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小说 > 玄幻小说 > 尘骨 > 第三百四十六章 窥天之术
    奇门遁甲之术乃是窥天之术,并非道法,因此三清墟没有这样的课程,即使是天瑞院,也不过仅仅涉及到三言两语的介绍罢了。白泽神尊居然教林苏青这样的术法,连狗子也不禁怀疑其白泽神尊的真实目的。那是一位谁也猜不透他,然而他却能看破世事所有的神尊,他教林苏青这些的目的是什么?

    “林苏青,龙甲神章你学得如何?奇门遁甲之术学得如何?”狗子忍不住问道。

    “不过皮毛,深学委实太难,许多疑难之处凭我自己实在难以领会。”林苏青一边回答狗子的询问,一边回忆着先前的种种,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毕竟以算法来看,乾位应当是六人归位,就算归位之后会触法机关,但也应当六人归位后,然而实际上却在第五人时便发生了爆炸。

    “我听闻学习这样的窥天之术,有诸多禁忌……”狗子斜睨了林苏青一眼,嘟囔道,“如果不遵守禁忌随意使用此术,轻则招惹祸事,重者因窥得天机或泄露天机、或冲撞到禁忌……受到天谴危及自身。比如身残、瞎了眼断只手瘸个腿什么的……精神错乱心志缺失疯疯癫癫什么的……断后无后孤苦一生短命夭折什么的……你……你可有了解?”

    “了解。”林苏青沉浸在思绪之中,分给狗子的精力着实有限,回答更是言简意赅。

    狗子浑身一震,又是气又是无奈的,拧着眉头斥道:“那你还学?!”

    “既是窥天之术,我习它自有我的原因。”林苏青反反复复的捋着因果,寻找着蛛丝马迹、寻找着到底是何处的差错。狗子不知道的是,倘若没有修习这窥天之术,又哪里会有如今的林苏青。毕竟活着才是最痛苦最需要的勇气的事情啊。

    夏获鸟忖了忖道:“我不是很了解奇门遁甲之术,不过我知道此术的确非常讲究凶吉和避讳,而且有各式各样的禁忌。林苏青,你不妨先反推看一看,我们方才的闯阵、入阵、依次将她们归位等等,会否逢上了凶辰凶位?或是触犯了什么禁忌?或是……本应该避讳什么而我们没有避讳?”

    林苏青早已经将方才的种种回忆了一遍又一遍,说起禁忌,这不应该的,一来此阵的设阵者并非是他,因此无论这个阵法触犯了什么,也是设阵者触犯,与他无关;二来,他所说出口的内容,也不过是解析这个阵法而已,并未借窥天机而又泄露天机。总归天谴如何也谴不到他身上。

    那么没有禁忌之过,有可能的便只有夏获鸟提出的后者的,估摸正是有什么应该避讳却没有避讳的事情发生了,才突然产生了异变。

    如此一来……林苏青的目光猛地锁定到半半身上。只见小小的少女正畏缩着肩膀闭着双眸无助地立在坎位的上方,团团的云朵将她衬托得越发的瘦弱,像一只受到了惊吓被困在了角落的小兽,心中害怕极了,明明手足无措却依然强撑着作镇定。

    “半半。”

    才是轻声一唤,她登时浑身一颤,一个激灵背打直,反应过来后又悄悄缩了回去。

    林苏青讶然不已,随即和颜悦色地问她道:“半半,是谁教你的要闭上眼睛?”

    当施展窥天之术时,为防止他人繁杂的心绪扰乱了施法的过程,通常会要求身边的人闭上眼睛,这是其一。另外,与事无关者闭上眼睛,也是为了避开干系,以避免天降责罚。

    却见半半寻常地摇了摇头,他更为意外了,接着问道:“是你自己想要闭上的?”

    果然看见半半轻轻点了点头。

    这是何等的灵性,方才他未能察觉此阵乃是集合奇门遁甲之术,便不曾提醒半半在过程中需要闭眼,而半半却根据的自己的直觉闭上了眼睛。

    若非她如此敏悟,恐怕他们根本到不了这第二卦。可是半半既没移动,也捉到了避讳,方才为何会在第五人归位时便触发了阵法?

    “半半,你方才可曾睁开过眼睛?”

    半半又默默地摇了摇头,旋即连忙又点点头。她不说话,林苏青无法确定她真正的意思,估摸她是因为太紧张的缘故。

    “你不要怕,现在你可以睁开眼睛。”

    半半十分听从他的命令,说让他睁眼,她即刻便缓缓地睁开了双眼,黑白分明眸子反映着斑驳的阳光,莹莹发亮。

    “半半,我问你。”林苏青温和询问道,“适才在乾位时,在我们送那五名女子归位的过程中,你是否睁开过眼睛?”

    半半不敢看他,垂着眸子回忆了片刻,接着又微微抬起头,偏过去看向右边的乾为,想了又想后,笃定地摇了摇头。

    “不曾睁开过眼睛吗?”

    半半摇摇头。

    林苏青刚一疑惑,倏然一愣——不,他不应该这样问,因为,乾位本该归入六名女子。旋即想起自己方才对半半所下的指令——“半半,走!”

    遂问她道:“但我让你走、离开乾位时,你可曾睁开过眼睛?”

    半半毫不犹豫地点点头。

    “果然……”林苏青心道,也叹道,“问题在我,是我让她跑的,那时候人不齐……”

    “难怪半半刚要跑,那底下就炸开了。”夏获鸟揣度道,“怕是触犯了什么吧?”

    “嗯。”林苏青颇为自责,“归位的人数,阵法的冲撞就越大,她在第五人时睁开了眼睛介入了阵法,因此破坏了阵法的磁场、气流、风向等等……”

    凡事有因必有果,即使因再如何微小,也会因为那微小的改变而牵动出巨大的后果。正如蝴蝶效应,一只小小的蝴蝶扇动一次翅膀,这一细微的举动,改变了风、改变了气流、改变了磁场、改变许许多多……便似滚雪球似的,长时间之后,可能导致遥远的地方发生一场暴风雨。而那一场暴风雨说对应的因便是那蝴蝶扇动的一次翅膀。

    半半登时柳眉倒蹙,只怪是自己出了差错连累的大家。

    “不怪你,是我没有及时堪破,没有提醒你。”林苏青道,怕她愈发多想,林苏青紧接着道,“现在不是追究对错的时候,放心,我已经知道怎么破阵了,我们还有的是机会。”