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二百七十九章 决定
    幽梦所催动的一定是不一般的决法,因为即使看不见离鸦的脸,也能从他僵住的嘴角看出他有所忌惮。看书阁WwΔW.『ksnhuge『ge.La

    霎时,幽梦一鞭甩出,离鸦当即闪躲,而那鞭子却立刻追随他去!

    即使鞭法再超群,甩出之后的去势都必然有所规律,可是幽梦的骷髅鞭子却毫无规律,饶是离鸦是立马朝着相悖的方向躲避,那鞭子也能立刻调转方向去攻击他!

    一鞭抽在离鸦身上,却如一鞭打破了一个泡沫,离鸦瞬间碎成一群乌鸦飞散,扑着幽梦而去,然而真正的离鸦却隐藏在鸦群之内,暗中偷袭。

    “小心!”林苏青一把将身前的幽梦拽退到身侧,他抬手张开五指便布下一张赤色光盾,将鸦群连同隐藏在鸦群内的离鸦的暗器,一并挡在光盾之外。

    鸦群见那光盾立刻止住了冲击,而光盾还是受到了肉眼无可见的攻击,只见光盾之上突然如同石子落水,打出了几朵涟漪。\

    林苏青单手捏诀,光盾当即化成一张光线编织成的大网,将那群乌鸦一网打尽,大网扑去,一网兜住所有,尚未收紧那群乌鸦便立刻化成了黑烟,转眼散尽,同时黑烟也将光网腐蚀消失。

    而后风声一紧,林苏青转身向后一个剑诀一指,幽梦脖颈后一只乌鸦顿时烟消云散。

    一看幽梦正傻愣愣地偏仰着头望着他,难怪疏于防备。“看我作甚,留心危险。”他提醒幽梦道。

    幽梦登时窘迫的撇过脸,随即持鞭一甩,将正欲从侧上方袭来的鸟喙黑衣人逼退。她收回鞭子时,驭着飞鹰神情严肃地警告魔族道:“你们可不要忘记曾经的战败约定。难不成想再搏一个一败涂地?”

    “哼,今时不同往日。”离鸦忽然现身,极具蔑视道,“你以为还会有第二个丹穴山吗。哼。”

    幽梦哑口无言,林苏青转念一想,当即顺话问离鸦道:“怎么不会有第二个!”

    “呵呵,单凭天界对丹穴山那般手段,难道还会有别的神域愿意出手相助吗。”离鸦的不屑,从他斜着的薄唇就能一览无遗。

    丹穴山……丹穴山到底发生了什么。离鸦的话激起了林苏青的迷惑。洛蕖神尊的沉睡,子夜元君的离世……可是丹穴山曾经帮助天界镇下了魔界,并封印了魔神蚩尤不是吗……难道与天界有关?

    “天界对丹穴山做了什么?”明知道应该沉住气,却不小心脱口而出,他自己都不知道究竟为何这般急切的想知道缘由。

    离鸦石灰似的脸上拉开一道血口子,是他鲜红的薄唇,他阴险地笑道:“你跟我走一趟,想知道什么我就告诉你什么。”

    “魔族的话不可信!”幽梦当即提醒他。

    可是,能不能信抛开不谈,他原本就有打算去魔族走一遭,从他设计熄灭明堂里的那盏灯之后,他就如是想了。

    林苏青是一个喜欢答案的人,有疑惑就必须有答案。不去黑白的边界走一遭,如何确定自己不动摇?不去人人喊打的魔界看一看,如何确定自己不是祸患?他想给自己一个答案。

    人最难看清的就是自己。他看不清自己,所以无论他自己怎样认为,也都不过是他自己主观的认为,他需要切实际的结果,需要清晰的答案。

    “我跟你们去。”

    林苏青话刚出口,幽梦便是一怔:“你疯了?魔界一去难回头,等你明白你现在所做的决定有多荒唐时,一切都晚了。”

    “任何时候做任何事情都不会晚,感叹晚了不过是对自己没有信心做到的托辞。”林苏青侧首认真看着幽梦,持重道,“我必须跟他们去,你先回去。”

    “那我和你一起去。”幽梦不懂林苏青所谓的迫不得已,但既然林苏青执意要去,那她索性也不回了。

    “不行。”林苏青难得沉着眉头这般严肃,“你回去。”

    “轮不到你命令我。”幽梦一口回绝了他。

    “你们废话可真多啊。”离鸦忽然道,“你当是做客呢?岂是你想去就去?”

    离鸦说着话话里一狠,他记着方才那一鞭的仇恨,话音未落旋即便如一道闪电逼近,幽梦正欲出手应对,迅雷不及掩耳之际林苏青静静地往边上跨了一步,整个儿挡在了幽梦身前。幽梦惊诧,作势要上前去对阵,眨眼离鸦便退了回去。

    “我可以跟你走,但你必须放她走。”

    “你有资格跟我讲条件?”离鸦原本就骨头如柴,此时作攻击之势,佝偻着腰身便显得更为瘦小,但他的瘦小绝没有弱的感觉,他宛如一匹随时会突袭的野兽。

    离鸦极不像鸦,他令林苏青忽然想到了另一种在他原先的世界里已经灭绝的野兽——巨鬣([liè)狗,是可怕的野兽。

    “你有资格跟我讲条件?”林苏青将这句话原封不动的还给了离鸦,不过并不凶狠,只是寻常的反问,却还是把离鸦气得胸膛剧烈起伏。

    “离鸦大人,尊上吩咐要活的……”

    “滚开!”

    身后侧的一名鸟喙黑衣人刚上去低声地形他冷静,便被他一臂挡开,内力因迁怒而去,震得那名鸟喙黑衣人迭出许远,大吐了两口稠血。

    “你,活着。”离鸦用力指着林苏青,可是他们此次出动任务是不能留下痕迹的,接着指向偏向了幽梦,狠厉道,“你,必须死。”

    “我劝你先冷静冷静。”林苏青不慌不忙地说道,但语气颇为庄肃,像是真的在为离鸦着想似的,“她死,我死。”

    幽梦心中一紧,霎时难以呼吸,这四个字人如雷贯耳,击得她的脑袋嗡地一声后,开始发昏。

    林苏青将幽梦护在身后,与离鸦对峙着,而幽梦却将骷髅法鞭一收,怒喝道:“耽误什么,还不开路。”

    林苏青一怔,连忙回头劝住她:“你回去。”

    “你闭嘴。”幽梦一眼将林苏青的话瞪回去,随即瞪向凌空悬停在飞鹰前离鸦,“既然是受命出来跑腿的,你不知道如何讨主子欢心吗。”

    当然是越快回复任务越好。

    林苏青无奈叹道:“我是要保护你……”

    “闭嘴!”幽梦再次瞪住林苏青。

    这时一堆乌鸦汇聚到飞鹰身旁,聚成一团像是黑压压的云朵,林苏青看见了毫不畏惧的迈步上去,却被幽梦拽住。

    林苏青立在乌鸦聚成的浮云上,摁住她的手,双眼注视着她的眸子,严肃而认真道:“走。”

    “万分抱歉——”离鸦原本就尖锐的声音被他可以拉得更高更长:“她必须——死!”

    说时迟那时快,离鸦已经张开装比,披着的黑袍斗篷底下,自他双臂之下,顿时飞出一群群一支支的黑影子,速度太快,仿佛是一把把利刃,可是它们会避开林苏青,只袭击幽梦,像是一只只速度极快的乌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