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三百二十三章 说动就动
    林苏青左思右想后,觉得当前没有别的法子可选:“我的意思是,我跟着你学,先从简单的基础的学起,然后等你恢复正身后,再学习难度高的?”

    “诶?”狗子一声嗤笑,“你莫不是没睡醒呢?”

    “你同它学不了。”夏获鸟道,她与他们作为初次见面,却完全看不出她有什么因为陌生而产生的距离感,就连她自己都没有这样的感觉。话里话外的轻松与随意,仿佛大家早已是熟识。

    “此话怎讲?”换作林苏青讶异了,未曾想还有学不了的本事,以他的出身来看,他的资质应当不存在哪一样障碍。

    “从古至今,世间诞生过不少战无不胜的战神,但追风这一例,独他一个,即使它被罚下来了,也无可取代。”夏获鸟自然的讲述,没有特别要褒奖狗子的意思,也叫人听了心生敬仰,忍不住好奇它的过往辉煌。

    “追风神君,是一名天生的刺客型战士,可谓无与伦比。”

    “刺客?战士?”

    林苏青瞠目不解,在他的理解中,刺客与战士本该是两种不同类型的作战风格,譬如战士……在他的心目中,战士便约等于威武雄伟,即使没有魁梧的身姿,也一定具有勇猛无畏的风格。有那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是那种以一敌百骁勇善战的霸主。而刺客,在他理解里,相当于是战士的反面,截然不同,此刻应该是灵巧的,纤细的,是以令敌手防不胜防的突袭为主……

    “嗯。总之很强,亦很独特,我不好形容。”夏获鸟在脑海中找寻着的最恰当的修饰词,试图形容给林苏青听,找寻了许久,还是无以表述,难以形容,“总之……你等他恢复正身了,寻个旗鼓相当的对手,与他实在的切磋一场,你就能看明白我的意思了。”

    “完全学不了吗?”林苏青不死心的问道,毕竟这也许是唯一的可能。

    “学不来的,就如同凤凰天生能狗涅槃苏生一样,那是他的天赋本领。”夏获鸟偷偷量了狗子一眼,唯恐它因此便猜出了她的身份,遂不敢再多说下去。

    “当年三清墟也想让本大人去教他们的学生,还三番四次邀请,要本大人去做他们天修院的掌院先生来着。”夏获鸟不说,狗子自己一脸骄傲道,“若不是本大人不愿意,哪还轮得到那策老二。”

    “是天赋所赐么……那倒真的是学不来的……”林苏青喃喃道,倒不尽是失落,他也在立刻思忖着别的法子。

    “总之……你待它恢复正身便能一睹究竟。”见林苏青忽而走神,夏获鸟以为他又失了头绪,想了想后道,“假如你真的要学本事,我倒认识一个合适人选推荐给你。”

    林苏青与林苏青不约而同地地看向她,满是好奇。

    “听说他也住在这片地界中,不过在那深山之内,靠近妖界的地方,如果你心有诚意,我们不妨去拜访拜访。”

    “这里竟然还住着其他人?”林苏青讶异,还以为只有他罢了。

    夏获鸟竖着食指缓缓摇动:“不不不……住在这里的都不是人。不过……除了你,的确还住着许多其他的生灵。我们称他们为生灵,因为他们没有身份。”

    她站起来,背着手徐徐踱步,边说道:“大多是在别的地域中生存不下去了,才会被收留在这里,也算是另一种形式的——被驱逐。”

    “我们要见的是谁?以前是哪界的?”林苏青蓦然发现,强者离自己是多么的遥远,但是做到世事了然于心就还差得极远。不禁又是一阵失落,如果有一天他不再是不停地追问,而是凡事都心中有数,那该是多好,大约届时便能真正的无畏无惧了。

    “曾经是哪界的……嗯……他本来是个凡间的修行者,姑且算他曾经是半个散仙吧。”

    “半个散仙?”

    “嗯,他曾经在渡最后一个飞升劫时险些入魔,好在及时自省,守住了半个心志。”

    “半个心志?”

    “他的情况说来复杂,后来他因为中毒,又损失了自己的半个身体。”

    “连身体也只有一半?”

    夏获鸟和柔一笑,道:“是的,都只有半个,半魔半仙半个人,不过他后来研习出傀儡之术,我觉得十分不错。”

    “傀儡之术?那不挺适合林苏青的?!”狗子玩味的笑道,打趣道,“他这怂瓜蛋子冲锋陷阵肯定是不敢的,若是不能使用幻术,用傀儡不也挺好?悄咪咪地躲在一个小角落里操控傀儡就行了。”

    夏获鸟莞尔一笑:“巧了,我也这样觉得。”夏获鸟与狗子竟是以戏谑林苏青而达成了共识。

    不料而后她话锋一转:“不过,虽然我们觉得受用,但是他愿不愿意教授,就很难说了。他的脾气古怪得很,在没有入户这片林子前,有不少慕名而去的求学者,在他的百般的为难之下,不是丢了性命,就是失了神志,有的性命在,神志也在,可惜身体残损了……”

    “……”林苏青听得不禁倒抽一口凉气,脚边的小熊猫们亦是倒抽一口凉气,吓得嘴微微张开愣住了,连呼吸都忘记了。

    狗子的一只耳朵撇到了脑瓜子后面,一张笑脸眼歪嘴斜的挤弄着,显然也有所担心:“那……那还去么……”

    “这就要看林苏青了。”夏获鸟转身抄着臂膀立得挺拔,对林苏青道,“就看你到底又多少诚意了。他虽然性情古怪,但他其实也有分寸,对于越是心诚的到访者,他多少还是会手下留情的。”

    手下留情……就是指那些神志与性命都在,而躯体残损的吗……

    “还有一点就是——千万不要在他面前耍花招。”夏获鸟愀然变色,庄重肃然道,“他极其善于洞察人心,若是被他看破,小花样可能不会有什么,若是恰恰是他不喜欢的,那……”

    “会如何?”大家都听得提心吊胆。

    “可能就死了吧。”夏获鸟说得云淡风轻。

    “死了就死了,死又不是什么值得害怕的事情。”狗子不屑地扫了她一眼,“关键是怎么死,那才可怕。”

    呵呵……四条腿儿着地说话,倒是地盘稳当不腰疼——林苏青在心中沉重地叹了一口气。

    “那……”他刚一开口,齐刷刷地目光抛向了他,他顶着压力咽了口唾沫,“就去呗……不是说他是合适的人选吗……”总归不是合适送命的人选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