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三百〇五章 置之死地而后生
    林苏青直接道:“那便是在送去天界时,他调换了我的三魂七魄?”

    他现在不止好奇“真相”,所谓的另一种“真相”;他还奇怪于这位突然出现在小木屋的姑娘为何对当年之事如此清楚明了。甚至连当年之事的种种细节都能一一描述。

    那么,她到底是谁?

    为何以前不出现,为何现在才出现?

    疑惑之时只见她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当初子夜元君将你藏在了丹穴山太子府府外的一株穷桑树下,意图以神木穷桑之神气暂时蔽住你身上所散发出的魔气,且希望能依靠这个办法成功躲避天界的搜查。”

    那株穷桑……

    林苏青回想起初到丹穴山的那日,为了烧制狰兽他随手折过的那株树,后来被狗子与二太子看了出来,他们说他折过的是穷桑。莫非正是庇佑过他的那一株?

    “不过,纵然能避过天界的搜查,蒙混它们使得他们暂时寻查不到你的气息。可是魔族却能轻而易举的发现你,毕竟是他们的先祖之神,何况是魔尊寂帝亲自出面寻查。”

    见林苏青陷入沉思,她便只管说下去。

    “是魔尊寂帝首先发现了你,于是寂帝亲自率领三万精锐夜袭丹穴山,打算偷走你。呵呵,要不是二太子及时发现,恐怕你就没有这么多后来了。”

    当时的他不过刚出生的小奶娃,若在那时候去了魔界,后果定是不堪设想。只怕会真的唤醒魔神蚩尤,与天界恶战一场。哪里还能会有他今日的追寻与探索。

    “后来呢?”肯定是丹穴山赢了吧。

    林苏青的声音已经有些发虚,他想听下去,却又不想继续听。此间心情岂止是一点点的后悔,又岂止是一点点的复杂。

    “当时的丹穴山正因为你的出生而乱得不可开交,哪里还留得闲工夫与魔界对战。”她说起来的样子,仿佛她当时在场,仿佛不经意就陷入了回忆。

    “是二太子只身前去魔界,屠灭魔界数百座城池,逼得寂帝不得不退兵,这才夺回了你。”

    “是这样么……”林苏青喃喃道,倒不是质疑什么,而是惊讶于当年情势的复杂。

    “不然是怎样?哦忘了说,因为你自出生便魔气外泄,加之你当时尚且年幼还不不知世,是最容易受外来魔气的牵引而一念入魔的。当时,二太子发觉危险时。特地让子夜元君回去守在穷桑树前,给袭来的寂帝放话,限他们在三个时辰内退出丹穴山,否则每过半一个时辰他便屠杀魔界一座城池。你知道,丹穴山是很大的,何况丹穴山上山难,下山更是难上加难,那原是个有去无回的地方。”

    他听说过,丹穴山为了给逃难躲命之人一条活路,因此设有上山之路,但为了防止有作恶的妖怪从丹穴山出去为祸,因此绝了下山之路。想从上山的路下山更是不可能,每一步都是杀阵。

    “所以即使寂帝急忙撤军,但路上还是耽误了不少时辰,因此二太子一路杀进了魔界主城,捉了寂帝的妻儿将他们全部吊在城楼之上。并扬言——你多受外来魔气影响一分,他就以寂帝的妻儿老小作换,是故你总之是丹穴山的孩子,即使有罪即使必须死,也只能死在他的手里,旁的不能动你一根毫毛,否则锱铢必较加倍奉还。”

    从没想过二太子居然是这样凶暴的性格……曾经一度以为他是一位脾气极好的神仙……

    不过……林苏青心想,估计就是因为二太子将事情做得如此决绝,天界才不会在他带去假的我时有所怀疑吧,也是因为如此,后来才得以使他的三魂七魄及时易主的吧?

    “不,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二太子并不是你所想象的那样的愚蠢想法。”她严肃的盯着林苏青的眼眸,直言否认,不留丝毫情面。

    见林苏青一脸茫然,她才有条不紊的说下去。

    “他之所以如此高调行事,为的就是惊动天界,好让天界知道魔界试图去偷穷桑树底下所藏着的你,而他为了保护你不惜血洗魔界。”

    “?这是何故……”林苏青猜不透二太子的想法。

    “因为丹穴山与魔界斗得如火如荼时,正是天界捉你的最好时机。而那时下令去捉你,是将你当场带走,如何会生起任何疑心呢?你想一想,魔界寂帝赔着族名生死,即使偷不成也要硬抢走。而二太子为了护住你,直接去血洗魔界甚至连妇孺也不放过。难道寂帝与二太子是为了假的你遂如此吗?”

    林苏青忽然捕捉道她言语之中的破绽:“你方才不是说是他亲自抓我去的天界吗?”

    “这与他亲自抓你去天界有什么区别吗?”

    也是,局是二太子所布,一切尽在他的掌握之中,与是他亲手抓去没有两样。林苏青悻悻的闭上了嘴。

    他猛地意识到自己方才为何那样急切的想要揭穿她言语里的“破绽”……其实不算是破绽……他却揪住了提出来讲……大约……

    大约是出于懊悔吧,此刻多么希望二太子不曾那样费尽心机的救过他。

    “你不接着问?”

    林苏青不问了,她却反过来问起了他。

    “难道你就不好奇——既然是天界来的神仙抓你去壶中天,而二太子身在魔界,如何替你换的三魂七魄?”

    “原本是想问的,但又觉得你终会说到的,耐心听就是了不必着急。何况,不打断你的思路,你所讲述的脉络才会更加清晰。我若贸然插话进入,反而容易将来龙去脉给问乱了。”

    她淡淡一笑:“你也就这一点小聪明。”随即接着道,“是白泽神尊提前扣下了你的三魂七魄,转了几只小动物的魂魄渡入你的体内。至于白泽神尊为何会知道,这不比我解释吧。”

    “嗯。”难怪。难怪上回白泽神尊说二太子欠着他一个恩情,原来是因为他。想着想着林苏青忽然又想起先前在魔界看见的情景——是二太子杀死子夜元君后白泽神尊所说的话。

    他挖苦二太子心狠手辣,讽刺二太子连自己的亲姐姐亲外甥都杀,原来也是做戏……

    原来都是做戏,都是做戏给天界看。

    “而你年幼,即使保住了你的三魂七魄,但是三魂七魄离开本体过久你依然无法成活。必须要有能够寄托的载体,否则不出三日便会自行魂飞魄散。可是,碍于你的身份又不能随随便便地给你寻一个替身,无论替在谁身上,最终都会被发现。于是……二太子想到了一个法子,也是唯一可行的法子。”

    “?”林苏青顿时集中了精神,想认真仔细地听一听——在那个谁也救不了他的时刻,二太子是如何做到的,先置他于死地后予他新生。

    “喏——”她双手摆开,面前排着一只紧挨着一只的小熊猫,它们正眼巴巴张着一双双水莹莹的大眼睛仰望着他,“就是它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