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三百二十六章 坠神岭
    茫茫花海,无一善类,那边那一片亭亭玉立的南天竹,何尝不是全株剧毒,尽是些会引发痉挛,抽搐和昏迷的毒物,还有那些倒锤如瀑的紫藤,紫藤倒不是嗅一嗅花香花粉便会中毒,它是种子内含有金雀花碱,中毒轻的症状有些类似于事物中毒,多是呕吐、腹泻一类的症状,不过,严重的会口鼻出血,乃至休克、死亡。

    这怕不是机缘巧合生成这一片毒海的。

    “是阻绝来者的第一道关卡么……”林苏青喃喃揣度道。

    “我们都是知道这是故意的,但问题是怎么过去?”狗子回头问道。

    底下尽是毒,最容易的办法是从高空之上飞过去,可是这必然会进入天界的视野,试想会来到这三不管地带的,有谁愿意被天界发现呢。

    若是土遁……也不可取,许多植株的根系亦有剧毒,甚至会影响到四周的土壤,即使尽力潜到最深处也很难确保在过程中不会在无意中弄断谁的根茎。

    正观察着底下无边无际的花海时,林苏青猛地一个激灵,有了一个巨大的发现:“等等!这底下似乎还有阵法!”

    粗略一看,只知是一片花海,仔细看,也不过是觉得错落有致的花海,你看它们每一种类别都生长在一起,绝不会出现在别的花丛堆里。这是很违背自然原则的,试想开花结果后,风一扫过,如何确定一种类别的种子不会被带到别的地方去,又如何能确定会带到哪一块地方或是别的株群?这只是其一。

    其二,当他以观察阵法的方式去仔细辨别那些植株类别的位置时,便又有所获,世间万物皆在五行之内,均有自己的属性,人也如是。端看它们,似乎正是凭着自己各自的属性依照着一种规律排列着什么方阵。

    ……

    日头当头曝晒,烤得人呼吸都灼烫,刺眼的阳光扎得眼睛睁不大开,就是将阵形看出了,也迅速看花了眼。烈日使人头晕目眩,太阳穴胀痛。

    这令林苏青感觉为难了,他在昆仑山的典藏里翻阅背记过无数典籍,却从未在哪一册中看到过有关于这类阵法的记载。因此他只能大致地利用规律看出其中隐藏的阵形,但由于确实不认识这个阵法,便倒不出个所以然来,更提供不了解决的办法。

    见他凝眉沉思困窘了半晌,依然思考不出结果来,一直抄着臂膀闲看热闹的夏获鸟,忽而朗声道:“小子,学着点,这是牵机阵,它还有个诨名,叫坠神岭。”

    “牵机阵?”林苏青与狗子不约而同地为之愕然,“坠神岭?”谁也不曾听闻过一二。

    “你们这些年纪轻的后辈不晓得也很正常。”她漫不经心,似天边的浮云,俄尔回眸睨着林苏青道,“这恐怕就是你要拜访的那位高人所布下的阵法。”

    “想来那位高人身有残缺行动不便,深谙进攻不易,因此极其善于防御。”夏获鸟知道他们更在意的不是这个阵法的如何而来,而是这个阵法本身将来得惊奇。

    于是,夏获鸟当即蹲下去捡起两三枚石子握在手中,莞尔一笑道:“瞧好了——”

    咻!

    她瞬间弹出一枚石子,那枚石子方要落地,却在刚触碰到一朵红花的花瓣尖尖时,忽然传来一阵女子的欢笑声,不是一名女子,是有许许多多。

    笑声只有那一瞬间,如一浪拍过便停歇的浅滩。紧接着耳边便听到了一阵细小的咯吱咯吱的响动。

    忽然小熊猫们吓得一跳脚纷纷一屁股跌坐在地上,紧接着又连滚带爬的爬起来,揪着林苏青的裤腿就往上攀,挂了他一身。

    “地在颤动。”狗子抬起一只爪爪,遂又放下去细细体会,“是真的在颤动。”

    听他提醒,林苏青也屏息凝神的感受,果不其然,脚下的土地,仿佛是从地底极深处传上来的颤动感,而再结合耳边所能捕捉到的咯吱咯吱的声响,那声音依稀能听辨出仿佛同着震颤一样,都来自地下。

    随着一枚石子的落下,这地底下仿佛在一刹那有数十个齿轮在同时转动,起先缓慢,方能被他们体会出细微的动静,随即很快便转动得极快,快到一切仿佛恢复原态,快到仿佛没有什么在启动,没有声音,也没有震感。但其实都还有,只是因为频率达到了一定的速度,近乎于无。

    这时,夏获鸟又弹出一枚石子,石子落地,只听呼啦一声,花海之中突然从地上钻出来一根藤,不那不是藤,它看起来想一根豆芽似的弯弯曲曲,正扭动着立起来,而后看又像是立起了一朵花苞,两头尖中间饱满,犹如盛放前的百合。

    啪,花朵绽放,中间显出一位一身花瓣做衣裳的美人儿来!

    只见她双手交叉含在胸前,低着头合着眸子,如同在沉睡。随之便有更多的银铃般的笑声响起,转眼便有许许多多诸如方才的花骨朵似的,忽然间冒出来,忽然间盛放,忽然就出现了许许多多的美人儿,她们皆只以大片的花朵贴在胸前,将一串一串的碎花藤蔓低矮的围在腰间,做成短短的裙幕。她们不似最先出来的那一位那样颔首垂眸,她们千姿百态,婀娜诱人,有的羞羞答答,有的极尽妩媚,有的娇俏,有的温婉……

    她们个个明眸善睐,向着来人的方向,施展着独特的“魔力”,分明只是勾一勾手指罢了,却叫人心潮澎湃。就像在心中揣了一只惊慌失措的小兔子,在横冲直撞,疯狂窜动。

    笑声娇软,令人感觉仿佛坠在了云朵之间,想一直往下陷入、再陷入;深一些、再深一些。心都因此融化了,浑身酥麻无力。她们只是轻轻地笑着,却像是莫大的邀请,令人忍不住就想接近,想靠近,想伸手搭在她们勾动的如葱白的手指上……

    “再往前去可就要没命了。”耳边突然响起夏获鸟严肃的恫吓,她特意将声音沉得很低,装得粗狂,显得浑厚有力。

    惊得他们浑身一抖,这才回过神来,紧接着又是一惊——不知几时一只脚居然已经迈了出去,正踏空在悬崖边,令人心有余悸,险些另一只一软就跌了下去。

    “妈诶,还好老子四条腿儿。”狗子一屁股坐在悬崖边上,抬起爪爪横擦了擦根本没有汗水的额头。

    倒是林苏青,风一过,都能感觉到背心的冷汗,更有额上的虚汗滑落在了长长的睫羽上,一眨眼就是一颗汗珠。

    不敢想,如果掉了下去……

    “这才哪儿跟哪儿?”夏获鸟付之一笑,游戏似的屈指作势再去一枚石子,“瞧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