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三百三十三章 瞬息万变,机关重重(2)
    林苏青便一五一十的条分缕析的讲述给狗子听,同时一起探讨如何巧妙躲避,在你一言我一语之间,狗子的伤口几乎完全愈合,只是那些血迹依在,在它原本赤红的毛发上挂着,浸得深红几近褐色。

    “那么那些抱毒的女子是怎么一回事?”狗子看着那些手中已经没有毒气,而是回归到原位,捏着手诀静静地立着,仿佛只是一通通塑像罢了。

    “之于她们……”林苏青头疼,托腮沉思着……对了,险些疏忽了她们,可是她们除了在狗子被“花王”压制时抱着毒气团旋转过去,似乎没有过别的动作,那么她们有着怎么的行动规律呢……

    “她们身上的那些卦形,可有什么玄机?”狗子问着时试图从她们身上思考出一个所以然来,“方才我留意到卦形相同的身上所抱有的毒气也相同。”

    “慢着!”林苏青恍然大惊,“你是说你区分出了她们手中所有之毒的相同与不同?”

    狗子耸了耸鼻头,回忆道:“气味不同。”

    “气味?”

    “对。”狗子点头应道,怕有闪失,又认真回想了一番,点点头,“对没错,相同卦形的气味相同,不相同的卦形的气味也不相同。”

    “是不同的花香吗?”

    “不是。”狗子摇摇头,“不是花香。我嗅到了一点泥土的腥味,刚砍伐过后的木料的气味,还有……别的说不上来,不像是气味上的感觉,但就是觉得不一样。”

    “你形容形容。”

    “有一些不像是抱着毒气团,像是抱着一团火,还有的有一种类似于铁锈的气味……”

    林苏青一边听一边抿着狗子的形容,乍然一惊,醍醐灌顶:“金木水火土!五行八卦!”

    他连忙回头看向那片花海,目光来回扫荡,仿佛在搜寻什么,俄尔惊道:“我想到一个新的办法。”

    随即指着底下的花海,凭空划分着范围与狗子讲解道:“离、坎、兑、震;南、北、西、东;火水金木……至于土……”他只是稍作思考,旋即指着最先释放第一次毒箭的地方,“坤为土!”

    狗子听得迷迷瞪瞪,云里雾里:“是什么新办法?是要作甚?”

    “我们这样,你去引开花王的攻击,我用分手去将那些抱有毒气的‘仙子’们,依照她们身上的不同卦形,将她们引去相对应的地点归位。”

    这是一个绝妙的想法,既然那花海底下有可能时文王八卦阵,而那些仙子们怀中的毒气的气味又是如此具有特性,加之她们身上的卦形,难说不是这一切不是为了对应隐藏在花海底下的文王八卦阵。

    妙是妙,就是不知是否正确。

    “你打算怎样引她们归位?”狗子想着先前,“似乎只有当我被我控制住时她们才会开始动?”

    “嗯……像那阵法里的攻击,我的分身受不住便会化散,所以……要辛苦你假装被那‘花王’桎梏,然后去引着她们走。”说出这样的话是,心中恻隐与愧疚,要去拜访高人,通过高人的阵法本来应该是他自己的事情,他没有本事通过,却要别人去替代,说到底不知道算不算不够诚心。

    “没问题。”狗子轻轻瞄了他一眼,看出了他心中所想,遂佯作埋怨自己道:“唉,谁叫我脑筋转得没有你快呢,唉,天生没有这样的脑子,不过各有所长嘛,我虽不如你聪颖睿智,可是我打架厉害呀!哈哈哈哈哈~”

    狗子迎风大笑,只差惊涛骇浪与一尊薄酒,便可谓波澜壮阔。而林苏青的心中已然为之波澜壮阔。

    “这次我的分身同你一起入阵,跟随你在其中继续观察,你若撑不住就撤回来,我们再另寻他法。”

    “那必须的,好汉还不吃眼前亏呢。”

    狗子绝对是一个雷厉风行的战士,它打着风哨,高呼一声:“上!”便像风雷一跃而去,林苏青连忙化出分身跟上了它。

    这一次它很巧妙的进了阵法,在经过起先聊起的兑位的第一道毒气时,它即刻于全身罩上护盾,它一一记得林苏青提起过的那些变化与机关,并且精准地躲过。

    “你的鞭子不行啊!你再不套我,我就要锤死你啦!”却是一个不小心,连忙回头冲林苏青喊道,“她不上套啊!”

    “你先停下手,我去踩地上的阵,试试能否触发。”狗子便招来一朵云歇着,随时不忘记在身上罩着护盾,可是不知为何虽然不觉得躯体有麻痹的感觉,却始终觉得昏昏沉沉,闭上眼睛就会一入酣甜。

    “狗子!地上有阵!快来帮我踩!”

    谁知林苏青刚一下去,便再也动不了,原是花丛之中隐藏着锢身阵,须得同一时间站定才可解除。

    “快来!”

    只有极短的时间给他,否则即使是真身被禁锢住,也挺不住三个弹指便会被抽空灵魄,成为一通没有生命的石雕。

    而他虽然时分身不能成为石雕,但是他不能化散,至少不划算便能看一看当这个锢身阵被破解后,这个阵法是否还将引发出别的变化。

    “来了!”狗子俯冲而下,与林苏青的另外几个分身一起,在被锢住的那个分身周围站上阵法,只见白光唰地一闪,阵法失效,大家再度恢复自由。

    而就在这时,那花王突然抬臂高举,其他怀抱毒气团的“仙子”一触即发,所有毒气团发出毒气犹如绳索穿过林苏青的所有分身与狗子连结成线。

    他们便被她们捆缚在了其中!毒气穿身而过,狗子有护盾,倒是没有穿过它,而是在它的身体前后连结,中间断开。但是林苏青就没有那样幸运了。

    他仅仅坚持了数秒,便瞬间化散了去。在他化散的雾气尚未散开时,刹那“花王”的铁鞭咻地一声甩来!

    啪!

    将狗子抽得连翻数个滚,跌到了花丛中,许久不见它起身。茂盛的花丛掩埋了它的身形,如同不见了似的。

    “妈的!要杀就杀,要打就打,抽一鞭子皮痛算什么!”狗子愣了一愣一个打挺翻起身来。

    “有毒就有毒!”它话音刚落,就地一蹦,跃上高空,不见了踪影。当大家都在诧异它这是作何时,忽然!它如陨石坠落,嗖地一声撞入了地下。它潜到底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