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三百二十章 奉陪到底
    一直以为天界的目的只是林苏青。为了天界、魔界、妖界这大三界的平衡;为了黎民苍生的太平,不得不除去林苏青,不能让他诞生,不能让他存活,更不能让他转世。

    原来一直以为天界只有这一个目的。

    不过,天界曾经的确只有这一个目的吧。是因为丹穴山力排议,不择手段保下了林苏青,所以才动了后来的想法?

    狗子瞪着眼睛说不出话来,而夏获鸟的面纱遮住了神色,且垂着眼眸,叫人看不出她在思忖着什么。

    “不过,这仅仅是我个人的推测,也或许、可能是我以小人之心度了君子之腹。”林苏青苍白的解释,他不想再一次因为自己的自以为是而铸下新的罪过,更不想因此再失去什么。然而并不成功。

    “无论天界的决定如何,都无关丹穴山的对错。丹穴山从未做错过什么,一切都只是做了自己想做的事情罢了。”夏获鸟忽而抬眸,正襟危坐道,“丹穴山行事无愧于天地,无愧于世人,也无愧于自己。”

    “说得对极了!”狗子前脚猛地踏在桌面上,“不过是天帝小老儿的猜忌罢了!我们帝君抛弃一切,终年镇守天涯海角,不可能视苍生如蝼蚁,更不可能利用混元漩涡覆灭苍生!”

    “谁能有十足的证据能够充分证明——丹穴山的帝君永远不会变心?你能证明吗?你凭什么证明?他自己能证明吗?他凭什么证明?自说自话吗?天下凭什么相信他的承诺就一定能兑现?”林苏青言辞犀利,说时针锋相对似步步紧逼。

    狗子气得恨不得扑上去咬断他的喉咙:“林苏青!你究竟想说什么!你到底是谁的人?!枉主上那般对你!”

    “我只是阐述一个观点,没有别的意思。”林苏青面色发白,其实他也有些惭愧自己说出这样的话。

    他微微抿了抿唇,道:“我想……主上他事先时便看破了天界的目的。”

    “?”满堂又是一怔。

    “正如她所说的那样,对与错本身是主观意识的判断。正譬如我还活着,不过是丹穴山是做了一件自己想做的事情。我的存活,对于天界来说可能是错误的,但对于主上来说,他肯定觉得是对的。”

    说时心底都抽着隐隐的疼痛。

    “可是,世间大多事情并非是以对错定论的。所以,即使没有过错,但是主上他不希望因为自己的决定,而影响到丹穴山,或是影响到其他任何。所以……所以他的牺牲,不仅仅救了我,也为了大义……”

    伟大总是与悲剧相联,正如自私的人总是快乐。

    “放你娘的臭狗屁!”狗子皱着鼻头龇牙咧嘴,满是不服气,“我丹穴山需要给天界做交代吗?去他大爷的狗屁大义。我只要主上!我们丹穴山只要主上!天界算个球!”

    显然它不是不明白其中的意味,它是根本不愿意接受。便不在它气头上接话。林苏青忽然昂起脸来,挺直了背脊坐着,一双失去了太久神色的眸子,再度恢复清澈,熠熠生辉。

    “因此,我必须要活下去,不仅要好好的活下去,还要得厉害,做更多的事情。你也必须恢复正身,因为我们都还有许许多多的事情要做。咸鱼都知道要翻身,咱们岂能任由摆布坐以待毙?”

    “嗯?”这是要搞大事吖……狗子听得一愣,不过它忽然回头想到了林苏青的解释,想到了主上的目的,它虽然气恨万分,可它不想违背主上的任何意愿,即使这个意愿令它深恶痛绝,“可是主上……主上他不想……”起先的气头顿时就灭了不少。

    “关我屁事?又关你屁事?”林苏青的那副无赖本质又顺了出来,“说起来我不过是个祸害,而你不过是只被废的狗子,你以为你变回正身就能抛掉狗子的身份了吗?你曾经做过狗,这个身份便会跟着你一辈子。就算你死了也一定会被别的神仙妖魔当作茶余饭后的闲谈。”

    “……”

    “咱俩都闯过大祸,都背负着不好听的名声,咱们俩在他们眼里都不是什么好东西,那还用在意他们所在意所需要的什么大义?难道别人冲你吐一口卡着他自己喉咙的陈年老痰,你非要以德报怨笑眯眯地张嘴接着?”

    “……”狗子还是有所犹豫,“可是主上不希望影响……”

    “咱俩活得开心活得痛快,难道不也是主上的意愿吗?那你就算忍气吞声顺了天界的意思,说到底总归还是违背了主上的意愿。”林苏青按下了心中所有的痛苦,装作若无其事,“其实你不必总是意愿、意愿的去想,那又不是遗愿,五百年后主上还要回来呢!”

    即使是希望可能会成为泡沫,那也是有希望,也是会成功。

    “你倒不如选择顺主上的意愿活得痛快,等待主上回来。”

    “我觉得他说得在理。”夏获鸟附和道,“二太子给了天界交代,可是天界不见得会就此接受,就此和解。丹穴山的不可控制已经深入天帝的心底,试问如果你是天帝,你愿意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放一根毒刺吗?”

    “你我势单力薄,与天帝斗不见得会赢,可是我们可以让他不痛快呀,他的不痛快就是我们的痛快啊!”他已经习惯了忍着心中的苦痛,说着轻松的话语。总不能让大家都堕入痛苦的深渊,再者,总不能让丹穴山被天界欺负了。

    “丹穴山何曾屈服过天命?即使主上以牺牲自己给了天界一个交代,可是这并不代表丹穴山向天界屈服。这其实是主上成全了天界,是丹穴山成全了天界。”

    狗子听得聚精会神,不由自主地被林苏青的话语吸引了去,可它毕竟是丹穴山的,不禁又生出担忧:“那接下来天界怕是当真要对丹穴山下手哇……”

    “不会。”他答得斩钉截铁。

    “不会?你方才不是说……”狗子则疑惑万分,“为何不会?”

    “至少不会从明面上下手,而就算下手,也绝不会有太大的动作。”林苏青说得确凿不移,“你莫要忘了,凤凰先祖是因为世间将降临了大祸才托生于世,倘若这个大祸是因我而起,只要我活着,那先祖就不会放心‘回去’,倘若这大祸所指的并不是我……可是此期间你可曾听闻世间发生过什么惊天动地的大祸吗?假如大祸未出,那么先祖便依然‘在世’。”

    他忽而侧目:“你们不妨大胆设想,假如,接下来的五百年内,天帝将丹穴山欺负狠了,那——凤凰先祖苏醒后的第一件事……会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