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三百三十四章瞬息万变,机关重重(3)
    不知它的消失是否能够算作能战,随着它的遁入,花海之中的“花王”的行动突然顿住,连同那些即将去捕捉它的那些抱着毒气的女子。然而刹那,狗子嘭地一声被弹射出来,原路入原路出。

    “底下有什么?”林苏青赶忙问它。

    狗子这边刚按着云头翻上去坐下,歇了一口气道:“全是毒物,什么也看不见,模模糊糊也看不出一丈远,我罩不住了不得已才上来的。”

    它一上来,那些阵法瞬间有所感应,即刻接着运行。只听唰地一声,猝不及防地又捆住了狗子,那捆住它的尖刀铁环飞速转动,将它割的血肉淋漓。

    “怎么办!”狗子扭过头冲林苏青喊话,“你快想办法呀!”

    怎么办?林苏青也问自己,他只观察除了阵法与机关的运行机制,却还没有想出应对和破除的办法。怎么办?

    眼见着狗子无法挣扎,只能紧咬着牙关忍受,林苏青心急如麻,豆大的汗珠自面颊不停地滑落,越急越没了对策。

    “林苏青。”这时夏获鸟突然唤了他一句,“你看那八卦阵最北边的地上。”

    北边有什么?林苏青连忙看去,那是八卦阵形中的坎位,亦是五行之中的水位。兑位为金,震位为木,坎位为水,离位为火,未位为土。她忽然叫他去看坎水位为何?

    他微微一想,浑身一震恍然大悟——这是一方死阵,而当来者到兑水的位置,也就是他们当前所处的位置,若及时回头不再前去,便是生路,反之便是自投死门。

    从左侧的坎水位顺时针数去,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来者所停兑金处便是生门,所以在这里可以活,若是直接往前莽冲,即是送死。

    而金生什么呢?金生水。而水亦是一切事物的生源——

    “懂了!”林苏青惊呼,“我们的目标不该是那个花王,而是先占水位,依次渡向对岸的木位。”

    他们来时在西,去寻那隐士,那隐士在这花海的对岸,那对岸是东,是八卦之震位,亦是五行之木位。

    “林苏青。”夏获鸟又引导着说道,“我记得你方才说你们入场后的第一道毒气在咱们所在的兑位,而第一道机关是在右侧的未坤之位。你看坤位与别的位置有何不同?”

    八卦之坤位,即五行之土位,若将五行之土放在整个八卦之中看的话,那么土的占比时最大的,若金、木、水、火各占了一,则唯独土占了二。

    而土,克金。

    “原来如此。”林苏青心中了然,“一入阵便被先手克制了。”

    等等!未坤位?她特地提了十二时辰中的未时,莫不是还与十二时辰有关?他再去看时,又有所发现——八卦之中,不仅包含着五行,且对应着十二时辰,但并非一个卦形代表着一个时辰或数个时辰,而是一组有一组的规律。

    将两两相对合成一组的话,一共可以分为三组。

    大致可以这样理解,第一组各含占两个时辰。即坎与离,这两个卦形南北相对,坎形之中含占着子时与亥时;而离形之中为巳时、午时。

    第二组各占一个时辰,便是打先手压制他们入阵的坤位和与之相对的艮位。打着先手的坤位只占着一个时辰——未时,而艮位亦只占着一个时辰——丑时。

    第三组便是他们所在的兑位,也就是金位,对着正前方的震位,也就是木位。兑与震,并不含占时辰,它们必须与身旁的卦形一起,由两个卦形一起含占三个时辰。

    比如兑和乾一起含占申时、酉时、戌时;与之对应的前面,便是震与巽一起,含占寅时、卯时、与辰时。

    “这其中有什么含义么……”林苏青于心中忖度,当即重新咬破已然愈合的指腹,画出一条血红的绳索,盘住狗子将它拽回了山头,在等待狗子的伤口重新愈合之时,他重新观察起这片花海来。

    每一个时辰都与自己所对应的时辰之中牵着一条极难被发现的银线,那银线唯有在反映阳光时才有可能被看见。

    还有那些身上画有不同卦形的女子,她们都站在各自的对应的卦位上……

    “想必你已经完全看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夏获鸟忽而款款上前来,立于他身旁,与他一同面对着底下一望无际的花海,道,“不过,并不是简单的顺着生位就能安全渡过去。”

    林苏青愣一愣,颇有茫然的道:“原来老师您知道这个阵法……”

    她莞尔一笑,道:“既然你还尊我为老师,那你就该晓得,遇到难题若我不先让你明白题意,而是直接告诉你答案,那题便是我替你做的,你下次再遇上了,不会做就还是不会做。而当你彻底的明白了题意,并且明白了出题人的旨意,那么以后……恐怕你就不再是解题人了。”

    “小子,要学以致用。”她说着时候一巴掌拍在林苏青后背上,猝不及防,将他拍了个脊梁挺直,她总是这样,说着说着便要“动手”,仿佛是为他“画下重点”。

    随后她指着底下的花海之中的阵法,徐徐画着一个大圆圈,道:“从入阵触发第一道毒气开始,这其中便开始自行运转十二个时辰,并随之触发相应的机关和阵法。那些银线便是时辰与时辰之间的牵引。以那边世界的话说,这叫——以花海之下的物理运行牵动花海之上的术法启发。而你必须依据阵法与术法的规则去一一破解,为自己接出下一步。而绝不能如追风那样试图去破坏它,若一旦你起了破坏之心,它便即刻与你同归于尽。”

    “这叫牵机阵。”她不紧不慢道,“牵一发而动全身,只可逐步在阵法寻讨答案。”

    林苏青不禁感慨:“听起来很厉害。”

    “其实也不难。”夏获鸟回眸从容道,“一旦你掌握如何破解,当你成功渡过去一次之后,再回头想时自会明白,此阵不过只是算得极为精妙罢了。可惜世间没有无可破解的阵法和术法。只要是阵是术,那么从设定伊始,便注定有破解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