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三百〇二章 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第二更)
    他刚一睁开眼,便对上了一双眼睛,他登时惊得一怔。而那双眼睛的主人倒是从容不迫地笑了笑后,便后退去与他正对面坐着,像是提前知晓他即刻会回神醒来,遂早早地等在了这里似的。

    “敢问阁下是何方神圣。”他询问时一眼扫视,粗略打量完了对方。

    一身简洁的素兰色长袍,像是穿了别个的衣裳,大了两号,被松松垮垮的挂在身上。发髻高高的竖着,佩着黄铜色的冠牌,分明束的是简练的男儿郎发髻,却在脖子上系着一条粉蓝撞色的丝巾,寻常女儿家也不见谁有这样的装扮。

    并且,特地在脸上挂着一层与衣袍颜色一致的兰色的纱,遮住了下半张脸,眼神明亮,不过眸光虽亮却是内敛不外放,并不逼人,且眉眼虽然生得英气,给人的感觉却很温和。

    单看上半部面向,像是清俊的丈夫,亦像是飒爽的姑娘。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对方是有意要遮挡自己的面貌。

    “此处乃三界交汇的盲区,晓得这间小木屋的,曾经只有三个。分为为白泽神尊、子隐圣君,另一个嘛……”对方轻松一笑道,“就是我。”

    说话是柔软的女儿声,原来是位姑娘。

    “迄今为止算上你与追风,统共也只有咱们五个。”对方戏谑凑近来,故作神秘道,“倘若我有心害你……你猜会怎么着。”

    “阁下说笑了,倘若阁下有心加害,在下何来睁眼的机会。”林苏青收了手诀,随意的放着,在他松开手诀的瞬间他留意到对方向他的手瞄了一眼。

    “林苏青,你真的聪明。不愧是祈帝与子夜元君的孩子。”对方退回去坐着,言语之中有笑意,但那笑意莫名有些落寞,“不过我觉得你更像儿时的子隐圣君,倔起来的时候,气得人伤心。”

    子隐圣君……林苏青被挑到了心中伤痛。

    “我瞧你有些难过?”对方觑着他,像是在故意寻他的玩笑,“我知道你将子夜元君的石魂法器镶嵌于一把短剑上冠以神力,亲手刺杀了子隐圣君。怎的?后悔了?”

    “后悔倒没有,只是忠孝两难全罢了。”

    “你如何确定杀了他就是孝?你如何确定你以为的就是真相?仅凭魔尊三言两语,仅凭你看见的你几个片段?”对方伸着大大的懒腰慢条斯理的站起身,从边上拖来一把竹椅子随意坐下,垂着眼眸睨着依然打坐的林苏青,“我这里有另一种真相,你要不要听?”

    她怎么知道我与魔尊有过交集?不过,她既然知道这件小木屋,既然知道他在这里,必然不寻常。

    “愿洗耳恭听。”他心中几番多疑,面上却依然平静道。

    “你以为你借着子夜元君与白泽神尊的石魂法器之灵力,使用着失传已久的分身术,就当真能将所有神仙都瞒得团团转吗?小朋友,你的确有天赋,也很聪慧,但是你不要太自以为是了。”

    对方左腿打横翘在右腿膝上,散漫道:“虽说这术法自子夜元君故去就已经失传,可是你莫要疏忽,是谁带你来的这三不管地界。”

    “?”林苏青浑身一震,的确,当场是子隐圣君让狗子带他来的这片山林,而后遇上了白泽神尊,可正因为如此,于是他才故意用幻术瞒过了狗子,让分身先与狗子一同离开,真身随后才出的昆仑山,让狗子作证他一直是真身而非分身。

    可是她不仅点出了他使用分身术一时,还点出了是在自身灵力不够维系的情况下借用了子夜元君的血色勾玉与白泽神尊的白玉璧上的灵力,此时又再次特地点出他们知晓这小木屋……难道……

    “你的意思是说,他们其实都知道?”

    “呵呵,何止是知道,死在你手里的子隐圣君,可还一直以虚设幻境在盯着你的一举一动呢。”

    “你说什么?”

    “哦对了,是从你们分别起,他就一直……一直在盯着你。”她举右手伸食指与中指,指了指自己的眼睛,又指了指林苏青眼睛。

    “从头到尾瞒着的,只有追风。”她顺手从边上拖来另一把椅子搁在林苏青边上,“起来坐着说吧。”

    “让追风跟着你,其一是为了保护你,其二也就是最主要的原因让追风助你完成你的‘骗术’。”

    林苏青刚站起来扶着椅背正要坐下,登时腿一软,是惊住了。

    “你坐下,没事你坐着听,坐稳了。”对方像是看马戏似的逗弄他道,“怎么着?感觉很意外?以为自己的布局已经足够缜密?”

    是的,以为自己足够缜密。

    “你当是神仙那么好骗呐?难道不是因为追风尽心尽力的保护你的小命?”她笑道,“而追风信的是谁?”

    “子隐圣君。”林苏青感觉已经站不住了,他扶着椅背坐下。忠孝两难全,但若是如此,那他……何止是不忠。

    “何止如此?你以为天帝仅凭那些神仙们和他大外甥的几句话就会信你死了?”

    她置身事外说得轻描淡写。

    “难道不是信山苍子的轮回簿?哦对了,山苍子可不是掌管凡人轮回的,他是掌管神仙与妖鬼的轮回的。司命写命,山苍子定轮回。这你可知道?”

    随即她摊着左手假装摊着一本册子,右手凭空佯装执着一支笔,道:“除非,山苍子老早便帮你做了易名,顶着被罚诛灭元神的风险,从轮回簿上划去你的名字。不过因为易了名,所以他划去的是你的替死‘鬼’。而且,即使天帝有意要查实,也是让司命星君去核证,可是司命星君查不到你。”

    “你不信?”见林苏青愕然的神情,她道,“那你猜一猜司命星君为何查不到你?”

    林苏青脑内凌乱如麻,本以为一切尽在掌握,然而并不然,一切全都不是他所预料的样子。

    “莫慌,你好好回忆回忆。”她点了点自己的额间眉心,示意林苏青道。

    林苏青愣了又愣,猛地浑身一颤,莫非……莫非……

    他回想起初来这边世界不久,那日……

    那日他在木牌上写下自己的性命与生辰八字,子隐圣君捏着时在阳光下看了好一会儿,而后将木牌烧成了一抔灰烬。那些灰烬迅速混成了一道金屑符文,飞入了他的额头,正是眉心处……

    他一边回想着一边摸着自己的额头点住眉心……那日二太子起身走出了案桌,举步路过他身边时,以手中的折扇敲打了一记他的头顶,告诉他

    “姓名于世间生灵,皆是一种束缚,且是这世间,最短的符咒。但凡知晓了姓名,便可施以操控,或是下蛊,或是下咒。只要存心害你,皆可从姓名着手,你可记住了?”

    狗子还跟过来插话道:“主上方才是为你的姓名和八字加持了封印,今后谁也无法再利用这两处去害你。”它用爪子推了推林苏青,“还不快谢谢主上。”

    历历在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