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三百四十二章 割线
    夏获鸟搭了半半的脉搏,也沿着的手腕上的青紫的血脉将袖口推上去,接着又搭二指在她颈部的动脉上,感受着温度与呼吸的速度、血液流通的速度以及种种,她将半半的袖子掩下去,心中存疑地摇了摇头道:“目前没有任何症状。”

    “也没有中毒?”林苏青也起了疑。

    她摇了摇头:“什么也没有。”

    他们方才亲眼所见半半身上护盾破损了,因此夏获鸟才立即给她重新补上了保护。按理当她的护盾破损,该是有毒气乘隙而入才是。

    而夏获鸟是他老师,他对于医药方面的知识,无一不是他的娘亲和老师教的。如果连她都看不出症状,怕是他自己也察看不出别的结果。

    “这就奇怪了……”林苏青心道,“即使不受阵法的毒气,那底下的花草的毒气多少也会受到一些,半半居然丝毫未受影响。”

    “需要多观察一会儿吗?”夏获鸟提议道,她话音刚落,远在中心点的狗子斜着眼睛瞄来……

    林苏青忖了忖否道:“此地不宜久留,既然半半没事,我们应该尽快破解阵法,才能获得真正的安全。”

    他问半半道:“半半,你若有任何不适,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们。听到了吗?”

    半半连忙用力点头。

    “很好。”林苏青与夏获鸟交换眼神,转身便折去花海之中寻找身上印有坎卦的女子。方才归入乾位的女子们此时都静静地立在乾位之中,她们怀中原先持有的毒气团也因为方才的突然爆炸而消失了。

    用这样的方法成功了一次,第二次就变得顺利许多。而花王却不再如先前那样,只与身边的狗子缠斗。她手中的尖刀铁鞭不时地抽向四面八方,许多次险些抽中了林苏青,都万幸有狗子及时阻拦。

    阵法之内自有的时辰已然启动,他们依然需要争分夺秒。除去已经归入乾卦的五名女子,也还剩着三十五名,说来人数不少,然而身处偌大的花海之中,零零散散地各处分立,看上去并不拥挤。

    却是突然,自花海之中骤然出现密密麻麻的犹如血滴子一眼不停旋转的东西,它们自花王脚下钻出来,向四面八方散开,追逐着林苏青与夏获鸟,并且不止在地上,它们还会突然飞上高空,甚至毫无规律可循。或是一个回眸便对上脑后的一个血滴子。

    “这是什么情况?方才都没有出现这些。”林苏青心中惊叹。

    “林苏青!”夏获鸟远远地喊他,“你方才割线了吗?”

    对了!割线!他心中猛地震颤——坏了!方才他以为以为夏获鸟割了,夏获鸟定然以为他去割了!

    “现在去割!还来得及!”夏获鸟猛地起跳,避开了迎面飞来的血滴子。那些急速转动的利刃怕是上满了见血封喉的剧毒。

    方才忘记了割,那么现在就要连割两条。她喊道:“你割兑乾,我割乾坎!”

    “不可!”眼见着夏获鸟要赶去,林苏青连忙出言阻止,“倘若你我同时去割线,势必会将攻击全部吸引过去,而夹在中间的乾位万一再触发什么变故,你我防不胜防。你继续找!线交给我。”

    林苏青旋即赶去兑卦与乾卦之间,他借着树荫下斑驳的日光,借着银线偶尔翻身出的光点从密集的花簇之中努力辨认。

    离得越近,他便感觉身上笼罩的光盾说受到的压力越大,想必周遭有无形的力量在攻击他,或许是毒气,或许是别的看不见的东西。隔着薄薄的护盾,他能体会到那无形的压迫着他的力量像是在切割他,他低头去看自己周身,果不其然,凡事受到切割的地方,护盾都压出了一道道颜色深于别处的印子来。

    随着他靠近银线,身上的数道压力亦随之增强,尽管有护盾作保,却压迫得他呼吸困难。只怕护盾无法抵御太久,若不及时隔断,迟早会出现破损。

    他立刻捏出剑诀,于食指与中指之上化出一把寒冰似的利刃。他闭上眼睛,凭借意识去捕捉眼前的事物,顷刻黑暗之中便出现了一条条交织的白色线条,而在无数道交错的线条之中则隐藏着一条泛着银光的银线——就是它没错。

    可是他不能割别的线,一条也不能动,而错综复杂之间所留余地极小,他根本无法越过去、钻过去、跨过去。

    遂只能透过一处空隙,瞄准那条银线,控着手中的幻化出的寒冰利刃,延伸向那条藏在其中的银线,他小心翼翼,谨防触碰到别的白线。与此同时,也时刻提防着身上的护盾说受到的压迫,是否会在何处发生破损。

    嘣!犹如紧绷的旧琴弦乍然断裂。身前的数道白线也随之消失,压迫感却还在,他连忙后退避开,一刻不停留地赶向乾卦与坎卦之间。

    “可有异常?”他便去便问夏获鸟道。

    “无。”

    “可有收获?”

    “快了。”

    “半半如何?”

    一直默默守着坎位的半半闻声赶忙点头如捣蒜,示意自己没有任何问题,生怕他来不及看见。

    林苏青故技重施,集中精力去切割隐藏在白线之中的银线,这时候夏获鸟叮嘱半半道:“半半,一会儿你来不及跑的话你就先用力往上跳,扶摇直上跳到阵法上方的尽头之上,使毒气冲不到你。等我与林苏青前去站位后,你再下来,就不用你冒险去了。”

    可是这样来得及吗?半半心中不安,她当即望向林苏青。

    “来不及。”林苏青割完线后退,擦去满额头细密的汗珠,“半半,你会侧翻跟头吗?”

    半半想了想,手中比划着确认着自己会还是不会,随后用力点头——会。

    “那你留心,稍后我一说‘走’,你即刻连侧翻三个跟头过去左边的艮位。”林苏青叮嘱完才解释道,“直接跑的话不得不起预备势,即使来得及跑也不一定来得及跑出范围。而翻跟头的话,你闻声翻就是了,毒气炸开时最快的延展是自下直冲而上,你若侧翻及时就一定能避开。”

    夏获鸟不以为然:“你让她跳不是更快?”

    “她不一定跳得比毒气冲得快。”林苏青道,“你想想,无论是我们谁送的最后一个归位,送进去后的第一反应是不是就是直接离开,不是跳?所以无论是谁,跳一定不是当下最快的反应。”

    半半手上比划着想了想,点头如捣蒜,她赞同侧翻。

    “喂我说你们!能不能多少考虑考虑我?我他大爷的也不是铜墙铁骨来的!”狗子嚷嚷道,“长话短说行不行?!解释那么多作甚?你叫她怎么做她照做就是了,管她懂不懂的之后再说行不行?!行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