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二百九十章 祈帝……来了?
    尊者们觑了觑彼此,各自尴尬,各自掩饰。当然不会有人回答他,不过他也没有再继续质问。

    此时的沉默胜过千言万语,极为沉重。此时再扫视台下所有,无形之中比初上台时平添了许多气魄。

    是了,你们身为尊者,蛮横不讲理的定我是祸患,那我只有比你们更加蛮横,反正我也不是什么凡夫俗子,你们谁都知晓。若要真的横起来,谁比谁更横,只怕诸位尊者极其清楚。

    林苏青在心中没有说出来的话,在场的尊者们何尝没有想到。

    “这小子,之所以敢这么质问尊者,还得多亏了天帝啊。”狗子放下心来,给自己投了一块大肉。

    比那些尊者们多了解一件事情的狗子,一眼便看出了林苏青的底气所在。如此这般,不是因为背靠丹穴山,也不是因为承蒙主上庇佑。而恰恰是因为天帝。

    回想起五年前,那时候天帝刚刚发现林苏青还活着,原本是想不动声色的灭了他。走运的是主上及时赶到,以蜉蝣归息令与天帝换了一场赌局。

    这些个尊者们不知道林苏青体内种有蜉蝣归息令,恐怕他们还以为自己是知道林苏青还活着的头一批次。

    除林苏青的真实身份以外,他们还有许多顾虑,其一,便是因为这里是三清墟,这里有成文的规矩,哪界的恩怨也不能在三清墟闹事,即使是天界,也不会将事情摊到明面上。

    只是,三清墟也不成是最大的顾虑。当然也不是丹穴山。而是那一樽静坐未动的塑像。如果没有那樽塑像,或许……不至于容林苏青占尽上风。

    “想来,饶是林苏青机关算尽,他也不可能想到这一层面吧。”狗子刚如是感叹,自己又有心质疑,连忙摇摇头令自己坚信,“不不不,他肯定不知道的。”

    ……

    大家此时各怀心事,林苏青正欲做个总结陈词便下台去,怎知乍然一抬眼,猛地看见了祈帝立在天瑞院学子区域。那整整一片只设了他一张先生桌,空旷无比,而其中祈帝端然寂立。濯濯耀眼,却无一人发现?

    奇哉怪哉,林苏青确认不是自己看错,他连忙看向尊者席位……那仍然是一樽岿然不动的塑像。

    可立于天瑞院区域的那位,无论是身着的白锦刺金袍,还是所披的绣着万灵图的披风,都与那塑像所取一模一样。尤其那面具,果然是真正的面具更好看。

    且瞧他那薄如蝉翼的披风上所绣的万千灵兽,个个栩栩如生。

    此间无风,然而那金领披风却无比飘逸,似乎是因为那万万千千的灵兽正在奔腾正在战斗,而他祈帝,格外的宁静寒漠。仿佛不是处在热闹隆重的大千宴,而是立在映照着苍穹的无边无际的幽静湖水上,孑然而淡泊,像杳杳凉夜里孤独的一轮明月,皎洁而清凉。

    他是那样的引人瞩目,十分温和却又极其威严,十分寒素却又极其耀眼,想膜拜,想惊呼,想在明月夜里,站在山岗之巅,为其颂唱。

    可是、可是居然谁也没有发现祈帝来了?!就连那些尊者们看起来也毫无察觉,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

    林苏青感觉祈帝好似在看着他,他忽然极度的紧张,心脏骤然狂跳,激烈的震荡着他的胸腔。然而又不止是紧张,似乎还有激动。此时此刻的他,恐怕比夕夜见到祈帝还要激动,莫名,浑身发抖。对了夕夜!夕夜看见了吗?夕夜可看见了祈帝来了?!

    林苏青当即看向了天修院学子席位中的夕夜,可是夕夜却只是眼神明亮的回望着台上的他……难道……难道夕夜居然也不知道吗?

    到底是怎么回事?林苏青诧然的再次看向祈帝,随即,便见祈帝淡然转身往殿外走去,当他即将步出殿门时,蓦然回眸睨了一眼……因这一眼林苏青倏地心中一紧,他连忙追下演武台,追向了离去的祈帝。

    ……

    因他忽然冲下演武台,事出突然,大家无不疑惑,纷纷循着他的身影望去,紧接着又是一番热议。

    就连狗子与夕夜也迷惑不解,他俩隔着茫茫一片片人头相望了一眼,又不约而同地望向了林苏青消失的方向,皆是一脸茫然。

    夕夜回神作势要追上去,可就在他起身的时候,演武台上突然一声锣响,侍生领长拉长着尚未成熟的声音,宣布道:“惊凌榜三甲角逐,即刻开始……”

    他接下去叽里呱啦说了什么夕夜完全顾不上听辨,他只想去追上林苏青,可就在他前一只脚刚刚跨出殿门之际,猛地听见那领长道:“凡宣三次未应者,即视作放弃……”

    夕夜不禁顿住了脚步。

    追上来的狗子见他愣住,遂问道:“你犹豫什么。”

    “我……”

    “在叫你名字呢!做你当前想做的事去!那小子死不了的,不用你去。”狗子撂下话就消失在了夜色里。

    ……

    而前方,林苏青追到了山崖边,追断了祈帝的踪迹,再往前就是悬崖,落下去便离开了三清墟。他环顾四周苍茫无光,这一个异常漆黑的夜晚。

    难道方才是他的幻觉?

    正思忖回忆之际,一声龙吟,便有一束白光自黢黑的夜空里滑入他的脚下,将他托起,助他前行。

    “定瑞。”

    一声龙吟回应。

    他记得这条路,幽梦带他走过。他不禁想起那片血红的虞美人,莫非是那里?不等他想出答案,定瑞骤然落下,化作一缕白光如分拂过,消失在茫茫夜幕里。

    虽然伸手不见五指的黑,但当定瑞消失的刹那,他借着定瑞的光华,看见了不远处的地面,果然有虞美人的花影。

    他的目光追随者定瑞,看见它化成一缕白光霎时消失,消失的刹那看见了祈帝已然寂立在他的前方,在沉默的黑夜里,如皎皎明月般濯亮。

    此时此景无风无月,因一眼看见了霞姿月韵的祈帝,便似有无边风月。

    “来了?”祈帝忽然问道,沉磁的嗓音在冥冥静夜里听上去很是温和,却……也感受出了清冷。

    “祈帝邀约,怎敢不赴。”林苏青不卑不亢的回道。

    “是么。”

    “恕晚生自作多情。”怎会是他自作多情,林苏青其实是知道的,所以他才敢貌似从容的聊下去,“还以为三清墟又没能请动您。”

    “来与不来,与三清墟请与不请没有关系。”

    “?”林苏青敛住心中诧然,俄尔想到祈帝出现时,那樽塑像并没有成“活”,他也没有入席,也就是说……并不算应了三清墟的邀请?

    于是他单刀直入的问道:“您只许晚生一人可见,晚生愚钝,不知尊者用意,还请尊者不吝赐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