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三百一十八章 不可能坐以待毙
    狗子高扬着豆子眉头,闭着眼睛努着嘴摇了摇头。怪就怪在夕夜不见了,然而妖界没有任何动静。

    以夕夜的性情推测,在那样的情况下,他心里最记挂的应该是林苏青,没有别的原因,他不会连个招呼也不打就走的,如果不是被强行掳走是他自己的离开的,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可能是被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吸引住了。

    不过,当前不是揣测夕夜失踪原因的时候,一件错误的事情发生了,重要的其实往往不是原因。

    “作为祈帝的‘独生子’,妖界不可能放着夕夜的安危于不顾。”林苏青深思熟虑道,“既然妖界都没有什么动向,那么我以为是否可以这样理解或许是出于某种原因,于是妖界暂时装作不管,抑或是由于事出突然,妖界正处于筹谋的阶段,以备万无一失。”

    “说得在理。”夏获鸟点点头,表示认同,“无论是二者的哪一种,我们都不便于插手,我们的干涉怕是会扰乱妖界的安排。打乱安排事小,这要万一夕夜出了什么危险咳……我是说万一,只怕谁也担不起这么大的责任。”

    “你的意思是先不管咯?”狗子偏过脸来漫不经心地问道,于这时候的它来说,夕夜如何,它无暇关心。除了主上,之外的其他它什么也不想关心。

    “有心无力。”林苏青如实说道,他垂着眼眸,神色寂寥,“不想隐瞒……对于夕夜的安危,轮不到我们去管。而我去,只怕会增添更多的麻烦。”

    “那接下来做什么?”狗子扬着眉头瞅着他,阴阳怪气道,“在此风水宝地修养身心?颐养天年?”

    他面临着许多事,他不能轻易离开,至少不能张扬的出去。魔界会认出他,妖界会认出他,天界更是无处不在。他出去露面于世间,不单单会将自己的行迹暴露,更会将二太子置于尴尬的境地。那二太子的死算什么?莫让有些狭隘小人当作笑话去看。

    可是,当他低头看了看围坐在自己脚边的几只小熊猫,它们掰着小爪爪端端正正地坐在地上,正目不转睛地凝望着他……若是取出自己的灵魂,剥去它们的性命……又于心不忍。

    于是他将心中的思绪抿了又抿,忖度了半晌,才抬起头来问道:“追风,你当年放出来的千百万只恶鬼,捉到什么程度了?”

    “诶?”狗子一愣,哪里想过林苏青会突然问起这件烦心事儿来,“山苍子在帮忙,怎么突然问起这茬了?”

    “我……”话将出口,还是踟蹰犹豫,不知当讲还是不当讲,也不知当如何阐述才能被他们理解,他不是胆小怕事。

    “能不能做个敞亮人,有屁就畅快的放!”狗子皱着眉头啧舌将嫌弃写在了鼻子上皱起的每一道褶皱里。

    “我想暂时隐姓埋名,隐于尘世间,一边帮你捉鬼恢复正身,一边一起寻找能够让主上苏醒过来的办法。”

    必须要卡在主上涅槃重生之时,助主上战胜先祖的意识。这对一无所知的林苏青来说好难,可是他还是不想放弃。

    “怎么着?现在想讨好我了?”狗子有所心动,面上却昂起了小下巴,看似不领情,也的确不想领他的情。

    “你可以这样理解,也可以直接当成是利用。”他有什么好再隐瞒的,做不成英雄,做个枭雄也好,将野心写在明面上,也是一种坦荡。

    “你又想干什么?”

    “不是又想干什么,而是继续将曾经的想法落到实处。不同的时,今下主上助我撞破了南墙,使我有了新的领悟。”毅然又重新点亮了林苏青的眸光,仿佛比之从前更为坚决,“我们丹穴山,何曾屈服过天命?”

    狗子心道,这话说得正确,天命就是老子放的一个臭屁。

    不过,任林苏青那方威风凛凛,狗子后腿一撒,懒散的斜坐在地上,抖搔起腹部侧面的痒痒:“嗯,我听着呢,你继续吹。”

    “我是认真的。”

    被当头泼了一盆冷水,心中的火焰却越烧越旺。

    “帮你恢复正身,是为了更远大的谋划,是真切需要你这位昔日的战神归位。”

    “哦?是么?我记得你当初也是这样诓夕夜的。”狗子打着哈欠,不以为然。

    “……我……我也不曾诓过他……”至少在他得知自己真实身份以前,他是真心实意想做夕夜的军师,助他登上帝位,那时候的打算是将妖界作为靠山,抗衡天界的追捕。

    “哦?是么?那我这个战神被捉了,你是不是要等神域出手救我?”就像他现在正等妖界出手救夕夜一样。

    “……不一样。”林苏青百口莫辩,但是事情真的不是不是狗子理解的那样,“你想如何认为便如何认为吧。”

    “这就放弃游说我了?”狗子轻蔑地瞥着他。

    “我实在无力争论。”心力交瘁,累得无力争辩,便只按照自己的想法直接说下去,“过去的事情我不想解释了。但我将来要做的事情关乎重大,不再只是关于我自己的生死,而是与三界都有关系。”

    “哇,我该不是听错了吧?”狗子夸张的看向夏获鸟,以此讽刺着林苏青妄自尊大。

    “追风,希望你能够冷静下来。”

    “我不冷静吗?”狗子却是看着夏获鸟,以询问夏获鸟的方式回应着林苏青,何其的不屑一顾。

    “好吧,既然你冷静,那请你仔细回想回想,当魔族侵害广华殿内的学子时,那些神仙尊者们在做什么。”

    “你问这个做什么?怎么越扯越远了还,这中间有什么必然联……慢着!”狗子浑身一震!

    “他们在看热闹。”不必狗子回答,林苏青陈述道,“三清墟的学子们正遭受魔界的侵害,莘莘学子不幸入魔,不幸丧生,而尊者们都在看着热闹,就连三清墟的先生们也没有出手救援。”

    “我们当初入山时经过了重重阵法的验证,而我率领魔族回去时,却是轻而易举的就闯入了三清墟。”林苏青倏然抬眸,话里有话,“巡查三界,保护黎民苍生的安危是二郎真君的本职,而他当时在做什么?”

    事情不过方刚过去,无须仔细回想,但凡一想那画面依然历历在目。大家都在看着林苏青与二太子的对峙,它当时在担忧,它在愤怒,它在仇恨,而那些神仙们……他们……就只差搭一张八仙桌,沏茶切瓜嗑瓜子了。

    “天帝早该知晓我领着魔军侵袭三清墟之事,也肯定知晓三清墟发生的一切,可是天帝有何作为吗?”言外之意心照不宣,“当初只是单单抓一个还未知事的我时,天界就出动了不少兵力。而那时的我已然是‘入魔’的架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