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三百二十七章 沉几观变
    石子如离弦之箭直击而出,才方刚落入花海中,夏获鸟手指向上一提,石子又弹起来,尚未再次落地,便有最近的一位仙子似的美人儿扑将上去,像缠个人似的绕着那枚石子。

    “将石子错当入阵者,这阵法连身形都分不清,也太驽钝了吧,凭这也配叫坠神岭?”狗子顿觉讶然与不屑。

    “我猜并不是。”狗子循声看向林苏青,只见他面色严峻,不禁好奇道:“难道你发现了什么?”

    林苏青指着那片花海道:“方才第一枚石子落下出现她时,旁边的地形有所变化,恐怕是启动了什么阵法引起的;而当第二枚石子落下时,我们一眼所见是有许多‘女子’从花海中拔地而起亭亭玉立,其实在她们出现的同时,地形又悄然发生了许多变化,譬如那边你看现在是一片白色的颠茄花,我记得原先那里是一片马蹄莲。”

    狗子托着下巴回想道:“是吗?恰好我方才也特地看了看这些花的分类布局,我记得原先好像就是那种白色的花来着……”

    “你看这片花丛与那片花丛。”林苏青分别指出两处地方道。

    狗子乍一眼看:“不是一样吗?”

    “那一丛是颠茄花,而这一丛是马蹄莲。”林苏青再分别指着说道,“你再多仔细观察,它们的颜色与花型极其相似,一眼不易发觉,但其实并不同。”

    狗子仔细一看,的确不同,虽然那是那种尖尖的白白的,但其实颠茄花是一朵大花有五个尖角,形似喇叭。而马蹄莲虽然也是尖尖的角,但它们是单独一朵一朵的小喇叭簇抱在一起。

    “吖,果然不同。”狗子惊讶道。

    林苏青指着底下道:“这里原先应该是马蹄莲,而马蹄莲原先的位置现在种的是白色的郁金香,郁金香的毒素虽然不重,但也会引起头昏脑胀,或是昏迷等中毒症状,因此人或是动物在郁金香花丛里所处的时常最多不能超过一到两个时辰。”

    他不苟言笑道:“当大家的注意力都被那些美人的变化所吸引时,这些花丛其实一直在不断的变化位置,但它们并不被注意到。”

    “你的意思是,那些和那些……”狗子以下巴指着花海中的那些仙子似的美人儿道,“不过是一种障眼法?”

    林苏青点了点头:“差不多这个意思吧,但她们不只是为了障目而已,应该是最基础的关卡,先把最蠢最傻的来访者卡在那一关,而除此之外还有对付聪明的人的办法。”

    “便是那些变换位置的花丛?”狗子道。

    “不止是花丛。”林苏青庄肃而凝重,“那些花丛的变换恐怕主要不是因为阵法的缘故,而是与地底下的机关有关。”

    “哇地底下还有机关?”狗子讶异。

    “追风神君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林苏青能够一眼辨别出这么多内容,已是颖悟非凡,你何必再故意对他装腔作势,直接表扬表扬他不好吗?”夏获鸟瞧着它的神情道。

    “谁对他装腔作势了,我是真不认识这个什么牵机阵。”狗子直言不讳,“若是我什么都会,何苦做个拼死拼活的武战神?何不做个闲打扇子纸上谈兵的文士,画画图纸动动嘴皮子罢了,岂不轻松快哉?”

    狗子正反驳着,突然灵光一现,想到了什么,问道:“不过话说回来,你怎么知道得这么多?你不过是鸟,连我这个战神都不认识的阵法,你居然会认识?还能叫出它的阵名与别名来。你这鸟都是博学啊。”它阴阳怪气的,无疑又是拐着弯儿的打探夏获鸟的身份。

    “我走南闯北见多识广,听得多了自然也记得多,而你终日窝在富饶的丹穴山神域享福,这便是咱们之间的不同呀。”夏获鸟毫不怯它,直接驳回了它的发难。

    狗子傲气的扭过头去,显示不与她一般见识。而后向林苏青问道底下那片花海:“你说那片花底下还有阵法?”

    林苏青思忖着点了点头,旋即又摇了摇头,道:“不,应该是机关。”他聚精会神,将所有感知凝聚在耳朵上,全神贯注的去听辨那咯吱咯吱的响声。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些花都只种在表面,不到五寸的土壤中,而底下大约有十丈深都是搭建的机关。”

    阵法配机关,这令林苏青想起了曾经玩游戏中的魔法伤害加物理伤害……这不得不权衡好先着重破解阵法,还是先着重解除机关。如此恢宏的布局,凭他们三两人手实在无法实现同时着手。

    狗子还是有些小脾气,它一屁股坐下,仰起脑袋睥睨着底下的花海问林苏青道:“你既然都猜到这么多了,那你说怎么过去。”

    “我正在想。”

    林苏青蹲在悬崖边,目不转睛地仔仔细细认认真真地观察着、思索着、琢磨着,若是谁起了歹心给他一脚,他必然掉下去。这大约是偷袭他的最佳时机,不过谁也没有出手。

    “不能先打那个头目。”林苏青看着最先冒出来的最中心的那位“仙子”道,这布局竟是反其道而行,不可擒贼先擒王。

    见他直勾勾地盯着那些“仙子”看,狗子与夏获鸟不约而同的抿了抿嘴角,不过都没有说他什么。尽管非礼勿视,但他们还是随着林苏青的注视也一一想那些“仙子”看去,果然大有发现!

    “这些女子,每一个身上都印着一个卦形,有些在脖子上;有些后颈;有些在手腕处,有些在腿根处……”林苏青凝思道,“你们看,乾、坤、巽、震、坎、离、艮、兑,她们虽然人数多,但有些人身上的卦形是一样的,只是印在身体的不同部位。”

    他边想边将自己的思考说出来与他们听,算是一种商议讨论,好在他们有不同想法时,即使提出来,以作交流。

    “假如破阵之法与卦形有关的化……那么……乾为天,坤为地,巽为风,震为雷,坎为水,离为火,艮为山,兑为泽。八卦互相搭配,便能组成六十四卦……我感觉阵法与卦法有关,而她们的人数也与卦法有关……而卦法……恐怕是触发底下机关的钥匙……”

    “唔……你说得似乎有点道理……”狗子托着肉鼓鼓的腮帮子道,“所以呢?你想到破解之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