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二百九十二章 世间难逃一个欲(第二更)
    子夜元君的声音极其清冽,只比二太子子隐圣君多一分柔情,也多一分凄然。

    她没有再说话,林苏青却能感觉出她很急切,也很慌张,仿佛在警惕着什么。

    然而没有人应答她,为何没有人应答?丹穴山的子夜元君、天瑞院的掌院先生……她在求谁呢?这般绝望的求着……

    “我求求你……”绝望的哽咽声,极度的悲痛,听得林苏青也痛心入骨。

    “你乃先祖托生,你若执意要救他,没有谁能阻止!求求你,我求求你……救他好不好……”

    谁曾想,堂堂子夜元君泣不成声。

    先祖托生……林苏青默默念到……不就是主上——二太子子隐圣君……能令子夜元君如此哀求,她到底要救谁?

    “你亦知晓子隐乃是你凤凰一脉的先祖托生,那你为何还要执意生下这个孽种。”

    是……白泽神尊的声音。林苏青无法睁眼看见周围,却能感觉到白泽神尊好像是现在才出现,方才在子夜元君哀求子隐圣君的时候,他并不在。

    “你怎样也是一位神尊,该是知晓其中的利害。你莫要再为难子隐。”昔日纨绔不羁的白泽神尊,竟然如此严肃。

    “我自出生便不得不以自身做阵眼,三魂七魄皆是阵法,我能封印住他,为何我的孩子不能?!”子夜元君是要救她的孩子么……

    “你的父君是天之四灵之一的朱雀灵尊,母后是丹穴山女帝洛蕖神尊,如何能比?”

    “如何不能比?!”子夜元君毫不犹豫地反驳白泽神尊道。

    “你莫要忘了你身为神族的使命!”

    “我的孩子难道没有神族血脉?!”

    “你当初就应该想到如今这个后果。”

    “我当初就没有想再继续做神仙。”

    “你要背叛自己的族民,背叛自己的先祖吗?”

    “那又如何?我首先是我自己,其次才是神仙。我为何不能为了自己自私一回?况且,是我背叛先祖,几时轮到你来替我感到蒙羞?”

    “你……你简直冥顽不灵!”

    子夜元君与白泽神尊你来我往的争论不休,一直沉默的子隐圣君清冷的声音一出,声音清幽,却一句便将他们激烈的争吵截断。

    “救他,你会死。”

    “死亦何妨?”咚的一声仿佛是子夜元君猛地跪下,林苏青拼了命想在这“梦境”中睁开双眼看清楚他们,却始终模糊不清,只模模糊糊看到了她一点影子,眼皮又如同铅石般沉重的闭上。

    她泣道:“子隐,我求你,只要你肯救他,纵使灰飞烟灭我也甘愿。”

    白泽神尊一口气郁结在胸中,沉闷地叹道:“子隐,你不可心软。”

    “他在何处。”子隐圣君的语气始终波澜不惊,听不出他的任何情绪,大约是因为子夜元君的迟疑,他接着道,“你若担心我是去杀他,不说也罢。”

    ……

    呼啦,一道火焰骤然烧起的声音,熄灭了林苏青的梦境。

    他猛地清醒过来,他知道这次是真正的“梦”醒了,假如此时睁眼便能真正的睁开双眼。不过他没有立即睁开,而是用耳朵与感知,去观察周围的动静。

    “昏过去了?”

    “回禀尊上,小的们做事马虎,不过只用了一炷香的毒,早该醒了,是他自己又睡了一炷香的时辰。”是那细长尖锐的声音,是离鸦,他的声音叫人难以忘记。

    林苏青一边听着耳边的动静,一边于心中暗忖。这么说,已经在魔界了……

    “让他醒。”

    “喏。”

    不必离鸦动手,林苏青赶忙佯装伸展懒腰,睁开眼来。他借故打起哈欠,偷偷观察着幻境。

    与猜想之中不同的是,魔界并非暗黑得阴森可怖,更不似影视剧与小说中所描述的那般终日生活在暗无天日的山洞内。

    相反,魔界极其的富丽堂皇,直比天帝的凌霄宝殿更要金碧辉煌。

    这里不仅光彩夺目,甚至仙雾缭绕。以珊瑚做窗,以水晶做帘,满园花圃种着奇花异草,琉璃玉翠为瓦,黄金为漆,银砖为地。

    院中水池里飘来香醇美酒味,池内漂浮着金杯银盏翡翠盘,泡着抱琴半遮身的美人,亦有轻纱加身者、捧花掩面者……一个个如花萼洁白,如玉瓷剔透……

    可谓无比荣华,无比壮观。

    原来,入魔即是纵欲。

    东方琉璃界太上忘情,西方极乐界六根清净,而在这里,在这人神共愤的魔界,秉持着七情六欲原是根本,所以意欲如何便是如何。

    沉迷,是入魔;放纵,亦是入魔。时清醒,也迷乱,一副躯体由理智支配,也纵容*支配。

    自甘堕落也好,痴迷争夺也罢,在魔界不存在*。如果快乐源自释放,便无尽的释放;如果快乐来自获取,便无尽的获取,

    没有想要而得不到的,没有想做而无法做的,*便等同于没有*。于是许多魔族开始怀疑生存的意义,他们也像那些天界神界的尊者们一样,开始探寻自身的价值。

    为所欲为,也是另一种纯粹的生活方式。

    不过,林苏青只能看见那些酒池肉林,和浮靡奢华。因为当那位魔尊随意一抬手,轰得一声一面火墙拔地升起,陆陆续续又是几面火墙,将他们包围其中,在看不见火墙之外的奢靡。

    与他在墙内的,只有离鸦,与那位格外挺拔魁梧的人,那便是魔尊,但他更像是神尊。

    他神采英拔,气宇轩昂,只眉心一点火焰,沿着剑眉燃至鬓角,与那双血红的眸子,令他看起来有些邪魔的意味。

    他一身玄墨黑袍,鎏金边镶血石绣暗纹,大气磅礴。只听闻第一位魔尊原是一位神尊,不知是否正是眼前这位。

    “若不是你熄灭了那盏灯,还不知道居然就是你。”魔尊浓黑的眉毛压着眼睛,眸光深邃而不可测。

    “难怪那丹穴山的二太子要千方百计的保你。”

    离鸦见魔尊说话时,林苏青慢条斯理的从地上起来,他脚下一踩,启动了阵法,林苏青的脚下立刻窜出无数道火焰似的藤蔓,将他的双腿死死缠绕。

    “呵呵~不要动,你不动,它们就不会伤到你~”离鸦阴笑道。

    “那就开门见山吧。”林苏青镇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