哪儿?”

    幽梦没有理他,屈指含入口中打了一个响哨,旋即招来一只巨大的飞鹰,她扬鞭将林苏青甩上鹰背,旋即自己也飞身上来。

    林苏青画了许多次飞鸟,这次却是真正的乘上了。

    “这又是你从何处偷来的灵兽?”林苏青故意问她。

    “我自幼饲养的。”没料到幽梦居然真的回答了他,愣神之际林苏青倏然穿过云层看见了底下的圆环广场。

    诧然道:“三清墟有规定,学子不得擅自下山。”

    “你还在意三清墟的规矩?”幽梦斜了他一眼,不以为然,“比起不熄之火,学子不能下山又算得了什么。”

    “嗯,这倒也是。”林苏青尴尬的点点头,这则条令的确对他没有约束,毕竟他是掌院先生,“我倒是无所谓,那你呢?”

    “我?”幽梦回眸挑着眼看他,“我更无所谓。”随即屈指含在口中打了一记响亮婉转的哨子,令飞鹰加快了速度。

    却是在掠过圆环广场时,林苏青晃眼看见——那广场之上似乎多了三个黑点,难道是新增了阵法?

    不等他细想,大风从耳边呼啸,幽梦驾飞鹰带着他穿过了一片深林,落在了深林深处的一地虞美人之中。

    这里没有别的花,只有虞美人红红火火争相竞妍,娇艳无比,如泼洒了一地的鲜血,而花心的黑色却又像一只只眼睛,在看着。

    见她蹲下去采,林苏青心中莫名,不知她有何用意。虞美人是花,亦是一味药,可镇咳、镇痛、镇静,亦可治疗腹泻、痢疾、热邪妄动所致的上身烦痛。

    可是幽梦说过,她善用毒,那么,怕不是要提取虞美人的毒素?毕竟它的毒素会导致中枢神经中毒……

    虞美人虽然能治病,但它也能要人命……

    这时,幽梦已经采了几朵虞美人,放在胸前并非凑着去嗅,而是用手扇着,以风将花香带出来。

    她道:“你以前常来这里。”

    “是吗。”林苏青貌似从容,“我不记得。”

    幽梦一张手,铁鞭迅速从林苏青身上脱落,飞回幽梦手中,被她收回腰间。而后,她走出几步,站在虞美人的花丛中,与林苏青隔着四五步的距离,严肃道:“你对我说,这一地的花,都是你所爱之人的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