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二百八十二章 拨开云雾
    谈话间狗子那对毛绒绒的脑袋上所竖立的耳朵,不时地机敏的向后撇了又撇,同时它问林素清道:“那你打算如何忽悠?”

    “对于夕夜的性情,拐弯抹角易被他识破,不好。当然是——单刀直入了。”林苏青说话时,貌似不经意地向狗子的耳朵所撇去的方向扫了一眼,“直接问他究竟认识不认识幽梦。”

    “不过说来,早前就有奇怪了。”林苏青再次扫了一眼狗子耳朵撇过的方向,语气如常,“幽梦再如何绝对谈不上丑,可‘初次’见面后夕夜就叫她丑八怪,嘶~怕不是他与幽梦有恩怨旧仇?”

    “哦~”狗子意味深长的应道,迎合时它的耳朵撇了撇便停罢了,只是如常般静静地竖着,接着它就地一趴,发懒道:“已经走了。”

    林苏青闻言斜眸看向后窗外的那棵枝繁叶茂的大树,临近窗口有一些细小薄软的枝叶无风也晃动。

    “你几时发现洛洛在暗中跟踪你的?”狗子抬起爪爪掩着嘴打起困倦的哈欠问道。

    “刚刚。”林苏青目光盯着供台上的那盏看起来毫无生气的长明灯,寂灭的灯盏与热闹的红色桌面对比鲜明,“我起先是随口蒙的。”

    “这都能让你蒙对。”狗子眨巴着溜圆的眼睛,忖了忖后道,“还是洛洛没有按捺住。可是,奇怪呀,她可是刺客,刺客的基底就是忍耐啊。”

    “这不侧面证明了,洛洛跟踪我的缘由对她来说事关重大吗?”林苏青微微含笑道,“洛洛恐怕早就想揪出我的身份了。”

    “嗨呀哈哈哈哈,那你开心了,不止是你想弄清楚这个‘谜团’了。”狗子故意打趣他。

    “那是,比起你们早就知晓真情却偏是要隐瞒于我,洛洛简直太可爱了。”言虽如此,可是林苏青真正感慨的却不是如此,“洛洛可是我破解迷题的关键啊。”

    狗子突发奇想,一个机灵做起来,眸子里闪着鸡贼的小光:“那我要不要帮你增加一下难度?”

    “我听说这个季节炖一锅狗肉,单是闻一闻都能大补。”林苏青扬着一侧眉毛挑眼看去,“嘶~我要不要将这个方子告诉给夕夜呢?或者……同时放风给其他宗院的学子们……有福同……”

    “补你一脸粑粑!狗屎你补不补!”狗子气得一口粗气甩林苏青一脸鼻涕点子。

    林苏青淡定抹去一脸鼻涕星,笑了笑不说话。

    “对了。”狗子瞅了瞅他,问道:“空穴来风必有因,你总不能是突发奇想去蒙洛洛吧。”

    “他方才的确是试探着蒙的,也的确并未确定洛洛真的在跟踪他。起初,不过是猜测。”林苏青回想起先前去三清殿时候,“料想我有危险,夕夜威胁了姑获鸟来助我。”

    “姑获鸟?”狗子想了想,“那又如何?姑获鸟不是你的法器吗,她去是应该的啊。”

    “可是,以夕夜的性情……?”林苏青回眸示意狗子往下分析。

    “对啊!”狗子豁然开朗,“应该是洛洛!”

    “除非他当时没有找到洛洛。”林苏青接道。

    狗子当即再接道:“或许洛洛寻了理由临时离开,因此即使知道夕夜在找她,即使她就在边上,她也不会出现。”

    出现的后果肯定与平时林苏青忽悠夕夜不同的。

    林苏青打量了狗子一眼,道:“原本应该保护夕夜的洛洛却在暗中跟踪我,而原本应该多留意我安危的你,却在暗中跟踪洛洛。”说完他别有深意的一笑。

    狗子一句话噎在喉咙里,它本想狡辩——“我跟她不就是在跟你”,转念一想,实在苍白无力。

    “这么说来,洛洛果真是关键。”

    狗子闻言抬头一见林苏青转身即走,它连忙起身跟去问道:“你去哪儿?”

    “找夕夜。”

    ……

    他们抵达时,夕夜正在圆环广场之上的圆台上与一名天修院的学子交手,精彩过罢了,等到那名天修院学子认输下了圆台,狗子侧首看了看林苏青:“何时问?”

    “正在问。”林苏青专注的看着圆台之上的夕夜,当夕夜的目光在底下的人群里扫寻接下来的对手时,一眼看见了身着月白色鲛绡衣扎在人群之中的林苏青,他惊喜地朝着林苏青大挥双臂。

    狗子一脸茫然的看着,什么正在问?怎么问?如何问?

    林苏青点了点头算是回应了夕夜的招呼,而这时又一名天修院学子飞上了圆台。待他们交手过半,狗子还是没想清楚林苏青所谓的“正在问”是什么意思,然而这时,幽梦来了。

    远远便听见献殷勤的学子们此起彼伏的为幽梦让位,比看圆台之上的比试还用心。

    “哎哟幽梦师姐来了!”

    “快让让!幽梦师姐来了!”

    一片骚|动中,林苏青始终目不转睛地紧盯着圆台之上的夕夜,显然圆台之上能察觉底下的动乱,夕夜与那名天修院的学子不约而同地转头往下眺了一眼,只不过,他们的眼神各有不同。

    “问完了。”

    趁着幽梦还没看见他,他转身便走,狗子扭头远远望了一眼纷纷围绕向幽梦的人群,紧忙回身去追林苏青:“这就问完了?我没见你问呐!”

    “夕夜与幽梦没有恩怨旧仇,他也是刚认识幽梦。”林苏青边走边说道。

    “什么?什么意思?”狗子茫然,想起方才到底是什么缓解它错过了?

    “就是这个意思。”林苏青脚步很快,逃也似的三步并作两步的走着,追得狗子的小短腿儿飞快倒腾,“你赶着投胎啊走这么快!”

    “差不多吧。”林苏青玩笑道,但脚步不曾停顿,反而越发的快。

    狗子恍有所悟,紧跑两步追到他边上,扭着脖子问他:“你是在躲那个幽梦?你躲她作甚?哦~她是不是喜欢你?诶这一点我们很像啊,哈哈哈哈诶诶主上也是如此,你是不晓得主上每回去天界时,都要躲着那凌霄仙子。想不到吧,哈哈哈哈哈咱们主上也有难办的对手。”

    莫名戳中了狗子的话匣子,它一说就停不下来了。

    “那个幽梦你喜欢吗?我瞧你俩挺般配,不过我想不明白幽梦怎么会喜欢你呢?她可是幽冥双神的独生女,多少神仙都求而不得,就算是神域的贵公子,她也从未高看一眼。听说,她还是三清墟本届学中的前三甲。”狗子越说越起劲,“诶诶诶,你俩若是成了,也挺好的。”

    “怎么说?”林苏青听着,其中仿佛有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