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二百八十三章 强与弱,只是单方面对比
    “这个说来复杂了,要从许久前说起了,浪费口舌,懒得说。”狗子撇了撇他,懒得连呼吸都嫌费劲。

    “我记得你曾提过幽冥界的事情。”林苏青回想起先前在灵泉苏醒后,去平远寺的路上狗子提起过的一些事情,“人死了、妖死了,皆是归去幽冥界。而,凡人在凡界;妖,乃妖界;幽冥,乃幽冥界。”

    “嗯嗯,是这样没错。”狗子闭着眼睛点头称是。

    林苏青继续捋道:“凡界与幽冥界服从于天界,受天界管辖。”

    “嗯嗯是的没错。”

    “然,天界忌惮妖界。”林苏青此言一出,狗子刹那睁眼,“凡人太脆弱了,凡界不比也罢了。神域超然于世外,也不比在其中。那么我认为,天界、妖界、魔界,这三界可以算是平起平坐,我这样认为算对吗?”

    “嗯……”狗子忖度着,它不是在想林苏青说得是否正确,而是在想当说不当说,它想了想还是点头了,“嗯是这样没错。”

    “可是,妖界的妖死了也是归去幽冥啊,那么幽冥界何以落得个天界的附属界了?”

    狗子的眼睛眯了起来:“你这人嘴真毒。不过这个“落得”两字毒得很到位。”

    “我只是想打开你的话匣子。”林苏青笑笑道。

    “幽冥界啊,它曾经是第四界。”狗子觑了林苏青一眼,步子迈得慢了下来,小短腿儿前前后后走起来,整只身子颠颠儿的小跑着。

    “所谓四界即为——天界、妖界、幽冥界、凡界。那时候那位神尊还未入魔,没有魔界。”狗子边说边不时的偏过头望一眼林苏青,下意识地还当他是曾经那个懵懂傻小子,“如你所言,凡界脆弱贫穷,十分落后,后来他们归顺于天界,求天界帮扶。于是天界便不时派神仙下凡帮助凡界推演,譬如一代一代的金龙皇帝、一朝一朝的文臣武将,一轮一轮的才子佳人……其实早就在司命星君的薄子上写好的,该是谁下凡便是谁下凡。”

    “可是幽冥界不同,幽冥界在凡人的心中是可怖的,是与他们所害怕的死亡沾边的,比不了天界金灿灿的伟岸形象。他们憧憬向往着神仙,畏惧抗拒着鬼魂,所以幽冥界在那时候,不比如今的魔界招待见。”

    狗子一本正经的讲述着来龙去脉。

    “真真儿是一个天一个地。可是尽管凡人脆弱且不堪一击,但无论是哪一界,都离不开凡人为作为基底支撑。于是幽冥界便与天界达成了同盟,从而幽冥界也多了许多鬼神,譬如幽梦的父母幽冥双神,曾经可是人人畏惧的幽冥双煞。”

    林苏青笑着看了看狗子,它果然越说越想说,起了劲头。

    “可是天界多卑鄙啊,呃……我是说天界多聪明,多智谋。”狗子闪了舌头,“现如今的幽冥界,那些个在位的官职,哪个不是听奉于天界,要么就是天界直接调派去的,幽冥界啊早就已经只剩下个空架子咯。”

    “那么,我是否可以理解为,若不是当初的那位神尊堕入魔道,到如今便是天界与妖界二分天下?”

    “不不不。”连连点头的狗子猛地连连摇头,“只要凡界还在天界手里,妖界就分不了天下。所以啊局势只能这么看——倘如没有魔界,便是天界一界独大,但妖界能打垮天界。”

    “怎么说?”这说法不是前后矛盾吗?不懂这些纷争的林苏青,一时想不明白。

    狗子瞅了他一眼,眼神颇藐视他,勉为其难的解释道:“如果一个人,他浑身流脓长疮,奇痒无比,疼痛难耐,肠穿肚烂,神智失常,且隔三差五来一场夺命的大病,可是这个人他始终活着。”

    “那倒是,不如死了。”

    “就是这么个意思。”狗子点头道。

    “这么说,如今实力最鼎盛的是妖界……”林苏青捋着前后获知的讯息与线索,揣摩着这方世界的面貌。

    “要不然灵太……”

    林苏青一个眼神过去,狗子霎时住了嘴:“我什么也没说,我刚才放了一个屁。”

    “要不然灵太子怎么会死呢……”林苏青眯着眼睛饶有深意的看着狗子,将它的话补齐,见它被看得心虚,林苏青继续看着前方走着。

    边走边说道:“妖界的帝君祈帝,爱慕子夜元君,而子夜元君因为种种原因逝世了。这其中的原因,莫非就是丹穴山提不得的禁忌?”

    林苏青戛然止步:“难道是……怕妖界与神域联合。”

    “是你说的,可不是我说的。”狗子心虚得眼珠子溜来溜去,“我可没说啊,我一个字也没说。”

    林苏青紧紧地打量着狗子,目光如炬,洞若观火,狗子是本着让他知晓的心,狗子想让他知道。因为如果不想让他知道,以狗子的性情,它早就编排的幌子将他绕过去了。

    如是想来,自从他定下了来三清墟,狗子便再也没有阻止过他调查真相。甚至有时候还顺势助他一臂之力……

    “是主上的意思?”他蓦然问道。

    狗子瞥了瞥他,撅着嘴道:“这也是你说的,我可没说啊。”

    既然不承认,便不再追究,心照不宣。林苏青付之一笑,琢磨起方才的推测来。倘若推测如实,而子夜元君的确辞世了,那么便是坐实子夜元君对妖界祈帝属了情,二者两情相悦……那么……

    “子夜元君的死……与天界有关。”林苏青的步子又是一顿,“不……”他立刻反驳了自己,妖界怕是也不会赞同这桩恋情,神域毕竟与天界根生一门,何况神域强势,恐怕妖界不免担忧自己被天界统治。

    林苏青猛地想起那日在客栈内,狗子憋不住刺的夕夜的那一句——“如果不是因为你娘,她也不会死。”

    还有夕夜的那句——“会打破天下的平衡,失去平衡,可能会造成万物覆灭,重新轮回。”

    “谋杀!”林苏青的脑子里突然想到这二字,“可是,不合适的恋情,从古至今,拆散过多少对,为了维稳,拆散不就是了?何故杀害?何况……死的是神域的天神……”

    见林苏青是不是自言自语嘀嘀咕咕,狗子叹了口气,顿下脚步,堵在他脚前,坐稳后抬起头凝望着他,郑重其事道:“林苏青,有一句话我想说很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