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二百八十八章 莫要妄自诋毁不知之人,揣测不知之事
    “诶你看你看……”有学子匆匆拉着边上的同伴往一处看。

    “不知这回的请柬递没递进去。”

    “我听闻这回是定瑞送的请柬,是定瑞,应当能递进去的吧……”

    “哦……那就还是不来了?”

    正值林苏青看着那通始终不显身的塑像沉思之际,学子们的议论声接连而至,随着礼乐中宫商角徵羽的起承转合,趁机增减着谈天音量的大小,离得近便能听得一清二楚。

    林苏青留意住了那句“还是不来”,莫非那就是……

    “喂你看那头戴三山飞凤帽的可是显圣真君?”

    “就是了,你瞧他脚下卧着一条细腰黑犬呢!没错了!必然是显圣真君!”

    林苏青一边走一边听着学子们的交谈,他的目光循着所言找去,恰是与学子们所谈论的那位显圣真君撞上了目光。

    林苏青微微颔首,向那位看向自己的显圣真君抱拳行礼。心中却是感慨:“许久不见,杀意是只增未减呐。”

    他穿越人群,演武台前布设的是尊者们的桌席,之后是三院的区域,为首一张先生桌,学子们每八人一张方桌。

    天瑞院在最靠里的那一片区域,林苏青须得走尊者席位的后方,经过天修院和天武院的前面,他自是不想在这个时候引起注意。可是眼睛和嘴长在别人身上,他们想看哪里想说什么,几时轮到他能管束。

    “啧你瞧,那个凡小子真拿自己当盘菜了,学子的通道他不走,偏去走先生的道。趁赶着天瑞院没有先生管他,啧无法无天,不成体统。”

    “不过入了一破落宗院,是尊者们可怜那宗院才予他通过,他倒好,自视甚高还真将自己当成号人物了。”

    “真才实学的考的话,他恐怕连洒扫的侍生都考不过吧。”

    “可是……他不是赢了天修院榜十一的郭敏吗?”

    “嘁这就是你不知道了吧,我可听说是那小子给郭敏下了毒的,要不郭敏再如何不济何须急送橘井仙翁处医治?”

    “下毒呀?啧啧啧啧……果然是歪门邪道。”

    “要不怎么说什么狗都能进天瑞院呢。”

    视人犹芥的其他宗院学子们,吭声冷笑,忽而有人注意到林苏青落座的方桌与孔戮先生与策先生同齐,连忙拍打身边好友去看。

    “喂喂喂你们快看,那小子坐的是先生席!”

    “不可能,量他不敢这般猖狂。如此目无尊长也不怕小命不保。”

    “不是吧?!快看快看,策先生看见他落座先生席也没有教训他!”

    “不可能……”

    循着指引看去的学子们,戏谑的笑容登时僵在脸上——只见在为先生们奉传酒菜的侍生们,也为林苏青放下了佳肴与美酒……

    接着看见林苏青与那侍生耳语了几句,稍后便见侍生端来一张圆凳设于桌旁,那圆凳上蹦上了一只白首赤身的孩童,不,那孩童看起来像一只犬,不不不,应该是一只白首赤身的犬,长出了几分人样子。

    “你们看见那个孩……不,看见那狗了吗……”

    没有人回答问话者,大家都愣了,不止是因为林苏青坐了先生席。

    ……

    “喏——那就是祈帝。”狗子蹦上圆凳,伸出爪爪去摸了一把烧鹅上的油水,舔着爪爪道,“今年怕是又不会来了。”

    不必它说,林苏青也猜到了。莅临的各方神仙皆有说有笑,除了目光永远不离开他的那位显圣真君,其他的神仙们无不在闲谈之际窥一眼与他们坐席隔得稍远的那樽始终不动的塑像。

    “啊呀?三只眼怎么来了?嗯嗯嗯嗯……天帝的外甥就是不一样。”狗子两只爪爪搭在桌上立着,一一扫视着前方的席位,“本届就他一个往届没有的“生”面孔。嚯哟,那眼珠子瞪得,比牛鼻子的青牛还瞪得大嘞。”

    说时扭头打了林苏青一眼:“被这么双眼睛盯着,你还吃得下咽吗?”

    “又不止我一个人吃不下。”林苏青眯着眼睛笑道。

    他像是自斟自饮,像是看着桌面的佳肴,然而目光却频频看向那樽仍然没有动静的塑像。同样是金雕玉琢,那樽却不一样,别的塑像色彩缤纷十分繁华,唯那樽一身刺金玉袍,披着立领金织的披风,那披风本身的材质薄如蝉翼,全是那上面金丝所绣的万灵图显示了它的存在。

    除此之外,没有别的颜色,也毫无生气,却格外夺目。分明是一樽塑像罢了,却也能感受出它的生气——很清冷,看去时不禁浑身颤抖,仿佛是因为冷,但又明确的知道并不是因为冷,就是不明就的的、控制不住的、不由自主的颤抖。

    这使得林苏青想起了二太子子隐圣君,可是那樽塑像的清冷又与二太子的清冷不同,他的清冷带着一丝丝柔和,然而并不因为柔和的感觉而令人觉得容易亲近,反倒令人觉得可望而不可及。温柔而又无比威严。

    那就是祈帝……林苏青忽然发现自己的颤抖好像有一点紧张、有一点激动……他忽然想上前去揭开那樽塑像的面具,看一看面具底下的面容。是的,众多塑像,唯独祈帝戴有面具。

    “面具底下恐怕也没有面容吧。”林苏青如是这般想到时,竟然有一丝怅然。

    “那面具做得真丑,一点也没有祈帝的好看。”狗子呸了一口碎骨头,舔了舔鼻子道。

    那是足金的面具,上面镌刻着像是云气纹与日月星纹的纹饰,十分大气精美,却被狗子贬得一文不值。

    “祈帝会来吗?”林苏青不由自主的道出了声。

    “我怎么知道。”狗子将嘴边的鸡肉全部塞进嘴里,嚼吧嚼吧,“不过这一届是定瑞去送的请柬,本来是轮值的,但自从那位辞世后,定瑞再不去当值,这一回它却主动当值了。”

    “这一回不同了。”林苏青看着那樽塑像,喃喃低语道,“这一回……有他的儿子在场呢。”

    狗子眼尾瞥了林苏青一眼,没有接话,嚼了又嚼,鼓囊着腮帮子,含糊不清道:“感觉会有一出大戏。”

    “是的。”林苏青轻声应道,不过,他们所说的“一出大戏”,或许,并不是同一出“大戏”。

    说时,便见方才打响净鞭的那位老者归来了。他泰然登上了演武台,一旁侍生的领长与几名侍生吩咐了几句,纷纷退开了演武台,少顷搬来了雕画屏风,横遮于尊者席位之后,先生席位之前,隔开了屏风之后的目光,学子与先生们便只能看见演武台,再看不见尊者席位。

    随即号角声起……满堂肃静。老者端然而立,白眉长须无风自飞逸,广袖长衫轻如风云,然垂垂贴地犹如兜有乾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