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三百二十八章 时不我待
    林苏青凝眸深思,大家都静静地等待着他。谁也不知道缘由为何,这似乎是他与生俱来的力量,与他相处之人,总是不知不觉地就把他视作了定心柱一般的存在。只要他思考,便会不由自主地觉得他一定能想到非常妙的对策。

    片刻后,只见他瞳仁动了动,忽然抬眸,大家心中不禁一喜他果然不负众望。而这一瞬间的喜悦也是不由自主地,甚至谁也没有察觉自己其实从他的瞳仁微微移动开时,便开始期待。

    “我想到几种可能,不过都没有把握。”他摩挲着手指,将手心的汗水捻散,“你们都靠后一些,我打算一边试一边寻找此阵的破解之法。”语罢,他便掌手在身前画阵。

    “你是要使用幻术分身去试验吗?”夏获鸟惊奇道,“正好,我正好想亲眼目睹目睹你的幻术学得如何。”

    她便毫不犹豫地后退了五六步的距离,而狗子反而没有她那样爽快,它似鄙夷道:“就你这单薄的底子,前些日子已经耗得差不多了吧?别到时候破阵之法还没摸出个头绪,你自己身先士卒壮烈牺牲了。”

    灵力与心力的确不在最佳状态,也的确正如狗子所说的那样,早就已经耗得差不多了,否则他也不会在那时候做出那样冲动的决定。

    可是,事机与时间从来不会等待谁,他先前虽然说着那样的话去安慰狗子,但他知道,他们比之天界,其实处境差不多紧迫。

    “我们又不是非要在一时半会儿里破阵不是?”他分明心中惶惶不已,面上却故作轻松,“我以最快的速度尝试,倘若我撑不住便即刻收手,待恢复恢复再继续不就好了。”

    他提着狗子的后脖颈子朝夏获鸟怀里一扔,不及扔去,狗子半空中扭身一转自己折了个方向落下。他也不管它,即刻便用脚轻轻推了推小熊猫们,示意它们也退一退。

    “我以分身试阵,一双眼睛毕竟有限,你们都帮忙仔细留意,以便一起摸索出破阵之法。”说时,他分出脚步扎稳了身姿,张臂轮掌,重新开始画阵,架势很是郑重,宛如不拼上全力誓不罢休。

    “林苏青”狗子遂又叫住他,“谨防这阵法如有些阵那样,不是你想停手就许你停手的,你至少应当保留适当的体力,能够在你想停手的时候使你自己成功停手安全脱身。”

    “嗯,我明白。”林苏青应答,便捏决启分身之幻术,旋即便见他身旁分出一个一模一样的“林苏青”来,而唯独他这位本尊,是由水白色的流光盾包裹着的,那流光盾转瞬即逝,使他这位本尊变得与另外一名分身毫无差别。

    随即,便见其中一名一跃而下,直奔那最先出现的花中仙子而去,那一位身高与体形都较之其他仙子高大一些,即使都是花瓣拼成的用来遮羞短衣短裳,当不过唯独她的衣着格外荣华,是由多种花瓣相拼而成的。

    不及林苏青的第一个分身接近,他才刚跳下去,就瞬间跪下了,仿佛膝盖一下都插入了土壤之中。可是那不是跪,而是直接被截断了双腿。

    他回忆方才分身传递给他的感觉,仿佛不是被锋利的兵器直接截断,更像是牵着的两条平行的线,在那一瞬间里,同时快如闪电般地掠过,一条线从他的脚踝出隔过,一条线从他的膝盖窝后面一线割过。割过便断了,比倒还锋利至极。

    而在他的腿被截断的刹那,本能的惊奇使他不由自主地张开了嘴,而就是那时,有什么东西如同被弹出、射出似的,直击而来,打入了他的鼻腔和喉咙,他转念一想,顿时觉得恐怕是某一种有毒的种子从他的鼻孔和喉咙,进入了他的身体。

    并且,当他去寻找那两条线时,却什么也没有看见。

    他当即回头问向狗子与夏获鸟他们,道:“你们有何发现?”

    他们不约而同地摇摇头,道:“就看见你飞下去就跪了。”

    狗子一板一眼道:“还以为是底下土壤稀松,你一落下去便没入了双腿,一晃眼才看见,你的腿断了就在你身边的花簇里,被那些花朵们掩着。然后就看见你的分身身体与断开的腿脚都消失了。”

    “我其实感觉有什么线隔断的,类似于头发丝这样粗细的线。”林苏青道,紧接着他又捏出另一个分身派去,这次是从另一个方向进入花海,可是方刚落下,便立刻遭遇了与方才如出一辙的遭遇。

    这次的感觉更清晰,他的确是触碰到了什么线,可是肉眼根本看不见有任何线。回头看向他们,他们依然一无所获的摇摇头。

    “也许是在我落下时才出现的线。”林苏青猜测道,“那我现在要试究竟是落下时不小心碰到了,还是只要落下就会突然出现一闪而过的‘线’攻击我。你们再多仔细。”

    说话间他便又是捏了一个分身析出,只是这一次他并没有改变跃去的方向,而是与初次入阵时的方向保持一致,唯一不同的一点是这一次他往前多飞了五寸的距离。

    只见他如大鹏展翅一跃而去,尽管都知晓那不过分身罢了,可是大家还是不由自主地在心中为他捏着一把汗。

    然而这一次!当揪着心见他双脚落入花丛中,只见他落得稳稳当当居然完好无损!当大家都为第一次尝试的成功而感到欢欣时,紧接着,便见他故意往后退了半步,他退得极其谨慎,却是瞬间!他退去的那条腿又从脚踝处与膝盖处断了!

    “果然是在那簇花丛里藏着什么,因此不能落在那个点上。”

    林苏青心中刚如是分析完这句话,旋即!他便感觉脚下一烫,只听噗地一声,一朵巨大的花朵从他的脚底钻出,钻出的霎时便绽放,绽放的瞬间便又合上,而林苏青恰恰落地在它的花蕊之中,因此被包在了那花朵之内,那巨大的花朵刚一合上,眨眼便噗地一声燃烧成一团熊熊大火。

    又牺牲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