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二百九十一章 如大梦一场
    凉风习习,带来一丝丝泥土的腥气,在遍地盛开着虞美人的山坡上,没有丝毫芬芳,却仿佛置身馨香无比的地方,令人精神无法集中,有些恍惚。分明没有发生任何值得意外值得惊喜值得恐惧……分明没有发生任何不可思议的事情,但总是忍不住地质疑这是不是梦,也怀疑自己是否中了幻术。

    幽谧的夜,人的心却无法安静,越静心越乱,犹如百爪挠心,无法按捺,几欲抓狂。林苏青自问不是心焦气躁的性情,今下不知为何,如何都沉不住气。

    “无论神仙还是妖魔,但凡先祖为兽,便会有两次诞辰。一次是从母体出生,一次是化形。”

    林苏青等待得闹心时,祈帝开口娓娓而道,不是在回答他的提问,像是要告诉他什么别的事情。

    “化形前,是为兽,至少也须得等待三百年。”

    听祈帝讲述时,林苏青无形之中感受到一种压迫感,仿佛在那张面具之后,祈帝始终在凝视着他。他不知该如何应对,该搭话吗?还是该继续沉默着听着。

    “你似乎一无所知。”祈帝突然道,似疑问,似确认。

    林苏青抱拳低首赔罪道:“恕晚生才疏学浅。”

    风好像吹得更冷了。

    此时的沉默令人紧张到心惊,能听见心脏正激烈的跳动的声音,能听见呼吸都变得急躁。压力宛如泰山压顶,使人莫名有点胆怯。

    “我曾经以为你已经死了。”每一个字都带着沉重,每一个字也都如释重负。

    林苏青愣了愣,忖了忖,道:“晚生曾经也一度以为可能会死。”他想起了四田县,想起了那次的山巅,想起了三只眼,想起了天帝,想起了许多许多……不禁叹了一口气,“但有时候也觉得,倒不如死了。”

    “连白泽也说,你已经死了。”祈帝的话,令林苏青揣摸不到他的意味,是在自言自语?是在感慨他的感慨?仿佛有千般万般种意思。

    也许是因为祈帝的原因,此时气氛格外沉重。

    林苏青笑了笑,试图缓解,道:“白泽神尊总是说笑。”几年前他才与白泽神尊见过的。

    “听闻你从丹穴山而来,是丹穴山的族民。”

    “是的。”

    “二太子的亲卫?”

    “尊者对晚生很了解。”

    风忽然变得嘈躁,掀起许多虞美人的花瓣,独片独片的飘在夜幕中,令黑夜更黑暗,令沉默更沉默。

    你知道,沉默是最可怕的事情,它是有情绪的。不同时候的沉默,有着不同的情绪,但无论哪一种它都会悄然而迅速的侵入你的内心深处,无从抵抗。

    “你想知道为何天界视你祸患吗。”当祈帝的沉磁的声音出现时,风便转小了,直至消失去。

    “不瞒尊者,晚生一直在探寻此间缘由。”

    “你想去魔界。”

    林苏青脑子里一转——这样的问题怎好直接认下,毕竟他还顶着祸患的招牌,认下自己想去魔界,岂不就落下了话柄,万一被曲解为认下自己要当祸害呢……

    “只是魔界正巧来找晚生,而他们又恰好有晚生需要的东西。”

    “你对世间知之甚少,对魔界又了解几分?”

    无法看见那隐藏在面具之后的神情,却仿佛听出了几分担忧。大约是自作多情吧,就连天界都要忌惮三分的妖界,那妖界的帝君如何会担心他这样的“凡夫俗子”。

    却又好似真的有忧虑……林苏青反反复复忖度着那隐隐约约的感受,终是悟了——即使当真有忧虑,所担心的怕只是他这个将来祸害,一去魔界便如放虎归山吧。

    “但凡心有浩然气,又何惧外来邪气的迷惑与侵扰。”林苏青凛然正色道,“何况,若心有魔念,即使身在清净太平之地,该入魔也还是会入魔。”

    “你有一些地方与我一位故友很像。”

    “正气犹如百川汇海,自然有相同相通之处。”

    祈帝点了点头,像是欣慰,像是赞许,像是有别的意思,林苏青觉得好难体会。

    “此去魔界,望你不乱本心,好自为之。”

    林苏青以为祈帝会说完就离去,却见祈帝走近了几步,近了又近了,立在了他的面前。林苏青透过面具,看见了祈帝的双眸,明亮而温和,不是那种威严得逼人的亮,而是温和庄肃中自带一种帝王尊气的亮,令人肃然起敬不敢直视。不是因为畏惧,而是无形之中就愿意臣服。

    林苏青从未害怕过三界至尊的天帝,此时却在妖界祈帝的注视下,心生胆怯。那是一种难以说出体会的压力,令他不由自主帝就跼蹐不安,自惭形秽。

    祈帝看了片刻,俄尔道:“去吧。”

    以为祈帝说完便会离去,却见他原地未动,林苏青酝酿了片刻,垂着眼眸,看着面前祈帝的鞋尖道:“那夕夜……”

    倏然不见,抬首只剩一片空寂的夜色和一缕清风。

    尚来不及思考,刹那一群乌鸦似自眼前掠过,他下意识感到身后有谁来袭,刚一转身,却眼前一黑……

    “这小子深更半夜自己来这里,莫不就是来等我们的?”

    “管他那么多,大人吩咐的只要他来了就立刻活捉。反正活的就成。”

    “那……”

    迷迷蒙蒙模模糊糊中,便失去了知觉。

    ……

    仿佛刚晕过去似的,林苏青忽然又恢复了意识,只是如何努力也睁不开眼且醒不过来,想翻身也无法动作,如死尸般躺着。

    像梦魇一场,他知道自己躺着,像是躺在冰天雪地里,他努力想睁眼,却是在梦中也只能艰难的睁开一丝缝即刻又合上。

    他就像旁观者一样,看见了自己正躺着,不是躺在地上,而是漂浮在空中,与那些雪花一起漂浮着。

    是旁观者,又是躺着的他自己,他能感觉身体很沉重,意识也很沉重,仿佛自己在急急的往下坠落,却始终坠不到尽头,他明明沉重得似铅铁,却连后下起的雪花都比他落得快许多,很快就超过了他,落在了他的身下去。

    身下空空荡荡,看不见还有多远到底。

    很冷,冷得寒心彻骨,他想抱紧自己的胳膊维持住仅存的余温,躯体却一动不动。还有多久,还有多远,是梦?为何是这样的梦?是幻?不,是幻术必有破绽可寻。

    如梦似幻里,他忽然听到一道清冽的声音——

    “救他。”

    这般熟悉……狗子!那声音先前在狗子的幻境里听过,是灵太子子夜元君!

    “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求你救他!”

    救谁?救我吗?林苏青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