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三百三十一章 狗子小心!
    猝不及防的心惊最易扰乱心智,林苏青那方急得阵脚大乱,那些“仙子”们的变化更是他始料未及的,根本无法预知她们到底将出什么样的招数,捏什么样的诀法。

    他心中只有一个念想——狗子你可千万要躲过去!祈祷间那“花王”一个猛冲又是一鞭!那鞭子甩出去呈一条游龙,迅速又回到她手中收拢成尖刀铁环。

    与此同时,那些捏诀的“仙子”们,忽然张开双臂,每人怀中抱着一团牡丹花型似的雾团,不必想那定是毒气!

    只见她们怀中着,高举于头上,便开始旋转着向中间靠拢,随着她们的旋转与靠拢,她们手中所抱着的牡丹花型的肚脐团便如倒流香般倒泄着毒气,顷刻便使得毒气弥漫开整片花海,更是追随着狗子的行动,企图包围它。

    “当心!”林苏青惊声呼叫。

    “你他大爷的能不能不要一惊一乍的!你吓了一大跳!差点闪了老子的腰!”只见尚在急速下跌的狗子当即向左侧一个翻转,便及时避开了又近去的一鞭,可是它刚一张口就被毒气呛到了,它瞪着眼眸的神情都还未收住便紧忙刹住了呼吸,

    林苏青心中咯噔一下,心脏仿佛坠入了冰川——它怕是已然吸入了毒气……刚一岔神,他连忙回过神来,冲着狗子又道:“不要落地!快往天上去!”

    老子倒是想上去啊!狗子屏住呼吸,斜瞪了一眼林苏青在心中喊话。它不是不知道不能落地,它倒是想腾空而起,可是猛地浑身发麻,感觉全身麻痹如一堆死肉,身体不再是自己的。

    他奶奶个腿儿的,就连云朵也怕把自己个儿弄散了似的,没有一朵敢飞低了来接它一把。狗子咬紧牙根只好与自己麻木的身体作斗争,它拼力向上腾去,却仍然直直坠落。

    林苏青心中一惊,登时觉得不妙,他二话不说当即分出一个分身跃下山头冲着狗子就去,不敢抱它做停留,他干脆在接近的瞬间冲着狗子就是一掌,将它往山头林苏青的方向打去。只听狗子闷哼一声,整个身体如被扔出去的球好不反抗之力。而就在林苏青方刚一掌将狗子打出去时,他立刻就被一名“仙子”从后背抱住,那毒气将他包围,分身立刻化散成白雾。

    分身无所谓,只要狗子能平安归来。山头上的林苏青大气不敢喘的等待着狗子回来,却眼见着它即将飞回来时,就在这时,一名抱着毒气团的“仙子”突然出现在了它的身后,阻挡在它飞回的途中——

    若狗子径直而去,怕是会直接撞进她的怀里,撞进毒气团里!林苏青旋即又是一个分身出去,将那“仙子”扑开,为狗子让出路来,也是同时,情急之下的狗子猛地恢复了身体的知觉,它凌空一点跃上高空,林苏青见它如此,心中紧提了一口气,可还不等一口气放下,也未等到狗子穿上云层,便看见那“花王”将手中的花环抛了出去,那花环出手竟如游龙直奔狗子,须臾便绕住了狗子立即化成花环将它困住,困住便罢了,那上面可是一把把利刃啊,它们在飞速的转动,那便是数十把尖刀在不停地切割它。

    剧痛不断袭来,狗子眉头紧皱但依然紧闭口鼻,它闷声忍痛奋力去挣扎,试图以强力挣脱尖刀花环,可却是越挣扎那尖刀花环便圈得越紧,越挣扎也转得越发的快。

    皮开肉绽,血肉飞溅,它一声不吭。

    情急时刻即使是分身也无法救下它,分身刚一靠近便被那花环外侧鹅尖刀割碎成白雾,分身毕竟与真身不同,一旦受到过于猛烈的攻击,分身便会化散。

    夏获鸟快看不下去了,她刚要出手搭救,林苏青灵光一现忽而有了妙计!但见手中无法器,他咬破自己的中指指腹,与食指并成剑诀,就着冒出的血水于空中画出一道绳索,剑诀向前挥指,绳索立即飞出,刚一套在狗子的脖子上他立刻一收,便拽着狗子向自己身边过来。

    而狗子身上还套着那旋转不停的花环,所以他指向的是一侧的空地,见他向这边指来,套着花环的狗子也立刻被绳子拽着飞来,离那处近的小熊猫们连忙连滚带爬地跟着夏获鸟挪换位置。

    夏获鸟也立刻铺开了防盾,以防止狗子上了山头后,套在它身上的花环突然散开,那多多花瓣可都是尖刀,彼时散开怕就是无数把飞刀。

    于是,狗子刚被拽上来,还没落地,夏获鸟的防盾便将它团团裹住,仿佛裹在了一颗巨球中。便是在困它于防盾之中的霎时,他们几乎同一时间发现,狗子身上的花环不见了!只剩下林苏青套着一条红绳子……牵着。

    咚地一声整个狗子砸在地上,砸出一个大坑,尘烟四起,便见它一边不停地呸着涌进嘴里的沙土,一边皱着眉眼慢慢吞吞地艰难地爬出来。

    “呸,呸,呸……”

    林苏青将剑诀一收,红绳立刻化散成丹色云烟消匿了去。他顷刻想过去扶它一把,脚刚一抬便刹住了,别是有的变化。

    当被狗子震起的漫天尘沙也散去,狗子也终于爬出了大坑,它登时一个翻身四仰八叉的仰躺在坑边上,喘着粗气,肚子浮浮沉沉。

    “嗨哟,差点要了老子的狗命哦。”

    因为它身上血肉模糊的伤口,沾惹了一身尘沙,黄褐色的泥土被血液浸透成了黑赤色,可谓惨不忍睹,若非它还在喘气还在说话,还以为已经是野外停置了许久的尸体,已经被秃鹫啄食得失去了样貌。

    它又喘着气道:“这阵法可真他奶奶的阴,老子刚冲进去就全身发麻,麻得连毛都不像是自己的了”

    谁说不是呢,林苏青的分身即使进去了也只能是进去了罢了,每一次都只能努力冲得更快一些进得更深、更近一些,几乎做不了多余的事情,而狗子它太厉害了,它居然能够在那阵法之中纠缠。

    见它四周没有什么别的变化,那花环的确实在它出了花海便消失了,林苏青这才给夏获鸟使去眼色除了防盾。

    不过他刚走过去,正要蹲下,曲膝才蹲到一半,就听狗子痛得“嘶”地一声,是蹲下去所带起的风吹到了伤口,也刺激了痛。

    “不慌。”狗子痛得龇牙咧嘴,动弹不得,还睨着林苏青道,“等本大人先缓一缓,一会儿就能好透了。”

    林苏青轻轻地缓缓地蹲下,心忧它通不敢碰它,只敢凭肉眼去察看它。

    “等本大人好透了,咱们再慢慢儿地试。不慌,不慌,奶奶的……嘶~”由于说话太用力拉扯得腹部伤口剧烈的痛,痛过又道,“还好老子毛厚皮糙。”

    它说时艰难抬起头朝自己肚子看一眼,随即继续瘫着:“呵,还以为分成两半儿了。”

    “你要休息且休息,能不能少说两句。”林苏青心中既担心又气恼,不知当如何说它,一样嘴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